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刚淫母获艳妇,金锭教子得奇物 话说大唐军队在玉龙关内进行休整,每天都*练兵马把薛丁山忙的晚上不得不在大帐内休息,而不能陪自己的几位夫人。 这就给了薛刚和樊梨花母子两人乱伦的机会,几乎两人天天都在一起疯狂的性交,真是如鱼得水呀。 这一天晚上,薛刚又来到母亲的房间同母亲作乐直把樊梨花干的泄的晕了过去而薛刚却感到没有尽兴但看着母亲晕了过去不得不穿好衣服走出了母亲的房间准备溜回自己的房间。 当经过二娘陈金锭的房间时突然发现一个人影站在二娘的窗外在窥视什么,不由的好奇心大起,蹑手蹑脚的来到哪个人身后,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姑姑薛金莲但见姑姑满脸绯红的想屋内看着并没有发觉有人靠近好似屋内的事情很吸引人似的。 薛刚不由的大奇也靠到姑姑身边顺着姑姑的目光向微张着的窗户的房间里看去,一看之下不由的热血上涌、全身燥热,只见二娘陈金锭全身赤裸的站在床边健壮的黑色肌肤闪着诱人的亮光颤抖不停的巨乳上下晃动又大又圆好似大肉球一样,紫红的乳头象大葡萄一样挺立丰腴的大腿结实而健壮不算漂亮但很性感的脸蛋上洋溢着性欲盎然的媚态。 奇怪的是二娘养的大狼狗“黑虎”蹲在床边叫着那鲜红的长舌不住的伸缩着喘着粗气,薛刚不由的暗暗奇怪,只听二娘咯咯地笑到:“畜生,你急什么,你会得到的”说完仰躺在床上双腿左右分开露出了三角地带正好对着窗户薛刚的大鸡巴更硬了胀的发痛只见陈金锭阴毛茂密又粗又黑两片大阴唇左右分开一颗花生大的阴核颤巍巍的挺立中间一道深沟又大又深美极了薛刚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阴穴不由的全身燥热这时的薛金莲也气息粗浊起来。 只听陈金锭叫到:“黑虎来吧”只见黑虎蹭的窜到陈金锭的胯间好似受过训练似的两只前腿搭在陈金锭的大腿上“嗷嗷”的叫着伸出血红的长舌在陈金锭的阴穴上舔弄时而长长的舌头在深沟上上下下来回的舔动不时的把两片阴唇舔的左右分开露出嫩肉来。 时而又用舌头在陈金锭的阴核上,上下的拨弄弄的阴核充血而胀大亮晶晶的发光不自觉的淫水流出,陈金锭只感到全身发痒那种又酥又麻的快感不断的由正在被舔弄的阴穴里传遍全身不由的向上挺动臀部迎合着黑虎的舌头的舔弄,双手在自己的巨乳上拼命地揉动、搓弄不时的捻住乳头狠狠捏弄,全身兴奋的起伏,满脸绯红、媚眼如丝、性感的双唇不时的张合舌头来回在舔弄发出欲仙欲死的呻吟声: “啊...啊...恩...哦...哦...好...好黑虎...坏狗狗...啊...舔的小穴...好爽...好...好舒服呀...啊...黑虎哥哥...怎么舔...舔人家的阴核...啊...好痒...哦...哦...亲爱的...好...会...舔...好...好美啊...” 黑虎好似感应到了似的发出呜呜的低鸣急促的喘息口水顺着舌头的伸出流下来,流到了陈金锭淫水泛滥的小穴上,黑虎居然会把舌头伸入小穴之中不住搅动舌头上的小肉刺不时的刮弄穴洞的肉壁又痒又麻爽的陈金锭小穴不住收缩淫水汹涌而出被黑虎好似吃美味一样舔了个干净。 陈金锭被弄的神魂颠倒全身欲火焚身炙热的快感一波波的流遍全身空旷很久的欲火被彻底点燃了全身肌肤泛起奇异的艳红香汗淋淋,疯狂的耸动肥臀低低的呻吟转为高亢的叫声: “啊...好。...好美...好...好过瘾...宝贝...狗儿...我的好...好...夫君...太会舔了...小穴要痒死了...啊...往里点...啊......亲老公...啊...妾身的花心...好痒...好难过...哦...唔...啊....啊....被你舔死了...我的...好......好狗哥哥..” 淫水顺着被舔的大开阴穴如同小溪一样流出,陈金锭亢奋的忘我的迎合着。 这时窗外的两个也都看的欲火焚身只见薛金莲罗衣半解露出鲜红的肚兜双手在肚兜里不住的揉捏、搓动自己的乳房,双腿不住的夹紧摩擦小穴之中不断的流出淫水满脸绯红、气喘嘘嘘的拼命的咬紧嘴唇以免发出快乐的呻吟声。 