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余杭 “逍遥哥哥…”“傻瓜,别哭啦,我一定会来找你的。”“一定哦!”“嗯…”“还有,我们约定的…”“放心吧,谁赖皮谁就是小狗。”“逍遥哥哥……”……………………………咻--! “哇…!”棉被被人大力一扯,逍遥一个失去重心,连忙身手乱抓。 “好险…疑?”好不容易抓到一物平衡了下来,不过,怎么软软的…? “呀!!”一声女子惊叫,紧接着是一记重拳轰下,直灌脑门。 “痛、痛耶!姊姊!”逍遥抱着头叫道。 “死逍遥!姊姊的胸部你也敢抓!!”“对不起嘛,谁叫你要把我拉下床…”“嗯-!”一瞪,逍遥立刻闭上嘴。 “真是,赶快整理一下,出来帮忙啦!”“阿,这么早有客人?”“嗯,快点阿。”说着,女子走了出去。 “又是个忙碌的一天…”摇头叹息着,逍遥开始整理服装。 余杭…一个小小的村子,居民靠海维生。在这儿有一间小客栈,正是逍遥以及他的姊姊李筱筠所开;这个没有血缘的姊姊,是逍遥父母所收养的弃女,大逍遥六岁。 在逍遥很小的时候,父母双双过世,身为姊姊的李筱筠独立撑起这间客栈来照顾逍遥,对逍遥而言,这是他唯一的亲人。 “来,这边请…”眼前来了一群身穿黑色怪服装的人。 “逍遥,好好招待他们阿。”说着,筱筠下楼去了。 (看这怪服装,应该是苗人吧。)逍遥心道。 “店小二,这间客栈我们包啦!不许其他人来打扰我们,拿去!”一袋钱掷了过来。 (哇靠!这么重,到底多少钱阿…)逍遥吃了一惊,连忙点头答应。 “姊姊!!”冲进厨房,逍遥欣喜的叫着。 “干、干麻啦!?”筱筠吓了一跳,菜刀差点切到手指。 “你看…”说着,逍遥将钱交给了她。 “哦?这么多…”“嗯嗯,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关店几天,然后一起出去旅游啦。”“死逍遥!整天只知道玩。”“哪有阿,难得有这么多钱,这样姊姊就可以休息几天,不用这几天都忙到很晚才睡啦。”“你、你怎么知道我…”筱筠有些讶异,这些日子她的确都是在熬夜。 “因为…我担心姊姊嘛,这样身体是会累坏的呢。”逍遥不好意思的道。 “……好啦,就听你的,等这些客人走了我们就一起出去玩吧。”筱筠露出了笑容。 “嗯!!”看到筱筠的笑容,逍遥心情也好了起来。 出了厨房,逍遥开始准备整理客栈…“嗯…?那是…”突然间,他注意到门口似乎躺了一人,他好奇的走上前去。 “哇…!”眼前所见,是一名美丽的女子。只见她倚靠在门边睡着,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酒气,混杂着一股花香,闻起来不但不难闻,反而还令人心醉。由外表看起来,似乎比筱筠还大了几岁。 (真美…比香兰和秀妹还美呢。)呆望了一会儿,逍遥小心的将她抱起,安置在一旁的椅凳上。 “唔…”不一会儿,女子睁开眼睛,疑惑的望着四周…“阿…大姊姊,你醒啦。”“这里…?”“这里是我家开的客栈,你睡在我家门口,我只好把你抱进来啦。”逍遥一面整理一面说着。 “哦…谢谢你啦,小弟弟,呵呵…”最后的那两声轻笑,竟有种说不出的妩媚,逍遥心头登时猛力一跳。 “嗯,我叫李逍遥,可以知道大姊姊的名字吗…?”“呵呵…我叫水芙蓉。”说着,女子起身,轻轻的一鞠躬。 “真是谢谢你啦,小弟弟。大姊姊我有事,要先走罗。”说着,人已走到了门边。 “对了…这附近有个山坡,好像叫十里坡吧,那儿这几天别靠近,知道吗…”话才说完,突然之间……“!!!?”