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山庄的庄主林豫闲来无事正半躺在花园的大树下喝着早春新茶。春季的午后空气格外的新鲜,早晨还下了点小雨,花园内一片生机盎然,花花草草趁着大好时节都冒出了嫩绿,经过刚刚的小雨一打,无数晶莹剔透的露珠反射着阳光。林豫半眯着眼睛喝了一口茶水,叹道:好茶!有香茗和春风相伴,真是午睡的好时辰。半睡半醒间就听下人过来说二老爷回来了。这下人口中的二老爷乃是林豫的弟弟林章。神剑山庄上一代的庄主名叫林剑南,膝下育有两子,老大就是现在山庄的庄主林豫,老二自然就是林章了。林老庄主死的早,在林豫刚刚满十九岁的时候就一病不起仙逝而去,林老夫人则去的更早,她生老二林章的时候就难产而死。偏偏这林剑南极爱自己的夫人,夫人去世他也没有再婚娶,一辈子又当爹又当妈的拉扯大了两个儿子。所以老庄主去世后,年纪轻轻的林豫在十九岁的时候就带着比他小三岁的弟弟接下了这庄主之位。时光荏苒,这一晃就过去了二十九年,现在的林豫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而弟弟林章也不再年轻,堪堪跨入了中年人的行列,现年四十有五。要说起这神剑山庄的名头,江湖上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都要从一百多年前的那场武林浩劫说起。??一百多年前在华夏国的南方,突然兴盛起一个门派,叫极乐盟。这极乐盟的盟主姓烈,原先是靠叛卖私盐,走私货物,强买强卖发家的富甲一方的恶霸豪绅。发家以后又有点野心,便开始不断的发展势力,收买人心。只短短的二三十年,这极乐盟就形成了一个雄踞一方的民间势力。而这烈老爷还偏偏爱习武,年轻时也曾四处寻访名师习得了一身很不错的上陈武功。在慢慢的蚕食黑白势力,甚至是收买朝廷官员的同时,他还大量的吞并各类江湖门派,从无人问津的小门派,到后来甚至是颇具实力的中型门派,都有不少归附于极乐盟。在烈老爷死后,极乐盟便传到了他儿子烈无双手里,这烈无双比起他父亲来武功更加高深,性格更加阴沈更加毒辣。从当上盟主之日开始,他便运用多种阴险恶毒的手段,迅速的吞并他能触及到的一切目标。一直到某一天,江湖上赫赫有名,传承数百年的两个大门派,守剑阁和紫云门正式宣告并入极乐盟。这在江湖上顿时引起悍然大波,早些年极乐盟就用钱砸,使阴招等手段迫使了不少中小门派从江湖上消亡,被吞并入极乐。现在他们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毒杀了紫云门的门主青松子,烈无双又在决斗中击毙了守剑阁的阁主夏长浩,连续吞并了两个大型门派。而烈无双也的确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习武奇才,在吸收了大小十几个江湖门派后,他们的武功秘籍,心法招式当然也一并落入烈无双手里。他获得这些资源后博取众家所长,融会贯通,竟然自创了一套威力惊人,大可傲视整个天下武林的魔功出来,名叫极乐如意功。这套东拼西凑,以求速成的功法还真的拥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威力,但是运用此功法却会极大的损耗使用者本人的阴阳两气,进而削减使用者的寿命。烈无双修链此功也深知其中的利害,后来他竟另辟蹊径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那就是吸食内力深厚男性的鲜血补充阳气,又通过男女交合的方式吸取武功高强的女侠之阴精来补充自身的损耗,所以这极乐如意功乃是至邪至恶的天下第一魔功。等到烈无双神功大成出关之日,他也刚刚满五十岁而已。一时之间腥风血雨,江湖上无数的侠客女侠或丧命,或被其奸污。又加上极乐盟近三四十年来的苦心经营和网罗人才,其势力已经庞大无比,盟中高手如云,极乐盟俨然成为了武林公敌。在人人自危的当下,各大名门正派不得不统一起来抗敌,并推举少林寺高僧,也是正派武林公认的第一高手的玄苦大师为武林盟主,共讨魔教极乐盟。经过大大小小的十馀次交锋,正邪两派互有胜负,但是两派都伤亡惨重,不得已之下正派武林不计代价的攻入魔教的总坛极乐殿,希望能一举歼灭魔头烈无双,来个擒贼先擒王。