这时的薛刚也满眼欲火解开衣服掏出了粗黑巨大的肉棒不住的套弄同时欣赏着屋内的春宫此时的陈金锭早已被欲火和饥渴的需求弄的失去了理智全身剧烈的迎合,肥臀向上拼命的迎合把阴穴凑向黑虎的长舌恨不得把整个舌头都吞入小穴淫水越流越多花心越来越酥麻、酸痒难耐不由的气喘嘘嘘地浪叫: “哦.......啊...啊...好...好痒...小穴好...好痒...乖黑虎...好...好夫君...快...快..用...用大鸡巴...插小穴...我要...啊..受不了...快...我的狗夫君...我要...呜呜...”发出快乐的淫荡的呻吟声。 这时黑虎也发出粗浊的低吠声胯间的肉棒象个辣椒似的红红的、尖尖的、粗大的一伸一缩,它蹿上蹿下的极力想把大肉棒插入阴穴却怎么也不能。 这时陈金锭发出淫荡的笑声:“死畜生,急什么瞧你那德行”说着趴跪在床边把肥臀向后翘起,那仍在滴着淫水的阴穴从臀后露出来对黑虎叫到: “快...来吧...好...好黑虎....”黑虎汪的一声伏在陈金锭的背脊上粗大的尖尖的大肉棒对准流着淫水的小穴向前一顶龟头没入了小穴之中又用力一挺居然全根而入可见小穴多深,尖尖的龟头好象刺一样顶在花心上,一阵酥麻的快感从花心传来爽的陈金锭全身一颤发出满足的呻吟。 随着黑虎的抽插而前后挺动,巨大的乳房下垂着好事两个倒挂的金钟一样不住的前后剧烈颤抖好是随时飞出一样。 陈金锭双手按在床上脸庞埋在床上享受着醉人的快感,媚眼如丝时张时合,性感的红唇张合时发出令人心醉的呻吟声: “哦...啊...我的好...好哥哥...好...好畜生...大鸡巴好...好大...好尖...啊...插的小穴好爽...快...用力...啊...太美...狗哥哥...亲亲的..大鸡巴...入死我了...啊...干...干烂我的骚穴...用力...好....好黑虎...爽死老娘了...” 黑虎好象真的听懂了似的下身用力的急顶粗大的肉棒狠狠的进出每一次插入把嫩肉深深的带入;每一次抽出嫩肉也翻了出来,流出的淫水滴到地上发出滴答的声音。 陈金锭意乱情迷的疯狂挺动,黑虎卖力的抽插“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舌头伸的老长,口水流出落在陈金锭光滑的后背上,陈金锭被干的四肢百骸都兴奋不已,忘乎所以的迎合。 一人一犬激烈的性交,性器交合发出“扑滋!扑滋”的声音、胯间撞击肥臀的“啪啪”的声音、一人一犬粗浊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充斥了整个房间。 看的令人浑身燥热口干舌燥,整个房间弥漫着腥臊的气味,窗外的两人早已欲火焚身了,不自控的发出粗浊的喘息声。 薛刚早已按捺不住升腾的欲火,看着酥胸半露、媚态横生的姑姑,不由的色心大起,伸出双手从后面握住了姑姑饱满丰挺的乳房,底下的大肉棒紧紧的贴在姑姑的肥臀处。 双手用力的揉搓乳房,薛金莲这才惊觉身后多了一个人急忙回头看,原来是自己的侄子薛刚不由的羞愧难当本想挣脱但刚被激起的欲火被薛刚这一阵抚摸更加无法控制,乳房被那双充满热力和魔力的大手捏弄、抚摸的酥麻不已,阵阵快感使得她不忍挣脱乳头早已兴奋的发硬、发胀,一碰又痒又麻,尤其是肥臀和胯间被一个火热、粗壮的东西顶的难过舒服极了,全身酥软无力淫水不自觉的从小穴流出来,那种快感使她更不想放弃,不由的全身一软的靠在薛刚充满阳刚之气的身上,完全沉醉在侄子的怀中了。薛刚一看大乐,一边玩弄怀中的艳妇一边欣赏屋内的人兽性交。 这时屋内的人犬性交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时候了,陈金锭疯狂地摆动肥臀迎合黑虎的肉棒狠狠地插入抽出,说不出的麻痒、舒畅、刺激全身都处在兴奋之中,香汗淋淋她只感到口干舌燥呼吸加速全身都兴奋不已,不由的她用力的动着、挺着发出愉快的呻吟: “啊...好...狗...我的小亲亲...小乖乖...大鸡巴好...好会干...可让你...你...给干死了...好...爽..啊...玩死我了...我的好...好夫君...啊...心肝...用力...被你...啊...” 