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界和人界超空间交接的地方,有一片茂密而古老的森林, 相传很久前森林里出现了一头长满触手的魔物 专门袭击迷路的女性旅人和周围的城市村落由于其过于强大而且十分狡猾 所以人类组织了几次大规模的围剿都以失败告终 终于有一天一位在凡间周游的美丽女神路过此地 听说魔物的存在后决定顺手除去但是却反而失手被魔物用触手缠住生擒淫虐, 当做了繁殖的工具魔物日夜吸收女神的神力和精华 生出了无数的后代这些后代身上或多或少带有不同程度的超能力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衍生出许多不同的种类慢慢地便充满了整个森林。 ??周围的人类城市无法抵御日益增多的魔物, 最后人们纷纷撤离所以森林的周围也变的荒无人烟 只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冒险者的旅人偶尔进入这个地区 但是再也没见人出来。 ? ?某一天早晨,触手森林周围雾气弥漫, 阴气缭绕 废弃多时的通路上出现了一个年轻女性的身影。 ? ?「这里就是触手森林了吧。 。 。 并不如想像中的难找,呵呵,看来我的试炼很快就可以完成了~」那位女子掀开风衣的头套, 露出了一头微卷的金发和迷人的容貌189岁的年纪, 穿着紫色紧身低胸的丝质上衣和性感暴露的短裙 白皙光洁的大腿清楚可见然后便是黑色的长筒丝袜和高根皮短靴。 ? ?她就是年轻的女魔法师薇娜,即将从达拉然魔法学院毕业, 毕业前她必须完成三个试炼最后的一个, 便是从某些强大的生物身上取得带有魔力的能量残片。 ? ?当然,触手森林只是其中的一个选择, 而且她的导师专门告戒过她 最好不要选择这个地方进行第三个试炼因为即使是一些很有经验并且拥有强大魔力的法师一旦进入森林也有可能再也回不来。 因为虽然森林边缘的一些触手怪比较弱小, 但是偶尔也会有强大的个体从森林的深处游荡出来猎食。 ? ?「哼,老师太过担心了,以我现在的能力即使是已经毕业半年的新手魔法师也未必是我的对手呢~」薇娜掏出魔杖, 快步的走进了森林。 ? ?一开始森林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草木茂盛 不时有飞鸟的叫声但是走了一段距离之后, 薇娜在地上发现了一些衣服的碎片和一把残旧不堪的剑。 ? ?「这不知道是哪个被袭击的倒霉的路人的吧。 。 。 」薇娜继续向前走着,很快,她便发现了一头闻到女人气味的触手怪在向她靠近。 那头怪物大概比她高一个头的样子,身体的两边对称的长着4对长长的触手, 身体的上半部有一张很大的嘴不时流出恶心的粘液。 ? ?「呵呵,很好,也不用本小姐费心去找了, 有一头傻瓜自己乖乖送上门来~」薇娜高兴的吟唱起火球术的咒语 两团火焰在她的双手燃烧起来。 ??「变成焦碳吧,丑陋的怪物!」薇娜双手并拢, 一个大火球便从魔杖上朝怪物发射出去随着一声巨响 怪物的身上立刻被火焰覆盖发出凄厉的怪叫声朝薇娜扑了过来。 ? ?「哦?看来还能顶两下子~」薇娜妩媚一笑, 等怪物走近之后一转身放出一道冰环一下将怪物冻结在原地动弹不得 然后她轻盈的跳开一段距离开始吟唱冰系的寒冰剑。 ??就在这时,怪物身上的触手突然伸长朝薇娜缠了过来, 本来薇娜要躲是可以躲过去的但是因为自信自己魔法的威力 所以她任由触手缠住了她的双手和双腿坚持把魔法念完 将一道冰剑轰在了被冻结的怪物身上。 ??怪物发出又一声怪叫,果然倒了下去。 但是同时,它的触手也一起朝薇娜喷出了绿色的气体。 ? ?「咳!......竟然还会放毒气?」薇娜捂着嘴巴用手挥散周围的绿气, 朝怪物的尸体走去。 ? ?「好了,这应该就是我要找的能量残片。 。 。 