逍遥吓了一大跳,因为那女子,就这样不见了!简直就像是化作空气一般,她是鬼吗…? “怎么啦…?”筱筠走了过来,一脸疑惑的望着那呆立的逍遥。 “姊姊…!刚刚…”逍遥赶紧将刚刚的事说了出来。 “嗯……”听完之后,筱筠陷入了沉思…。 “水芙蓉…阿!她是『醉仙子』水芙蓉!”“姊姊知道她阿…?”逍遥赶紧问道。 “嗯…也只是听说而已啦,说她是酒中美人,又是个正义使者,专门斩妖除魔呢。”筱筠回忆的道。 “哇…真棒……”听着她的叙述,逍遥不禁十分的羡慕,成为一代大侠正是逍遥一生的梦想。 “呵呵,别说这些啦,今天就先忙到这里吧,你可以出去走走了。”筱筠微笑道。 “真的!?”逍遥喜道。 “记得中午前回来阿…”话刚说完,逍遥已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真是…”望着他的背影,筱筠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走出客栈,只见太阳正从东方爬起不久,逍遥很少如此早起的,不由得觉的十分滴清爽,早晨的空气原来这么好阿。 “逍遥哥!”迎面走来一名女子,原来是秀兰。 “早安~秀妹。”逍遥笑着道。 “早阿…真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起呢。”“哈哈…还不是因为姊姊把我给打醒啦。”“原来阿,嘻嘻…”两人说笑着,逍遥陪同秀兰一起走。 “你都这么早起阿…?”“嗯…要帮爸爸分担一些事情阿,不然他年纪这么大了,身子是会累坏的呢…”秀兰答道。 “…秀兰越来越贤慧了哦。”逍遥望着她,微笑道。 “哪、哪有…我才比不上姊姊呢。”秀兰两颊微红道。 “不会阿…香兰她厨艺很好,而你的手很巧阿,一个会煮饭一个会织衣,两个都是贤妻良母哦。”“讨、讨厌…”秀兰满脸红通,低头不知如何是好。逍遥的这一番话令她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到了市场,只见人数稀少,似乎没什么人在买,与平常大不相同。 “怪了…平常大家都会赶来采购新鲜的鱼肉阿。”秀兰疑惑道。 “嗯…”望着四周,逍遥已知道原因了。 “这是因为没新鲜的鱼阿,你看这里的鱼肉颜色不鲜,是昨天的啦…”逍遥说道。 “真奇怪,我们去港边问问那些渔夫吧。”说着,秀兰及逍遥一同到港口那儿去。 到了那儿,只见一人也没有,但船只都在,似乎今天渔夫不出海。望着那蓝蓝的海洋,逍遥只觉的神清气爽,说不出的畅快。 “逍遥哥…”“嗯?”只见秀兰低着头,似有话想说。 “你…你也十九岁啦,怎么还每天游手好闲的,你都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耶…”“嗯…?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呢?”逍遥反问道。 “我…我…呃…”突然一问,竟令秀兰羞红了脸,不知道说什么。 “你也到了十六 岁啦,一样都到了该嫁的年纪噜,你又有何打算呢…?”不知何时,两人已四目相接,互相凝视着…“逍遥哥…我…我…”平时十分开朗的秀兰,此时竟是如此的结巴害羞。 “嘻嘻,平时这么开放的秀妹也会害羞呢…”“讨厌!!你欺负我~。”秀兰扑到逍遥怀中,举拳乱打,逍遥一笑,紧紧的搂住她。 “阿…”突然的举动,秀兰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又是满脸红韵。