迦南学院,中州俊男才女聚集的地方,那里都是些天骄少女,风华正茂,又香艳俏皮,集中了中州大部分美女。而且迦南学院院长又常年不在,没有斗尊和斗圣,淫宗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地方呢。 淫宗副宗主金凌天亲至,八星斗宗,身怀上古奇火「撩欲炎」,据说这是一位淫宗斗圣毕生自残之结晶,那位斗圣功深造化,常年以淫宗绝学自催淫欲,却从不发泄,终是将自身欲火连同毕生斗气化生而出,成为着名的贪婪之火,他自己也是当场被此火化为灰烬。 「诸位请止步,敢问此来为何?」远在学院势力外围,苏千带着一群长老就截住了金凌天一行人。 「嘿嘿,老东西,听说迦南学院美女如云啊,有没有想过搞起来玩玩呢?」想到自己一方的实力稳在迦南之上,又带了「撩欲炎」及「封宗情欲散」,其中的一个人底气十足。 「哼,你们是哪路人马,如此胡言乱语,真是有伤风化。」 「我们乃上古宗门-淫宗,专程来到迦南传播宗义,你这个大长老,不失远引呢」金凌天亲自开口。 「一群淫乱之徒,当年残喘,如今竟这般嚣张?真当我迦南无人?」苏千气得抖动起胡须,当下捏碎了玉简。 「哟哟,还有老家伙藏着的啊?正好正好,来了一并收了,嘿嘿」 「诸位请回吧,我们不想大动干戈」,空中浮现出个苍老的身影,竟然全部都是斗宗,甚至其中的灰袍老人达到了九星。 「阵容是挺强大了,哈哈,不过你们都出来了,事情就好办了」金凌天大袖一挥,迦南学院一方的人马全部从半空中坠落下去,有的摔成重伤,有的直接摔死。只有六位斗宗是缓缓下落的,对于他们,「封宗情欲散」还是难以瞬间封死。 「想不到我等竟会被药物所影响,你们真是不简单啊」,灰袍老人感叹道,「不想为迦南招惹大敌,但这个情况,我只好快速解决你们了。」 「大言不惭啊,封宗散对九星斗宗依然有效,我们有一位八星斗宗,三位三星斗宗,看你能撑多久」,对话期间,迦南的其余人员已经全部被制服,包括几个神秘老人。 灰袍老人叹了一口气,运起斗气,扬起右手,大喝道:「南斗羽化手!」 一道道磅礴的能量从其手掌中激发而出,梦幻的斗气迅速将周围变成星空,一片片羽毛凭空出现。淫宗一方触及到羽毛的人全部非死即伤,从伤口住开始化作片片飞羽,连三星斗宗都有人受了伤。 「啊,这是南斗大圣的斗技,快躲开这些羽毛,受伤的人快离开这片星空。」 这一招威力恐怖的斗技给淫宗方面造成了一些骚乱,但是没过多久,这羽毛的杀伤力便快速开始下降,渐渐的已经伤不到斗宗了,灰袍老人强撑这么久也是一阵晃动。金凌天看准时机,临空一脚,斗气幻化出的大脚踢得灰袍老人大口吐血,栽倒在地。 「你始终还只是个斗宗而已,」金凌天冷冷的说道,「我要去迦南了,那里有人间最美丽的景色在等着我,老家伙,你要是还行的话,你也可以爽爽,哈哈哈哈。」 有八星斗宗坐阵,又施用了「封宗情欲散」,迦南学院毫无抵抗能力的被制服了,一行人在学员们差异的眼光下,压着一群老家伙进入了学院。 金凌天满意的看着人群中如花似玉的少女们,腾空而起,运起斗气,向所有学员们说道。 「年轻人们,我们制服了你们学院这些冥顽不化的老古董,因为他们坚守着虚伪的东西。而你们还年轻,是一个正该享乐的好时机,你是否看着身边的美丽少女感到颇为心动呢?你是不是看到别人拥美在怀特别羡慕呢?儿女生们,你们迟早变成谁谁的妻子,纯洁是保留不了一辈子的,何不趁年轻多玩乐呢,顾忌什么嘛,看谁有感觉,就和他做爱吧!哈哈哈哈,女人天生就该被男人干的,特别是漂亮的女人。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们啊,我们是来帮你们的,你们看这是什么。」 金凌天一番言语之后放出了「撩欲炎」,学员们好奇的望着天空中妖冶的火焰,在这「撩欲炎」的影响下,心智不坚定的少男少女们突然脸色绯红,全都变得迷离起来。