完成了~」薇娜从怪物爆开的肚子里取出了一块闪亮的拇指那么\大小的碎片, 握在手中可以感觉到里面有微弱的能量在涌动着。 ? ?突然间,薇娜只觉得双腿被什么\东西一下缠住, 然后整个人向前趴在了地上。 ? ?「??!」薇娜回头一看,一头和刚才那头长的差不多的怪物用触手将她的双腿紧紧地缠在了一起, 正在往回拖。 ? ?「哼,又来一头送死的吗?好......」薇娜在地上吟唱起火球术, 但是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的厉害。 ? ?「怎么.....怎么回事......难道是......刚才的毒气?......不好......」薇娜的吟唱被打断了, 几条触手又朝她伸了过来缠住了她的腰肢。 ? ?「啊...好难受......我一定要把魔法唱完......」薇娜重新吟唱起魔法来, 虽然时间长了一点但是她还是成功\的顶着毒气的影响将火球轰在了怪物的身上 只不过因为头晕的关系没有正中。 ? ?受了伤的怪物变的疯狂起来,这时候薇娜已经被拖到了它的面前, 正在吟唱着下一个魔法狂暴的怪物一下将薇娜整个人倒提起来 一 只粗大的触手一下就塞进了薇娜张开的嘴里。 ??「呜?!......」触手在薇娜的嘴里不停的搅动, 一直伸到了喉咙里刚才几乎吟唱完毕的魔法因为嘴被塞住发不出声音也立刻被打断。 ??「不好......这样我就放不出.....」薇娜顿感大事不妙, 但是为时已晚几条触手一下将她手中的魔杖打掉 然后将她的双手在背后紧紧地缠在了一起接着 触手开始伸进她的衣服中勒住了她那对玉乳 一下收紧。 ??「呜!......」薇娜扭动着身体用最后的力气挣扎着, 但是那些有力的触手马上让她感觉到了绝望。 ? ?怪物把她穿着黑丝的双腿拉开,然后张开嘴吧, 从嘴里伸出了一条比其它触手粗上几倍的肉茎 上面布满了无数带有小口的不停扭动的小肉茎 让薇娜一看就恶心到想吐。 ??「不......不要......难道它要......」薇娜看着怪物用触手拉掉了她的内裤, 然后撑开了她的小穴。 ? ?「呜呜呜!!!」那条粗大的肉茎一下就挺进了薇娜的蜜穴里, 粗暴地扩张着薇娜狭小的肉穴。 ? ?「啊啊啊啊!!!...要爆了......不要!!......」薇娜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她感觉自己的下身像要马上被撕裂开来一样。 ??大肉茎强行挺进到一定的深度,还是受到了阻力, 于是它开始勐的收缩将一股粘滑的液体喷满了薇娜的蜜穴 然后靠液体的润滑作用继续挺进在薇娜的肚子上 都可以看见里面有条弯曲的东西在不停的搅动。 伸进薇娜嘴里的触手末端张开,也喷出一股腥味极大的黏液, 而且是不停地喷一直灌到薇娜的胃里这些都是强力的麻痹毒药, 不一会薇娜便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再也使不出任何的力气, 几条触手象摆弄玩具一样将她的身体随意的玩弄 她的双乳被勒的发红而硕大突出两条从怪物嘴里伸出的细小的触手 竟然伸进了她的乳头里然后不断地扩张将薇娜的乳孔慢慢地撑大, 乳汁从被扩张的乳头边缘喷了出来顺着触手流到了她的身上 而她的屁眼和尿道现在也被触手扩张到极限 在里面射进了浓稠的液体。 「呜呜呜!!!......」薇娜被怪物折磨的几乎昏厥过去, 她的身体无力而柔软那根粗大肉茎在她那被强行扩张的脆弱和狭窄蜜穴里疯狂的抽插 在她的肚子里用力的搅动痛的薇娜直翻白眼 接着大量的精液开始喷涌而出射进薇娜的嘴里, 蜜穴尿道后庭甚至乳房之中,强烈的冲击让薇娜的身体发疯一般的在半空中抖动, 她的肚子和乳房一下被精液撑的鼓胀起来然后又倒喷出去 怪物的精液和薇娜自己的蜜液及乳汁飚了她和怪物一身。 而她自己,也彻底地昏死过去。 ??