那强烈的男子气息,令秀兰更是心乱如麻。 “逍遥哥…我…我始终对你…我……”深情的望着逍遥,那句话虽没说完,但也十分明显了。 望着她那深情的双眼,逍遥再也忍不住,缓缓的贴近她的脸庞,终于,两人的两唇相接,紧贴在一起了。 湿润又柔软的双唇,逍遥一吻再吻,舍不得分开。 “唔…嗯…”秀兰发出了甜美了气息,她抱紧了逍遥。 深吻了一阵子,逍遥尝试的探出舌头,想要品尝秀兰嘴里的味道。 “嗯呃…!唔……”毫无反抗的,逍遥的舌头钻进了秀兰的口腔里,挑动着她的舌头。 舔舐着她的舌尖,从秀兰口中流来的甜美唾液,逍遥一饮而尽,两人已是浑然忘我。 就在这时……“疑…这不是李逍遥吗?”背后传来一声男的声音,逍遥及秀兰吓了一大跳,赶紧分开,两唇分开之夕还牵了一丝银线…“阿…!原、原来是张大哥和李大哥阿…。”逍遥尴尬的笑笑,刚刚的情形他们不会看光了吧。 “秀兰也在,你们在这儿聊天阿…?”张四说道。 消遥听了,心中松了一口气,好险刚刚似乎是因为逍遥背对着他们,所以没看到刚刚那一幕。 “我、我先回去了……”霞红未退,秀兰红着脸,快步跑开了…“……”望着这两位不速之客,逍遥心中着实滴不爽。 “喂!跟你说哦,今天一大早起了一阵莫名风,所以今天我们大家就没去捕鱼啦。”李三说道。 (原来是这样阿,怪不得没有新鲜的。)逍遥恍然大悟。 “我跟他打赌,看谁的勇气大,所以我们两个就一齐出航,到仙灵岛去。”张四说道。 “仙灵岛?那儿不是传说有仙人吗…?”只要住在余杭的都听过仙灵岛,逍遥当然也是。 “对阿,结果哦…我真的见到仙女了哦!实在是美的难以想像耶,那个脸蛋、身材,天阿…!”张四兴奋滴说着。 “胡说八道!什么仙女,我明明就看到一个老妖婆,长的真的是…!阿娘喂…,今天一定会做恶梦的。”李三反驳道。 “胡说!”“你才胡说勒!”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对峙了起来,逍遥叹口气,心中仍想着适才的唇香。 (去找秀兰看看吧…)想着,逍遥悄悄的离开现场……走到了秀兰的家,只见门口正出来一男一女,原来是丁伯伯和秀兰的姊姊:丁香兰。 “…你这小子来干麻…?”丁伯伯盯着逍遥,一脸怀疑。 “呃…我出来逛逛阿。”逍遥紧张的说道。从以前丁伯伯就不太喜欢逍遥跟他的两个女儿在一起。 “……你哦,整天只知道玩,都已经不小了,你这样怎么对个起你姊姊阿,真是…”说着,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 “我可警告你阿,可别打我这两个女儿的主意!”丢下这句话,丁伯伯往他农田的方向去了。 “逍遥哥,对不起。”站在一旁的香兰突然道歉。 “哎呀,没什么啦,只是被他吓了一跳而已。”这是真的,逍遥今天头一次听到丁伯伯这么警告他。 “…进来坐坐吧。”于是,逍遥随着香兰进了屋子。 “对了,我熬了一锅腊八粥,让你跟筱筠姊姊午餐吃哦。”“哇!谢谢你啦,香兰,你煮的东西都好吃的不得了,连姊姊都称赞呢。”逍遥笑道。 “嗯……”“…?香兰,你怎么了…?”逍遥察觉到香兰表情不对。 “…逍遥哥,你会不会在意刚刚爸爸所说的…?”“阿,怎么会…我不会在意的啦。”“……”香兰低着头,并不言语。 “香兰…?”“逍遥哥,我…不管爸爸说什么,我对你是始终不变的!”突然这么说,令逍遥吓了一大跳,平时相当羞却内向的香兰居然如此大胆的表白了…! “香兰,你…你怎么突然…”“对不起…我…因为我看到秀兰她怪怪的,一直摸着嘴唇,表情也怪怪的。