一声声淫荡的叫声充斥全屋,黑虎却越插越狠、越干越快,狗鸡巴次次都直顶花心深处刺激的花心不住的收缩,黑虎的口水也越流越多发出呜呜的长嘶的叫声,突然黑虎一阵急促的抽插大鸡巴在小穴中不断的胀大直撑的小穴又大了不少,又麻又痒的滋味难以形容,陈金锭知道黑虎要射精了不敢乱动,只有急促的喘息过了一会黑虎的大肉棒如同泄洪般的射出大量的精液射入陈金锭的小穴之中滚烫的精液不住的激打在花心处阵阵快感使得她小穴一阵紧缩花心大开泄出了阴精,她忘我的叫到: “啊...好美...好热的精液....啊...烫的小穴...啊...好爽...啊...不行了...泄..出来了...好舒服...”全身一软趴在床上。 低切的呻吟着。这时的黑虎心满意足的抽出萎缩的肉棒,大量的精液随着流出穴口流到了地上。 弄的阴毛上白白的一片散发着腥骚的气味,陈金锭趴在床上,小穴仍然张合着吐着混着淫水的精液,她享受着高潮的快感,不时的发出几声快乐的呻吟,双手在自己的双乳上捏弄好似余兴未足。 这时窗外的两人不住的接吻弄的面红耳赤,薛金莲的肚兜早已落在地上雪白的丰满的双乳高高的挺立,两粒紫红象草莓的大乳头挺立在绯红的乳晕上。 薛刚双手不住的揉着、捏着,弄的乳房发胀鼓起他不时的还用手指拨弄乳头使得乳头硬硬的发疼粗壮、滚烫的大肉棒隔着衣裤不时的在肥臀上摩擦弄的薛金莲浑身发热,四肢无力的闭着媚眼任由侄子玩弄,渐渐的薛金莲全身的衣物都离体而去,浑身赤裸。 薛刚一只手由乳房上滑过光滑细腻的小腹滑入那浓密、茂盛、迷人、温暖的小穴上,手指拨弄,时而伸入穴中抽动温暖的淫水顺着手指流了出来,小穴好象金鱼汲水似的不住蠕动的吮吸着手指好似在欢迎手指的插入;时而手指又在凸起的阴核上不住的画圈、拨弄;时而又分开两片阴唇狠狠的揉弄。 玩弄的薛金莲淫水横流,扭腰摆臀地迎合,乳房也急促的上下起伏脸更红、眼更媚好似要滴出水来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啊...啊...好...好侄子...姑姑...小穴里...好...好痒...好难过...啊...往里点...啊...不要玩了...不要玩阴核......好麻呀...哦...哦...” 低切的呻吟刺激了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迅速的脱掉衣服把姑姑推倒在衣物上疯狂地吻着姑姑的每一寸肌肤,从小嘴一直吻到乳房不时的含住乳房用力吮吸,一只手不时捏弄乳肉时而用舌尖来回舔弄乳头;时而含住乳头用力吸吮。 另一只手则在湿润的阴穴之上不住揉动、抽插弄的小穴一塌糊涂,同时大嘴顺着乳房一路向下吻着每滑过一寸肌肤姑姑都发出快乐的呻吟终于嘴唇滑到了姑姑的阴穴上两片丰厚紫红的阴肉一张一合的在蠕动,一粒红色的花生米耸立在正中央,殷红的骚幽已扯开了“袋口”闪着晶莹的光,正有溪水流出。 薛刚伸出舌头先吹了一下那粒跳动的阴核,顿时使姑姑全身颤抖了两、三下发出呻吟声,薛刚一见急忙又吹了几下,颤抖的薛金莲大叫道: “哦哦...哦小鬼头...坏侄子...不要这样...喔...好痒...啊...小坏蛋...要了姑姑...的老命了...啊...” 薛刚一听用嘴吮吸那湿淋淋的秘密花蕊不时的用嘴含住那已经充血胀大的阴核用力的舔弄,这下令姑姑疯狂起来,开始扭动细腰,摆动肥臀,把个肥臀拼命的向上凑着很怕失去慰籍,薛刚也用力的舔弄还不时的将手指插入姑姑的骚穴抽插。 薛金莲扭动的更加激烈,双手疯狂地在自己的乳房上抚弄,整个脸兴奋的发红咬紧嘴唇不住的摆动头部发出愉快、满足的呻吟,薛刚把整张嘴罩住她的小阴唇,开始拼命的吮着、吃着她的爱液而舌头则伸入她的阴道像抽插一般的进出: “啊...好...啊....爽...侄子...舒服...好美...啊..啊...恩...恩...刚儿...姑姑...难受死了...也痒死了...乖宝贝...姑姑...要..刚儿的...大肉棒...啊...哦...好...刚儿...往里舔...花心好痒...好难过...快...用大鸡巴...干...姑姑...的小穴...我要...” 一声声淫荡的叫声刺激的薛刚爆发了野性把姑姑的粉腿分开抬高放在自己的双肩上,使得小穴更加突出,用手扶住大肉棒抵住姑姑的洞口上下来回的对着阴核、阴道口摩擦直磨的薛金莲又空虚又难过简直难过的想要去死淫水汹涌而出弄的穴口一塌糊涂。 