结果在决战中玄苦大师和烈无双大战数百回合,最后竟败于魔头之手。骇人听闻的便是烈无双抓住已然深受重伤的玄苦,在正派武林众人面前活生生的吸光了玄苦全身的血液。眼见盟主就这么轻易的殒命,死相还另众人恐惧万分,各派无心再战各自逃命,等冲出重围清点人数,逃出来的人不足半数。说来最丢人的还不是战败,而是各门派的女侠竟绝大多数都没能逃出来,被魔教活生生的掳了去,其中不乏某派掌门的妻女,家眷,得意弟子等等。特别是天山剑派的掌门,有着女剑仙之称的韩白月以及她的得意大弟子裴语清竟然也被掳了去!早就听闻魔教极乐盟有着采阴补阳的邪法,这女侠一旦被擒,谁也能猜到是什么样一种羞耻的下场,这彻底让各大门派颜面无光,真是败的一塌煳涂。一战下来,正派武林便彻底失去了战意,不说一些小门小派,甚至有不少名门大派都开始暗中向极乐盟示好,以表归附之意。但是世上的事情可能上天在冥冥之中早有定数,既然能出一个百年一遇的魔头烈无双,那么同时代也出一个林昊天。林昊天出身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也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但是他却天赋禀异,年纪轻轻就拥有了可与天下群雄一战的实力,只是没人知晓罢了。天下武学皆是以调节和增强体内的阴阳之气作为最根本的修习法则,没人能突破这一层所谓的铁则。林昊天也和烈无双一样另辟蹊径,不同的是烈无双逆天而为,依靠吸收他人的生命精华增强自身实力,而林昊天则是和其他所有武学理论相背,反其道而行之,并不讲究调节和增强阴阳两气,而是尝试将这两股力量彻底融合,这在以往没有人能够做到,成功的只有林昊天一人而已。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如此修链还是压根就是从头到尾练错了,导致走火入魔不经意间却走到了一个前人都未曾踏足的至高境界。后人绝大多数都认为这只是一种巧合,这完全是一种自杀性的习武法门,阴阳二力是不可能完全融合的,轻则武功尽失,重则经脉寸断,爆体而亡!林昊天是走了狗屎大运,命大!练错了也能成为巅峰般的存在。总之才三十岁未到的他就自创出拥有绝大威力的剑法——心剑术,而跻身进入江湖绝顶高手的行列。??林昊天和天山剑派的首徒裴语清有着一面之缘,唯一的那一次相见他一句话也没和裴语清说上,但是林昊天被裴语清的绝代美貌和气质所折服,发誓非她不娶。无奈他这样一个小门派的路人级角色,又没显山露水,身为名门大派首徒的裴仙子自然是不会把他放在心上的,说白了林少侠也只是在单相思而已。这时的林少侠正处于修链心剑术的紧要关头,假以时日定可神功大成。关于结盟共讨魔教极乐盟这样的大事,也轮不到他这样的小门派出手。不出手就不出吧,反正他也乐的清闲,有时间突破心剑的瓶颈,结果没几天,就传来了他梦中情人裴仙子被擒的消息。这下林少侠是彻底坐不住了,神功还未大成,可也管不了这许多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血气方刚根本就不用考虑后果。直接就上了一匹快马,林少侠直奔江南极乐盟总舵飞奔而去。就在天下武林失去希望的时候,林昊天单枪匹马来到了极乐盟大门口叫战,放话出来要和烈无双本人交手。消息传到极乐殿,邪教众人不禁耻笑不已,都说这是哪里来的愣头青,玄苦都身败命陨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人就敢来和盟主叫阵!烈无双也不以为意,抱着不知从那里掳来浑身赤裸的美貌侠女继续和手下们寻欢作乐。放眼看去,这极乐殿内真是污秽不堪,十几个邪教头目模样的人,或一对一,或几对一,三三两两的压在一群美貌女人身上肆意的操干着。这些女人大多都年轻且相貌极美,身体苗条紧致,一看就是常年习武的侠女之流。现在都在男人身下哀叫求饶,哪里还有半点侠女的样子。那天山剑派的掌门韩白月,高徒裴语清赫然也在其中,正双双一丝不挂的翘着白花花的大屁股被邪教头目骑在身下婉转承欢。谁知没过一会儿功夫,下人就急急来报说门口那小子杀进来,一路上斩瓜切菜般的杀了数十个高手,教众伤亡无数,已经冲破了几道堂口,马上就要杀上这极乐大殿来了。