但是那怪物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它用触手继续吊着昏死过去的薇娜, 还在不停的喷精和抽插薇娜就像它手里的断缐的木偶 柔软无力地机械的抖动着。 ......? ?不知道过了多久,薇娜重新有了知觉, 她首先感觉到的是全身奇热无比下身更是痒的厉害, 她的乳房变的肿胀不堪一股一股的乳汁在往下流着。 ??「呜......」薇娜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布满黏液而潮湿的洞里 她的双手被拉过头顶上臂并拢着一起被黏液包裹着粘住, 而她的双腿则被分开大小腿不并在一起深陷在凝固的黏液之中, 她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高高隆起的小腹解答了她为什么会感到肚子有胀痛不堪怪异感觉的原因。 「呜......呜......」薇娜的嘴巴也被黏液封了起来, 想喊都发不出声音她感觉到她肚子里有东西开始活动起来 并且幅度越来越大绝望的旅途? ? 位于特罗纳王国北部的国境地带 驻扎着大量的部队他们不是要防御邻国的侵略 更不是要进攻他国。 不知道从何时而起,大量的生殖兽蔓延了整个大陆, 勐兽、昆虫、海兽、甚至是植物中都有牠们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牠们的来源,也没有人知道牠们为什么会忽然出现, 只知道牠们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人类的生存了。 牠们并没有因为只是生殖兽就不堪一击, 对于武器的防御能力更胜于重装骑兵;长年征战不休的诸国之间 男性已经大量减少更没有方法抵御这种攻势 更别说是消灭牠们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全力阻挡牠们 再来就只是等待浩劫的来临。 「不要后退!放火箭!」「叽……叽……叽叽!」发出奇怪的声音后, 前方的生殖兽终于倒下了全身被泼上火油 点燃火箭后 终于承受不住高温成了一堆灰烬。 「终于解决掉这些家伙了!真是难搞啊……」由于这里的生殖兽以植物为主, 加上特罗纳王国实力强大是少数在之前大战没有受到太多损害的国家 才能成功阻挡这些生殖兽。 但是为了阻挡牠们,也投入了相当大的军事力量, 甚至连直属王室的赤红骑士团都在其中才成功的将被夺去的土地抢回 并且阻止牠们进入首都。 「我记得上面不是有人要来巡视吗?怎么还没来?」「大概是路途上有什么事情, 过两天就会来了吧!队长别管这了距离下一波大概还有几个星期的时间, 先来喝一杯吧!」被队员强拉走的士官没有发现远方的异状 一些没有被他们清除干净生殖兽深入地底的根 已经绕过他们进入王国的领土内了。 ************「拜托, 再跑快点吧!」距离战场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一人一骑正快速的奔驰着似乎被什么东西追赶着, 而这名逃跑中的少女就是王国为了劳军而派出的王室成员 也是国王唯一的爱女莉特公主。 只是在途中遭到生殖兽的攻击,随从死伤惨重, 而侍女的命运更不用说全成了繁衍的工具 遭到生殖兽包围且孤立的公主 其命运就像风中残烛一般。 「不行!这样下去是逃不掉的!」莉特将手中的缰绳用力一拉, 准备冲出那个包围网逃离那些生殖兽只是马匹受到了惊吓, 不管她再怎么用力拉扯就是动也不动。 仔细往下一看,马匹的脚已经被生殖兽的触手给缠住了, 就算想跑也跑不掉了而触手在此时也已经往上缠了上来 开始围绕在莉特的四周。 「这样下去的话……动啊!快点动啊!」用力的拉扯着缰绳, 马匹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触手慢慢的沿着马身爬了上来。 