薛金莲急切的向上凑着阴穴口中如泣如诉的叫到: “啊...哦...好侄子...好夫君...不要逗姑姑了...我亲亲的小汉子...姑妈要....要大鸡巴插穴...啊...快...刚儿...姑妈... 受不了....要...” 看着艳丽的姑姑疯狂的扭动索求,听着如泣如诉的呻吟声薛刚在也受不了屁股用力一挺“扑滋”一声大鸡巴插入了三分之一。 “哦....好侄子...好...别动...好疼...轻...轻点...姑妈受不了...怎么这么大...” 薛刚一听逗到:“姑妈,什么太大了,快说呀” “羞死了.....”“姑妈快说,不然我可要挺了” “不行...我说...你的大鸡巴太大了...”说完羞的桃颊酡红,忙紧闭双目,慢慢龟头松动了,薛刚猛然用力一挺“扑滋”整根肉棒滑进了温暖的小穴,龟头顶到花心,薛金莲被他直捣到底干的一声惊叫: “啊...好狠心的侄子...要了姑妈...的命了...”此时大鸡巴紧紧的被阴穴包住一阵自己丈夫从未给过的快感,有阴穴传遍全身,她象飘在云里,是痛、是麻、是痒那种混合的滋味难以形容,不由的欲火高涨,体会着那种快感。 两条粉臂不自觉的伸出缠住薛刚的腰间向上挺动着肥臀,薛刚开始轻抽慢送不时的三浅一深接着六浅一深不停的抽插不断的“扑滋!扑滋”声响起,次次的深入粗大的龟头都会碰到她阴穴的底部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颤,使得薛金莲舒服的直叫: “啊...刚儿...乖侄子...你好会干穴...啊...好...好爽...好...好舒服...大鸡巴侄子...哦...姑妈好美...呀...快...快用力...干...干姑妈...的小穴...姑妈...要大鸡巴....干骚穴...哦...心肝...亲哥哥....用力点...” 薛刚一听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深,大鸡巴次次撞击在姑姑的花心之上,直撞的薛金莲全身颤抖、花心酥麻阵阵醉死人的快感再全身传遍,淫水随着大鸡巴的抽插四处飞溅发出极大的声音,两人的阴毛全湿了贴在胯间,阴穴的嫩肉被干的向外翻着无法合上。 薛金莲的娇躯如烈火在烧,周身颤抖,口干舌燥、呼吸急促、香汗淋漓全身疯狂的向上在动,极力的迎合,丰满的肥臀向上急挺,手指深深的陷入薛刚的肉中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快意和喜欢混合的快感,幸福的快感使得薛金莲更加放浪、骚媚忘我的呻吟: “好侄子...亲亲...我的小乖乖侄子....啊....被你干...死了....亲爱的...宝贝...亲夫君....姑妈...全给你了....用力干...干死姑妈...” 薛金莲歇斯底里的浪叫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在那里,只有那阵阵的快感和侄子那强有力的肉棒,薛刚越干越快、越*越猛大鸡巴凶猛的抽插小穴,好似要干穿它似的,薛刚只感到姑姑的小穴又紧又暖夹的肉棒又爽又舒服不由的叫到: “啊...我的小亲亲...姑姑....用力夹...夹的侄子的...大...大鸡巴...好舒服...哦....我要*死你...姑妈...好...美...你的小穴好紧...我要干烂了...你...的个骚货....” 大力的抽插“扑滋,扑滋”的交合声不断响起,两人极力的性交,薛金莲放浪的大叫激的薛刚象疯了一样,用足了力气一下一下的狠干,急抽猛送大龟头象雨点似的的顶在花心之上,夹紧大鸡巴的阴户随着大肉棒的向外翻动,淫水一阵阵的外流顺着丰臀流到衣服上,湿了一大片。迅猛的抽插了数百下直干的薛金莲欲仙欲死,阴精直冒花心乱跳口中浪声频呼: “好侄子...我一个人...的宝贝儿...我的大鸡巴...哥哥...入死我...吧...哦哦...快...用力...用力干...我的小穴....好...好舒服...好...好美...用力顶...我要...我要....亲爱.....的....啊....亲汉子.........好过瘾....恩....不行了...啊...要泄了....啊....刚儿...用力....姑妈丢了...” 