烈无双深感奇怪,没听说那个门派有如此厉害的年轻后辈啊。放开手中还在低声娇吟的美人,随便套了件袍子,烈无双想出去会会是何方高人,刚刚跨出极乐殿,就看见一个年轻人冲杀进了殿外的平台和一群教众杀的混乱不堪。林昊天厮杀中抽空望向大殿,同样也看见了站在那里一副不可一世姿态的烈无双,便高声叫道:「你便是那个魔头?」烈无双打量了半天,不由的赞叹,好剑法!等到林昊天问他,他才回道:「老夫正是。」喝退了在厮杀中的教众,魔头刚刚想开口询问对方来自何门何派,还在考虑能不能把这小子拉拢过来为我所用,就听见对方恨恨的喊了一句,「我是林昊天,魔头受死!」便极快的攻了过来。烈无双猝不及防,转念间对方的剑就已经到了自己的心口,顿时狼狈不堪的一侧身,堪堪的闪了过去,险些被插了个透心凉。太快了!对方的剑太快了!烈无双噼出几掌,逼退了对手几步,抽空一运气,使出了六成功力的极乐如意功就和林昊天战作了一团。电光火石之间,五十招已过,烈无双惊讶不已的发现自己竟落于下风,一招一式都处处受制,难以发挥。对手的剑法精绝,特别是内功浑厚,蓝色的剑气异常凌厉早已练到收放自如,隔空断物的程度。烈无双喊了声停手,问道:「你是那一派的少侠?这是什么剑法,好生厉害!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的修为真是前途不可限量!何不投入我极乐盟,老夫待你为亲身儿子,以后我们父子共享天下。」「心剑!」林昊天只说了2个字,便不再言语。只是紧盯着烈无双,剑眉星目中尽是怒火和战意。??烈无双一看便知此战已不可避免,也不敢再大意,催动十成功力全力以赴的闪身攻去,一套混元极乐掌滴水不漏的封住了林昊天的所有剑势。二百招斗下来,林昊天已是满头大汗,他本就年轻,血气方刚,久攻之下不但半分好处没捞到,反而被老奸巨猾的烈无双找了几处破绽重重的在他身上拍了几掌,这几掌虽然没打在要害之处,但是也让林昊天气血翻腾,受了一些轻伤,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转眼斗到三百馀招,林昊天渐有败像。经过前面的几番试探,加上全力拼斗,林昊天深知烈无双武功在自己之上,如果再打下去,时间一长终究还是要落败。自己的心剑术还未大成,最强横的招数消耗太大还远未到随意使用的境界!便想自己终究还是太年轻太冲动,急于斩杀魔头救出心仪之人。但是打到这份上,已然是不可能再全身而退,无奈之下抱着必死的觉悟,强行催动内力,以燃烧自己生命精元为代价以求玉石俱焚。只是一瞬间,烈无双就感觉对手的状态有变,不由的疾退几步放眼看去,只见林昊天周身剑气纵横激荡,刮的方圆十丈之内的草木尽皆粉碎。由淡蓝色转变成了血红色的内力源源不断的从他身体里喷薄而出,渐渐的幻化出几十把形态不一的长剑,静静的悬浮在他的周围。林昊天长啸一声:「心之所指,剑之所向!」悬浮于他周身的几十把长剑便快如闪电般的划出一道道残影,从四面八方无死角的激射过来,烈无双愕然,他也没见过这等招式,一矮身子便想从剑隙中抢攻过去直接击败对手,但是冲到半路,才发现这些由内力幻化出的宝剑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他冲到那里便跟到哪里,他退到那里也追到那里。漫天的剑雨让他退无可退,只得出掌硬接了几把飞剑。飞剑和掌风对撞的一瞬间,烈无双感觉唿吸都为之一窒,强大的内力炸开,震的虎口崩裂,臂骨隐隐作痛,不过好在自己强横的掌风接连震碎了几把飞剑。他心想,老夫就把你的剑全部震碎,看你还有什么花招!还没等烈无双高兴,就看见碎成几段的飞剑只是稍停了片刻,就慢慢的又凝聚成形,以更快的速度直插过来。这种剑法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烈无双正观察着剑的轨迹,突然感觉自己肩膀上一凉,血就喷了出来,可见自己受伤不轻。他临战经验丰富,并不慌乱,稍一定神,便看见林昊天本身并没有在操控那些飞剑,而是在自己身后噼出了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斩开了烈无双引以为傲的护身真气,伤及了肩膀。