渐渐的,他们互相拥吻,气氛变得淫靡,很快便乱搞起来。 有的女生被几个男生围在一起撕扯着衣服,许多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天纵娇女,更是无奈的被一大群仰慕者轮奸凌辱着,供他们发泄这么久以来积累的欲望。 淫宗的人马也从学员里挑选着美少女,挑走的都是上品,金凌天更是亲自选了三个非常不错的女子当场玩弄起来,据说被金凌天玩弄过的女子,无不成为不可一天无棒的荡妇,这三个女孩运气也实在不好,下半辈子就要在淫乱中度过了。 因为「撩欲炎」的存在,就连没有性经验的人也会淫乱无比,从火焰里散发出的精神力,会直接给受影响的人脑海里种下淫秽的词语,并使他们很想说出来。 没多久,学院各个地域都乱了,男学员们到处奸淫着女学员,恨不得把每一个美女都操一遍。情侣最为遭殃,不是男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恋人被一大群人轮奸,还给干成了淫娃,嘴里喊着「你比我男友厉害多了」、「你的肉棒好粗啊,干的我好舒服」、「好想天天被你们干」,非常享受这样的乐趣。就是女孩哭泣着忍受着自己男友和同学的共同玩弄,当然也有乘此机会交换伴侣的人。 「啊,我终于干进女神的屁眼了」 「呜呜,我的女神居然这么淫荡」 「啊啊……哦哦……美死了…………插死我…………」 「不要了……你们走开……啊…………啊…………」 「贱人我终于给你灌精了,哈哈」 各种呻吟与叫骂交织在学院,男女爱液的味道充斥这空气。 不光是学员变得淫乱,就连导师也不例外。 在若琳的导师宿舍里,拥挤着八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有七个都是若琳的追求者,还有一个是淫宗之徒。他们精壮男性身躯与阳根无不刺激着此刻正迷失的美女导师若琳。 只见若琳导师骑坐在一个躺着的男人身上,任男人握住自己的翘臀在身下耕耘自己,同时摇动成熟的躯体配合着身后的男人抽插自己的后庭。嘴里含着另一个男人的阳具卖力吮吸,双手还各握着一根在套弄。胸部也挺得高高的,供人揉捏着。 「啊,若琳,操你好舒服啊。」 「没想到你还是处女啊,若琳导师。」 「琳儿你爽吗,感觉怎么样,我的粗不粗啊。」 「若琳导师你很满足嘛。」 「哇唔,若琳你的胸部怎么玩都玩不腻啊,好软好弹哦。」 「若琳的小嘴才是爽爆了,哟哟,看她吸的,那湿滑的舌头,啊,啊,要射了,若琳我射给你咯」 「嗯嗯……嗯唔…………嗯……咕噜……啊…………哦哦……嗯啊…………哈…………哦哦……好吃……啊…………哦…………嗯……嗯、、啊…………好爽啊……操死我了……顶到了…………好深…………啊…………爽死了…………啊嗯……好喜欢……喜欢大鸡吧啊…………啊唔……、唔……唔唔嗯…………嗯……唔……嗯……」若琳的小嘴得到解放还没浪叫几句,就又被一根大鸡吧塞满了。 不一会,他们又推到若琳,让她趴在一个男人身上,另一个男人则从后面进入。 「若琳,舒服么,我会让你更舒服的,叫我相公好么」 「嗯……啊…………好相公……亲相公…………干死我了……舒服死琳儿了…………琳儿就是生来给相公们干的……啊…………啊……操我吧、……唔……嗯……我要吃大鸡吧…………给我啊…………」 「鸡巴来了,你哥骚货,贱人」 「嗯嗯……我是骚货……我是小贱人……啊……嗯嗯……唔唔、……好吃……嗯…………琳儿舔的你舒服么…………相公你么你舒服么……、哦……用力啊…………唔……唔…………唔…………啊……」,若琳一抛高贵的导师形象,激励讨好着男人们,一边舔一边淫叫着。 男导师们兴奋的在若琳身上发泄着欲望,一个射了马上就有人补上。若琳就这样在小小的宿舍里和八个男人迷乱的交缠着,堕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