薛金莲疯狂地急挺,薛刚知道姑姑要丢精了,忙捧起粉臀一阵狠命的大抽大送次次直顶花心薛金莲小穴突然一阵收缩不住的夹紧肉棒一股淫水从花心中急泄而出淋到龟头上,薛金莲全身酥软急促的喘息的享受着快感。 “哎呀...哦...哼...好侄子...乖...我的心肝...肉...宝...贝...不行了...太爽了...好...好厉害的.....大.的.....大鸡巴...姑妈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哦...你怎么还不泄...啊....姑妈....全身都要散了...你想要...要...姑妈的命...呀...快...停...一会...受不了了...” 说完不住的打寒噤,小嘴急喘,薛刚一见不由的怜惜之心大起忙停里下来,粗大的肉棒仍满满的插再小穴之中,此时薛金莲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抿嘴笑道: “刚儿,你怎么这么厉害,简直要了姑妈的命了,你姑父人矮,那东西并不是很小,但却怎么也不能让我达到高潮,姑妈还是第一次被你这么大的东西干的到了高潮,所以有点受不了” “姑妈你真可怜,从今往后侄子多陪陪你,让你爽个够,好不好”薛金莲粉面绯红的点点头,薛刚一见大喜抱住姑妈,两人吻在一起,粗大的肉棒在温暖的小穴中不住的胀大不时的在里面跳动。 “乖侄子....怎么还没泄...身...太厉害了...” 薛刚撒娇的在薛金莲的身上揉动道:“不管了,姑妈你爽了,我还很难受那” 薛金莲娇羞的道:“乖侄子你说怎么办,要不姑妈给你舔舔好不好”说着让薛刚站了起来,自己跪到薛刚前伸出玉手抓住那仍沾满淫水的大肉棒张开小嘴轻轻含着红涨的大龟头,把小嘴塞的满满的,时而一只手套弄阴茎,另一只手轻捏两个肉蛋; 时而用香舌舔着马眼和龟头不住的吸吮;时而用力的吞吐肉棒大做深喉,薛刚被弄的心痒难耐,在一见姑姑含着自己的肉棒那种娇媚的样子,不由的大肉棒更硬更胀,配合着姑妈的吞吐向前挺动大肉棒在姑妈的小嘴中出入粗大的肉棒时而插入深处把姑妈憋的满脸通红气喘困难,薛刚只感到阵阵的快感不由的说道: “姑妈....你好会玩...哦...舔的我的大肉棒...好...好爽....啊....好...好舒服...哦...好姑妈...” 薛刚在薛金莲的背脊上抚摸,把手伸到姑妈的乳房上用力捏弄、揉动,大肉棒加快了在姑妈口中的抽动阵阵酥麻的快感从龟头传遍全身不由的全身欲火沸腾肉棒更硬更胀更难过,不由的双眼充满欲火的道: “姑姑...我受不了了...快...我要干...你的骚穴...哦哦”说完抽出大肉棒,这时薛金莲转身跪在地上,雪白无痕的丰满肥臀向后翘的老高。 薛刚将龟头对准从臀后露出的毛茸茸的湿漉漉的小穴用力向前一挺,整个大肉棒插入了小穴之中,全根而入直顶花心,直顶的薛金莲全身一颤发出满足的呻吟向后挺动肥臀迎合大肉棒的抽插。 薛刚双手用力抓住姑姑雪白的肥臀,扭臀用力的抽插大鸡巴摩擦阴道壁次次又狠又快直干的薛金莲全身产生高度的麻痒,心里急剧的跳动阴穴向后极力的索取肉棒。 “哎呀...啊...好侄子...你太会干了.....啊....姑妈好爽....好...好舒服....用力...姑妈象狗一样...被刚儿...干...哦...太美了...我要....刚儿以后...都干...干姑妈的小穴...啊...” 随着呻吟薛金莲疯狂的向后耸动着肥臀,胴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乳房前后晃动。 薛刚左手伸前捏揉着姑姑晃动不已的乳房,右手抚摸她白皙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大鸡巴向前用力的挺刺,成熟美艳的姑姑兴奋的四肢百骸悸动不已,春情激昂淫水直冒,大肉棒在肥臀后面顶的薛金莲的穴心阵阵酥麻快活透了,她粉红的小嘴频频发出令男人心荡神移的娇呼声。 “哦...哦...好..舒服...我的小丈夫...亲汉子...哎呀...小穴...好爽...啊...好侄子...你的大鸡巴...插的姑妈...好爽....好过瘾....用力....干姑妈的小穴...被你插死了...啊...