烈无双大骇,才想到林昊天刚刚吼出的「心之所指,剑之所向」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看来心剑术完全是依靠使用者本人的心意在纵剑穿梭!烈无双想到此处,不由的第一次显出惧意,又念及自己雄霸天下,武功盖世,今天竟然被这个年轻人逼到这份上。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大怒之下不再管各路攻来的剑气,破釜沈舟的扑向林昊天。林昊天此时喷出一大口鲜血,已然受伤不轻,强行突破了极限状态让他已经是到了强弩之末,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好吧,最后的一招了,胜败在此一举!林昊天也强打精神,迎了上去。烈无双将魔功催至巅峰,连绵不绝的掌风如排山倒海一般打向林昊天,这边血气方刚的林昊天也是不计后果的迎面而上,漫天的剑雨和手中宝剑挥舞出来的血红色剑气织成了密不透风的剑网,二人撞在一起展开了最后的死斗,这时一切的剑招和伎俩已经失去了意义,剩下的就是纯粹的力量对力量的拼杀。烈无双老道的江湖经验和深不可测的内功修为让他总能在剑网中找到细小的间隙,一掌接一掌的打在林昊天的身上,林少侠也凭藉着本能施展心剑,意到剑至的攻击魔头的周身各大要穴。在当世两大高手的死斗之下,以二人为中心,竟形成了一股斗气风暴,一些站的过近在旁观战的邪派高手,逃之不及都被卷入风暴中被撕成了碎片当场殒命。可遗憾的是,在催动魔功到达巅峰状态下的烈无双,犹如拥有了不死之身,厚厚的护体真气任凭四面八方攻来的心剑击打而不能伤到其分毫,从男人鲜血和女人阴精中吸取来的大量生命精华让他有了几乎有用之无尽的内力,肩膀上被林昊天偷袭砍伤的巨大伤口已经在瞬间就复原如初。最后关头,林昊天身负重伤,只剩最后一口真气难以为继的时候,他想到可能就这样要输了吧,已经是无力再战了,而烈无双这个魔头还是真气充沛,高山一样的掌风内劲还在源源不断的压向他。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我还想活下去,我的女神裴语清还在受辱……不!!!绝不能就这样放弃!求生求胜的本能爆发出来,心剑终于突破了,神功大成!原来他一直预想的心剑最高境界并不受一招一式的限制,也并不是心想剑至,而是本能,人的本能……半梦半醒快要昏迷,在林昊天潜意识里他忘却了一切只知道自己不能败,还要战下去……几十把内力幻化出来的心剑由血红色转变成了金色,华光四射,无坚不摧……茫茫然之间只是想着……上心剑攻击他的百会,神庭,太阳,耳门,风池穴!??左心剑穿透他的膻中,鸠尾,巨阙,神阙,气海穴!右心剑击溃他的肺俞,厥阴俞,心俞,命门,尾闾穴!下心剑突破他的肩井,太渊,三阴交,涌泉穴!剩下的二十几支心剑全力配合自己手中泛着金色,流光溢彩的宝剑做出最后一击,彻底粉碎他的护身真气。林昊天心中默念:「心剑封魔!」伴随的一道无比耀眼的金色光华,林昊天一剑刺穿了烈无双的身体,打散了他的真气,随之而来的是四面八方犹如十九道金色闪电般的心剑,同时贯穿了烈无双周身的十九个要害死穴。一代魔头瞬时连哼都没哼出来,就当场被砍的四分五裂……??大战过后,没人知道林昊天当时是怎么活下来的,也没人去问光着身子的裴语清是怎么背着凌昊天逃出的极乐盟。反正结果就是群龙无首的魔教被闻讯而至的各大门派给一网打尽,而裴语清也嫁给了林昊天,林昊天也丝毫不嫌弃妻子在魔殿内受到的羞辱,他们两人找了一处优雅安宁的江南小镇,建立了神剑山庄。夫妻二人再也没过问过江湖之事,只是安安静静的生活在一起,偶尔也会看见神剑夫妇游历四方,这成为了一段到现在都让所有人津津乐道的武林神话。沧海桑田,一百七十年过去了,这神剑山庄毕竟是武林神话一样的存在,虽然在江湖中还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山庄按理来说可能都谈不上算是武林中的一部分了。刚刚也说到了心剑术另辟蹊径的「特殊」修炼法门,这样怪异的习武方式是靠不住的。自从剑神林昊天死后,别说他们林家,就算放眼整个武林,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够习得心剑以及林昊天的内功。林家的后人习武资质也都平平,前几代林家还有几个人拜入名门学武,都是建树不高。