异常的恐怖感使这位娇生惯养的公主只能不断发抖, 望着周围有没有人可以来帮助自己只是不看还好 一看之下整个风景已经完全不同了。 原本青翠的丘陵地,全部被大量的触手所覆盖, 不似植物而充满肉质感的触手发出令人恶心的声音 盘据在整块土地上前端突起的颗粒与布满触手之上的纹路 更让莉特觉得作呕。 不断蠢动的触手,似乎是找到了目标,因为在这里除了牠们以外, 就只剩那一人一马了。 「要快点逃……呜!」还在想着要怎么逃跑的莉特, 却不明白自己根本就无法逃走了触手的前端已经缓缓的进入衣服中 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开始分泌黏稠的催情液体。 「不、不行……」与马匹一起被触手所捕获的莉特, 虽然不断挣扎却根本没有任何帮助触手开始从衣服内部向外拉扯, 让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而其他的触手则是分别刺激着背部与下体 前后来回的摩擦着。 莉特的脑袋不断左右摇晃,企图避开触手的袭击, 那美丽的长发也跟着一起甩动只是触手趁着停下的那一瞬间 依然强硬的塞入了莉特的口中。 大量的白浊液体开始分泌,灌入了莉特的口中, 随着那香甜的舌头滑入了喉咙中然后直接流入胃袋内 比起外来的刺激直接食用催情液的效果更大。 在此之前,本来想一口咬下的莉特,却发现触手异常的坚韧, 根本无法用牙齿给牠造成任何伤害只能任凭牠撬开齿缝 塞入自己口中。 「唔唔!唔!」就算想叫也叫不出来,被触手塞入的小嘴只能发出无助的闷叫, 不断的流着与液体混合的口水。 随着触手的进攻,衣服已经成了没有必要的东西, 牠们以超乎想像的强大力量不断的撕扯那件礼服 让莉特的全身开始暴露出来。 失去外衣的肉体,那丰满的双乳就如同山谷般挺立, 而从口中流下的液体刚好从中而过就如同滋润山谷的小溪似的。 将头埋在马背上,企图逃避现实的莉特, 丝毫没有发现内裤也已经被扯开那令人感到兴奋 白桃般的圆润屁股与美丽的阴唇就这样暴露了出来。 「呜啊!派托!唔要啊!」就算想哀号, 也因为嘴巴被塞住而无法言语就算出的了声音 也都是语气不清的状况更何况触手根本就听不懂 牠们只是依照本能行事而已。 黏液沾满了滑落在大腿上的纯白内裤,而触手也善用前端的颗粒, 不断的刺激着莉特的花瓣从来没有男人碰过的肉体 却已经开始大量的分泌爱液虽然眼睛流着泪 但同样的也在下体不断流着淫水。 『这样是不对的……我不可以屈服……不可以……不可以……』无论内心的想法如何坚定, 莉特肉体的反应开始忠实的呈现她的快乐大量的爱液开始不受控制的流出 和着触手分泌的液体流遍了整个马背。 此时的莉特已经被触手缠住双手,将她整个人拉起, 大腿也被扯开展现出易于媾和的姿态。 「怎么……怎么会这样……明明我并不喜欢的……」此时的触手已经离开她的小嘴, 只是莉特也没有力气喊叫了只能因为自己的痴态 流下了难过的眼泪。 「等一下!那里不可以!」短暂的剧痛将她拉回现实, 触手前端已经整个滑入了阴道内附有颗粒的前端不断的刺激着阴道内部的皱褶。 当随着每次的深入,莉特就开始发出微弱的喘息声, 失去贞洁的剧痛已经被快乐所支配那个前几分钟还是处子的公主 也开始懂得享受性爱的娱欢了。 「不是……我不是那样的人……可是真的好舒服……」那淫乱的喘息声, 不断的从俏丽的小嘴中发出虽然勉强想要压制住 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是十分诚实的。 因为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配合抽送的节奏, 不断摇晃的状况下从马背上掉下来是迟早的事情。 「啊……!」