不行....姑妈又要丢了....” 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淫荡的声音被人听到,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身体满是晶亮的汗珠薛刚得意地用力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姑姑的情欲推上高潮的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 穴口的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翻进翻出,舒畅的她全身痉挛,小穴之中不住收缩夹紧花心大开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烫的薛刚的龟头一阵酥麻,薛刚疯狂的抽动双手狠狠的捏弄双乳好似疯了一样直干的薛金莲连泄数次筋疲力尽。 “亲姑妈...美姑妈...快...用力夹...扭啊....好爽...小穴...吸的我...好舒服....我...我也要泄了...” 泄了多次的薛金莲拼命向后抬挺肥臀迎合着薛刚的抽插,用力的夹、揉薛刚全身一畅精门大开滚烫的精液扑扑狂喷注满了小穴,薛金莲的穴内深深感到这股强有力的热流不由的花心大开也泄了,薛金莲如痴如醉的伏在地上薛刚则趴在她身上。 激情淫乱的苟合后,两人相互温存的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突然只听一声大喝:“好啊,你们姑侄居然做出这种乱伦苟且之事,我看你们如何交代”两人一听吓的魂不附体急忙抬头一看,只见陈金锭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两人面前,双手叉腰,美目圆瞪,原来屋内的陈金锭在干完事之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正睡着被屋外的声音惊醒不由的奇怪万分便寻声而来,眼前的一切看的她目瞪口呆、心跳剧烈尤其薛刚的巨大的肉棒每一次抽出插入薛金莲的小穴时她更是情欲焚身,不知不觉全身兴奋不已好需要大肉棒的安慰,小穴的淫水不知不觉的流了一地。 直到两人干完她早已按捺不住春潮,全身瘙痒所以才出来装做捉奸的样子。 薛刚这时打量二娘发现二娘满脸绯红,小穴也正流着淫水不由的放下心来心道:“装什么呀,你不就是也想要吗?”接着对陈金锭道:“二娘刚才黑虎没有满足你吧” 陈金锭一听不由的一惊,原来自己同黑虎的事被她们看到了,薛金莲一看陈金锭的反应也就放下心来笑道:“二嫂怎么同狗干的爽吗?是不是没有爽够呀,要不让刚儿在干干,刚儿还不去,你二娘要你干她” 陈金锭也笑道:“妹子,既然你都感乱伦,我又怕什么,我是没有爽够,来吧,刚儿”薛刚这时看着二娘的巨乳、肥臀和下面肥大的阴穴早已大肉棒硬了起来,一听欣然的答应了一声来到了二娘的跟前。 三人一同回到陈金锭的闺房之中。这时薛刚仔细的打量着一丝不挂的二娘,一张不是很美的脸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两道浓眉,性感的厚嘴唇,具有一种野性美,硕大丰满的乳房好似大海碗一样,紫红的乳头大如草莓,小腹光滑,一双修长粗壮的大腿丰腴、结实,浓密的阴毛、乌黑茂密两片大阴唇又厚又大中间一道溪沟又深又宽中间一粒紫色的贝肉正有泉水流出充满了诱惑,黑中透亮的肌肤健康无比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薛刚看的两眼发直大肉棒更硬更大了,上前一把抱住二娘,双手用力的抓住两颗丰满浑圆而且富有弹性的大乳房揉搓、捏弄,摸的陈金锭浑身颤抖的仰躺在床上,薛刚一手再大乳房上揉弄另一只手在二娘的阴穴上抽插、抚弄,陈金锭上下的敏感地带同时被爱抚、揉弄她只觉得阵阵酥麻,丰满有弹性的乳房被揉弄的高挺着,小穴被爱抚的淫水直流,小嘴频频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恩...