后来甚至有几代人放弃了武学上的追求,改而习文,还出过几个不大不小的朝廷官吏,传到老庄主林剑南这里,神剑二字早就已经成为了缅怀过去的一种象徵,并不代表神剑山庄就真的能舞剑了。后来老庄主一死,林家两兄弟林豫林章依靠祖上积累下来的产业,一心从商,短短的二三十年间,就把生意做遍了整个华夏国,说是富可敌国也勉强不为过。偏偏现任庄主林豫是个八面玲珑之人,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以免引起各方面甚至是朝廷的猜忌,钱赚够了就及时收手,林豫又乐善好施,国内哪里受灾,林家出钱,皇帝要建行宫,林家出钱,武林哪个门派有困难,林家出钱!弄来弄去,富可敌国是没有了,富甲一方还是可以的。加上这些年的行善,神剑山庄的名头除了林昊天活着时,就现在最响亮了。不管是民间,还是江湖武林,还是朝廷,山庄都拥有了很高的声望和地位。??要说山庄里的人都毫无武功,那道也不至于,林家兄弟做生意归做生意,平常闲暇之馀还是捧着林昊天留下来的心法和剑谱苦练过不少时日的。江湖侠客谈不上,一个人击退二三十个山贼土匪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特别要说的是庄主林豫的夫人韩冰秀乃是天山剑派掌门的爱女,自从那场大战过后,天山剑派就和神剑山庄一直关系要好,维持了近两百年,林豫更是娶了掌门千金为妻。林夫人韩冰秀现在也才三十七岁,看上去就似三十岁左右,真的是貌美如花,国色天香。一身的天山剑法炉火纯青,要真打起来就是十个林豫一起上,也不能在他老婆手里捞到半点便宜。好在林夫人天性温柔如水,两夫妻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不管从各方面来说,神剑山庄的日子还是过的逍遥自在,可能唯一的不稳定因数就来自于林豫的独生女儿身上。林家一直存在生育能力低下的毛病,包括林昊天在内,基本都是单传,到了林豫林章这一代,彻底是断了香火。家中并没有男丁,老二不能生育,老大也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儿,看样子非要招个上门女婿不可了。女婿什么的先不考虑,只说这林家唯一的独苗——林大小姐!大小姐名叫林欣妍,林家人一般都溺称她林小妍,正值18岁芳龄,相貌还远超身为大美人的母亲,用什么形容词来描绘她可能也略显不足,就暂且说她已经是美到祸国殃民的程度了吧。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妍小姐不但心性不坏,相反还善良的很,看见受苦受灾的百姓第一个站出来要求林家散财的一般就是这位爷了。只是她太过于古灵精怪和捣蛋调皮,只要有她在,林家永无宁日。各种恶作剧和稀奇古怪的玩法会接踵而至,远远的听见小妍小姐的好听的嗓子叫起来,就算是庄主,她的亲身父亲,都要退避三舍,避而远之。要不然就会发生鸡蛋被自己一屁股坐爆,胡子莫名其妙烧起来此类的人间惨剧。数不胜数,谈之色变!??好在这位阎王煞星今天出去陪娘子进庙上香去了,难得的清闲啊,想到这里林豫躺在花园树下悠闲的打打瞌睡,刚要睡着就听见下人通传说二老爷回来了。「说我在这里,让二弟过来坐坐。」林豫吩咐下去,就喝了口茶静待老二到来。片刻工夫,林章就来了。林章看上去风尘仆仆,也难怪了,这次他去京城操办一些山庄在那边的产业,来回也花了数十天,刚刚赶回来。林豫看见林章远远的一路小跑过来,不由的笑了笑,等林章过来坐定便道:「二弟,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这般不沈稳,跑什么,难道生意出问题了?」林章不答话,拿起大哥的杯子勐灌了一大口,定了定神才赶紧说:「生意好得很,比以往还要好上不少。但是有一个传闻却要惊破天了。」林豫皱了皱眉,老二不会是冒冒失失的人,他此次这般慌张,定是有什么大事,「是什么传闻?」「传闻极乐如意功又在江湖上出现了!」林豫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什么?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