你、你跟她…接吻了吧。”“阿…”逍遥脸一红,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我…我不像秀兰她这么开朗,也不像她手这么巧,我…我知道我比不上她,但…我…”说着,香兰的眼框浮出泪珠。逍遥心头一热,伸手将她搂到怀中,身为男生岂能让女孩子哭。 “别这么说,你怎么会比不上秀妹呢,你体贴又贤慧、又会做饭,将来可是个不输她的好妻子呢…”“逍遥哥……”香兰抬起头,望着逍遥。突然间,香兰一踮脚,抱住逍遥就这样吻下去。 “…!?”逍遥一呆,一个没站好,两人就这样倒在地上。 主动的深吻,令逍遥反而不知所措,甜甜的女子香气,不断的刺激着逍遥;逍遥再也按耐不住,反搂住他回吻。 “嗯唔……”温暖的舌头钻进香兰的口腔,挑逗着她的软舌,两人的舌头登时缠在一块。 “嗯嗯…呃…呜嗯……”两人的唾液溶在一起,彼此舔舐着对方的口腔,比之秀兰那时更是激烈。 “阿…!”香兰吓了一跳,因为逍遥的手已逐渐上移,停在那上下起伏的双峰。 “不、不行…!啊阿…”无力的挣扎,逍遥隔着衣服不断的抚弄那丰满的乳房,或揉或捏。 “啊啊啊…逍、逍遥哥,呃啊…。”“呜啊…呃呃……”不断的扭动身子,只觉的快感不断的传来,不能自己…。 诱人的呻吟声,逍遥欲火难熄,他缓缓移向衣衫,将之褪去,露出了淡蓝的肚兜;薄薄的肚兜,遮着那相当丰硕的乳房,那勃起的乳头,正隔着肚兜高高挺起,逍遥低下头,隔着衣物吸吮乳头。 “啊啊!”一阵触电般的感觉,香兰惊叫了起来。 一边吸着,一边用手指轻捏另一边的乳头,肚兜被唾液沾湿了。 “逍遥哥,啊啊…不…呜啊……”“呃啊啊…咿阿…呜…。”呻吟着,快感不断的冲击脑部。 喀啷--! “!?”不知何时,秀兰出现在这儿…,手上的蓝子应声落下。 “秀兰…!?”香兰吃了一惊,连忙与逍遥分开,整理衣物。 “逍遥哥大笨蛋!!”秀兰大叫道,掩面冲进自己的房间,房门发出砰的一声。 “秀妹!”逍遥叫道,心中十分紧张。 “…逍遥哥,你先回去吧,这儿我来就行了…”香兰突然说道。 “可是…”“没关系的,我有些事得跟秀兰说清楚才是,剩下交给我吧。”说着。她半强迫的将逍遥推出门外,啪的一声,门关上了。逍遥无可奈何,只好静静的离去……(秀妹她…)走在路上,逍遥回想起刚刚秀兰转身前的那流泪的面容,心中自责不已。 “嗨…”突然的打招呼,逍遥一愣。一看,迎面走来三名女性,是身穿白衣的苗人。 “小哥哥,请问一下哦,这里就是余杭吗…?”其中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苗女问道。 “嗯,各位姊姊们有事吗…?”“呵呵,小哥哥嘴真甜,我们哪有这么年轻。”发出了吃吃的笑声,甚是动听。 这时,逍遥注意到,之中有一名相当年轻可爱的苗女,不停的盯着他看…。 “那…这儿有住的地方吗?”“有,就我家开的客栈,不过今天一早被别人全包了,全余杭也只有我家是客栈了。”“啊…真是可惜呢…嗯?小妹子,你怎么了?”她们也注意到那小苗女的目光了。 “…喂!你叫什么?”突然间,那小苗女毫不客气的问道。逍遥登时一呆,他从没听过这么粗鲁的问话。 “…在下李逍遥,姑娘怎么称呼?”对象既然是个可爱的女生,逍遥也就不怎么在意。 “……李逍遥?奇怪…”说着,那小苗女迳自低下头思考,不理会逍遥的问话。 (…这小 女生怎么这么没礼貌啊。)虽觉的奇怪,但逍遥也不在意,谁叫她是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