恩...恩”这时薛刚的大肉棒早已硬的发胀按捺不住欲火分开二娘的双腿使得阴穴更加凸出,扶着自己的大肉棒把涨红的大龟头对准湿润的穴口,双手紧搂着二娘的大肥臀腰下用力,屁股往下一挺“扑滋”一声,大肉棒借着淫水的润滑,全根没入直顶花心,接着开始凶猛的抽插,粗大的鸡巴塞入阴穴,涨的阴穴象两片肉包一般的裂开虽然陈金锭的阴穴很大但毕竟薛刚的肉棒太大了,全根而入,痛的陈金锭粉脸煞白而且下体受到连续的撞击,阴穴里被大鸡巴插的涨的火辣辣的痛,一阵狂插弄的陈金锭张着嘴,口中直叫: “哎呀...刚儿...你...唔...你好狠...啊...啊....轻点...唔...你的大鸡巴太...大了....唔...好痛....” 薛刚一听更加卖力的抽插,次次都狠狠的撞击花心不但不停反而挺动的更加用力口中叫道:“二娘...谁叫你吓我....看我不干死你...让你吓我...*死你...” 疯狂的抽插,大鸡巴在阴穴中迅速的出入直干的陈金锭痛苦极了不由的叫道:“刚儿...饶了二娘...吧....二娘错了...啊...小穴会裂了...不能在插了....好痛...唔...痛死了...停....这样二娘会...没命的...好...刚儿...饶了二娘吧....以后二娘都听你的...” 陈金锭泪眼涟涟的哀求着薛刚这才停止抽插,一只手在乳房上抚摸,另一只手在那粒阴核上逗弄着,不一会陈金锭就被逗弄的情欲高涨阵阵的酥麻快感传遍全身,小穴之中淫水越流越多使得阴道中更加润滑,她感到又痒又麻、又酥又难耐的滋味齐来不由的浪哼: “恩...恩....好...好刚儿...好丈夫...快...动起来...大鸡巴用力插小穴吧...二娘要你干...哦....唔....亲汉子...啊....小穴好痒...好难过...” 薛刚一听如伦圣音大鸡巴再次用力的抽插,由于小穴被大鸡巴塞的紧紧的每次鸡巴抽插大龟头头部的肉沟就刮着阴道壁阵阵瘙痒,穴内的花心也被撞顶的酥麻,美的陈金锭眼睛眯成一线,两手缠住薛刚的腰部,向上迎合挺动薛刚知道她不会在喊痛了,便不顾一切的屁股大起大落凶猛的抽插。他每一次抽送都将大肉棒尽根没入,龟头顶紧花心用力的旋几下才在抽出来,弄的陈金锭欲升不能、欲死不能呻吟不已。 “唔...啊...刚儿...我的亲儿子...你太会玩了...哼....唔...啊...二娘我...我好舒服...恩...啊....用力干...干二娘的小穴...好美...大鸡巴好...热...烫的小穴...好酥...啊....啊...” 陈金锭浪叫声越叫越大,疯狂的抬高臀部迎合,薛刚见她浪荡的可爱,鸡巴是拼命的抽送,狠狠的次次尽根狂顶花心,干的二娘她浑身的骨头都浪荡着陈金锭被干的欲仙欲死两腿勾在薛刚的屁股上,肥臀猛抛急扭的配合着抽送,口中哼哼唧唧的浪叫: “啊...亲儿子...大鸡巴哥哥...好勇猛...要了....要了二娘的老命...啊...用力...干的二娘的花心好爽...好美...好儿子...用力...用你的大鸡巴干死二娘...哦...啊...” 薛刚被一声声的浪叫刺激的好似疯了似的更加狂暴的抽插着、顶着、磨着“扑滋!扑滋!扑滋!”的性器交合声不绝于耳一阵的狠干,干的陈金锭的玉体如烈火在烧浑身颤抖,香汗淋淋,喘气短促,她紧紧抱着薛刚扭缠着舒服的魂飞九宵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象疯狂了般摇摆她那肥臀死命的迎合着一头的秀发散乱着,媚眼半闭,银牙紧咬着自己的双唇来发泄她小穴内的刺激和快感,大鸡巴干的陈金锭欲飘上天骚水直冒,花心剧烈的张合着娇声不停的叫着: “啊。...唔...可让你...你...玩死了...亲儿子...好丈夫...干的二娘...好舒服...唔...啊...大...大鸡巴哥哥...唔...痛快死了...二娘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用力...心肝亲亲...你...唔...干的我...唔...我的大鸡巴儿子...用力...心肝...好美...呦...啊...爽死了...啊。...插死二娘的小穴了...唔...用力顶花心...啊...