发出一声惨叫,从马背上摔落到地面的莉特公主, 并没有受到什么大伤害因为触手已经遍布了整个地面 说是跌落在地上不如说她是跌在触手上方。 「好舒服……人家……还要嘛……」此时高贵的公主已经沦落为下贱的淫妇, 而触手也将细小的分支伸向那匹雄马从体内开始蔓延 藉此控制马的行为让牠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利用了马的身体进入的触手,已经完全的控制了马匹, 异常肥大化的阴茎就像手臂般粗大前方的龟头也不断的流出透明的精液。 被触手拉扯到地面的莉特,被强迫跪在倒下的马匹胯间, 耸立的阴茎就这么展现在她眼前。 「不可以!拜托请停止吧!」对于忽然被放到眼前的马茎, 大小实在是太惊人了如果是被这样的东西插入体内 一定会裂开的。 触手诱导着阴茎,并且将莉特的乳房从左右捧起, 那肥软的双乳就这么夹住了雄马的肉棒深深的陷入了那山谷般的乳房 不断的上下抽动着形成一副淫糜的图像。 忽然之间,因为这样的强烈刺激,让人无法想像的大量精液开始喷洒出来, 又浓又稠的腥臭液体喷洒在莉特的乳房、俏脸甚至是全身。 「不要!好恶心!不要再射了!」虽然这么说, 但是已经开始射精的肉棒是无法停止的加上后面还有触手在她体内抽送 这样的感觉已经让她快要陷入疯狂的状态了。 触手缠绕着乳房,将肥软的肉团整个挤压变形, 分支的部分还不断刺激的乳头与阴蒂而粉嫩的肛菊与小嘴内也塞满了触手 最重要的部位也已经被马匹的阴茎塞满了。 大量的精液不断涌出,已经不知道射精几次了, 因为整个阴部被粗大的肉棒堵住所有的白浊液体都灌进了子宫 让莉特的小腹已经开始微微凸起了。 跪趴在地上的公主,除了快乐以外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的她不过是一支雌性动物像只母马般服侍着自己的爱马 让牠的肉棒得到最大的发泄。 ************被触手所撕裂的礼服, 只有少数的部分还挂在莉特的身上而就这样被触手缠绕着 跨骑在马匹上的公主早已经没有任何高贵的气息了 唯一剩下的只有淫乱与高潮。 牠们前进的方向是朝着前缐的防卫城寨之一, 也就是这次莉特公主要去劳军的地方随着马匹的震动 传达到下体一丝不挂的公主身上带给她阵阵的快感与不断的高潮。 「这个样子……被大家看到的话……」虽然有所抗拒, 但是实际上的快乐已经让莉特半昏迷了过去只是嘴上无意识的发言罢了。 仔细一看,马鞍已经被淫水浸湿,而前后两个肉洞也塞满了触手, 前端的颗粒更是让他欲仙欲死更不断的刺激着阴蒂与阴唇 原本细小的阴蒂也从包皮中突出嫣红又粉嫩的小肉团从束缚中解放 在精液与淫水中快乐的颤抖着。 至于她的乳房则依然被触手缠绕,这些触手也使得她不至于摔落地面, 更是不断的分泌滑熘的液体来让她得到更大的快乐。 「请干我……再用力一点干我……把莉特干坏掉……」明知道这样子到了前缐去, 会发生更糟糕的情况只是莉特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在这短短的几天中她已经变成了慾望的奴隶 活着只是为了不断追求快感已经不在乎任何事情了。 「要让大家看到,莉特这个淫乱的样子……」好奇的眼神从城寨上望着眼前的少女, 几乎全身赤裸的坐在马匹上身上沾满了白浊液体 而触手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两眼无神的表情,加上马匹耸立的阴茎,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下了马匹 开始用乳房夹着肉棒 用小嘴舔弄龟头吞下精液。 「好舒服……再多看看我……只要有精液, 莉特什么都不管了……」夕阳西下的淫糜场景 又再度开始上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