二娘要泄了...” 薛刚一听她要丢身了一阵急插,直插的陈金锭死去活来,全身不住的抽搐痉挛,小穴收缩吸吮着大龟头花心大开一股淫水急泄而出从未有过的极度性欲快感使得她整个身子轻酥酥的不由的舒服的呻吟,薛刚把大肉棒整根抽出陈金锭剧烈的抽搐一下,一股股的淫水涌出迷人的小穴顺着屁股沟流到床上。 薛刚仰躺在床上那根大肉棒直挺挺、硬邦邦的向上耸立双手疯狂在陈金锭的身上逗弄直把她逗的春情大发扭着迷人丰满的玉体爬到薛刚身上伸手握住大肉棒套弄了几下把仍在张合的嫩嫩的小穴对准大鸡巴,肥臀一沉大鸡巴没入小穴之中,陈金锭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肥臀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 薛刚这时伸手拉过正在自慰的姑姑让她跨骑在自己的脸上伸出舌头舔着姑姑淫水泛滥的小穴享受着两女的肉体,陈金锭那身丰满的肉体不停的摇摆着胸前的两只挺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套弄摇荡的更是肉感好似要弹出似的,薛刚伸出双手抓住双乳用力捏弄,下体也狠狠的朝上猛顶她的小穴干的陈金锭媚劲十足的浪叫不已。 “唔...亲儿子...好哥哥...美死了...美死小穴了...哼...乖儿子...你的大鸡巴...好粗...好长...唔唔...啊...好舒服...好爽...恩。....唔...大鸡巴丈夫...唔...你好猛...哼...二娘爱死你了....用力...插小穴...好爽...” 陈金锭越干越起劲的屁股大起大落,死命的向下挺动只见她粉脸红热、媚眼紧蹙、银牙暗咬,似乎已到了如痴如醉的境界随着肥突突的阴穴套动着大肉棒,阴道壁受到强烈的刺激,穴心被大龟头狠狠的顶撞,舒服的陈金锭浑身浪肉乱抖淫水顺着肉棒由上往下流着,小穴四周湿黏黏的连薛刚的阴毛丛有沾湿了小水珠“扑滋!扑滋”声大作,陈金锭拼命的套弄,摇荡,她已是气喘嘘嘘,香汗淋淋了。 “啊...唔...儿子...大鸡巴亲哥...哎呀...顶死浪穴了...恩...我的大鸡巴丈夫...二娘好美呀...这下顶死我了...恩...哼...二娘爽死了...唔穴心好麻...啊...啊...我好舒服...恩...唔...” 薛刚的大肉棒真够粗长,每一下猛顶都刺入她的花心,干的陈金锭浪叫不已,陈金锭好似疯里一般一下紧接着一下花心在龟头上摩擦着直摩擦的她花心丝丝的酸痒,全身酥爽万分小嘴浪叫: “恩。...啊...亲儿子。...你...你太会干了...唔...花心好美呀...啊...恩...哼...好儿子...用力顶...唔...二娘的小穴又爽了...用力干...二娘又忍不住了...啊...啊...坏孩子....亲汉子...太美妙...了...你太强壮了...二娘以后...都让你干...啊...受不了....了....啊...泄了...” 子宫一阵强烈的收缩,消魂的快感冲击全身,一股浓热的淫精泄出,陈金锭达到了飘飘欲仙的高潮,软绵绵的伏在薛刚的身上,这时的薛金莲早已等的饥渴无比急忙的翘起肥臀等待侄子的插入。 薛刚从床上爬起来,到姑姑的身后把大肉棒插入古怪早已泛滥的骚穴之中抽插在姑姑的小穴中干了数百下,又回到二娘的身边插入小穴狠干,就这样来回在两人的小穴中抽插三人极其淫荡的交合,直干的薛金莲和陈金锭泄了又泄,泄的全身酥麻四肢无力,薛刚却仍在二娘身上用力的抽插拼命的猛顶。 “唔...宝贝...二娘...快...屁股快...扭...爽...啊...儿子要泄了...”陈金锭打起精神扭动肥臀迎合着抽动,薛刚的大肉棒舒服的猛抖,一股热烫的精液有龟头狂射入陈金锭的小穴之中,陈金锭享受着热精打在花心的酥麻快感,三人相互温存着拥在一起睡着了。 等三人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四更天了,三人嬉闹了一阵便各自回房去了。 从这以后,薛刚不但拥有了母亲的肉体而且又多了两个艳丽的美妇为伴,他几乎天天作乐享受着齐人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