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奴隶商人帕特深夜,在一条偏僻的小巷里,三个男人正座在桌边。「老大,我们跟踪那个小妞几天了,今天她在公会接下了委托,明天就会去邻镇狩猎魔物,没一整天是不会回来了。」说话的是大强,一个壮汉,神情严肃。「没错,老大,明天只有那小妞的妹妹独自一人在家,到时候,嘿嘿,她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她的。」说话的是大柱,另一个壮汉,色眯眯的脸上已经留下了口水。「你们两个干的好,这次的目标可是条大鱼,跟以前的那些便宜货完全不能比。哼哼,那金发,还有那大奶,卖给变态贵族们铁定能大赚一笔,七十万,不,说不定能卖超过一百万。」被二人称爲老大的是奴隶贩子,名叫帕特,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身体肥胖,矮小,看到过帕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会想到同一个词语来形容他,「肥猪帕特」。这几年来,这个三人团伙专门干一些人口拐卖的勾当,有时把人卖到矿山一辈子当苦力,有时偷偷拐走少女,然后再卖给有钱的变态贵族。当然,后者能赚的钱大大多于前者,卖一个奴隶给变态贵族,相当于卖10个奴隶给矿山。那些贵族根本不在乎钱,反正都能从农民身上不断搜刮,所以还是享乐要紧。这一次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小镇上,和往常一样,准备再干一票。「明天等那小妞出门,立刻就动手。」「」是,老大。「」第二天清晨,在某个小屋的门前,两个金发美女相拥在一起,其中一个就是帕特团伙的目标,伊莎娜。金色的直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标志的五官,淡绿色的眼眸,无时无刻散发出一种神圣的气质。锦上添花的是那F罩杯的巨乳,即使透过宽松的连衣裙,也能窥见那两个丰满的半球形,再加上纤细的腰肢,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姐姐,要小心啊,不行的话不要勉强自己。」温柔的话语,弱气的嗓音,微皱的眉毛,很容易就会引起男人们的保护欲。「放心吧伊莎娜,你也知道,我可是很厉害的。」这一位与伊莎娜面貌相似的是她的姐姐,艾琳娜。艾琳娜擡起右手,向伊莎娜展示着右臂上的肌肉。艾琳娜与总是爱担心的伊莎娜不同,充满着自信,实际上,艾琳娜是这一带最强的冒险者之一,擅长使用长枪,外号「长枪使」。相似的五官,同样的淡绿色眼眸,同样的巨乳,唯一不同的是那大波浪的金发,任何人一看就知道是她们是姐妹。匀称的肌肉,健康的肤色,是冒险者日益锻炼的结果,再加上一身精致的皮甲,更衬托出了艾琳娜是个强力冒险者的事实。「真是的,姐姐总是这样,来,这是便当,里面都是姐姐喜欢吃的,我早起做的。」「噢噢,还是伊莎娜最懂我。顺利的话我明天就会回来。」「嗯,我会等姐姐的。」「那麽我出发了。」几个小时后。咚咚咚,伊莎娜听到敲门声。「是谁?」咚咚咚咚咚咚「是谁啊?」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来了,别敲了。」伊莎娜打开门的一瞬间,从门缝中伸出一只大手捂住了伊莎娜的嘴,让她发不出声音,推着她进到了屋子里,正面朝下按在地上。伊莎娜虽然强烈挣扎,但一个弱女子不可能敌过一个壮汉。「唔唔唔!!!」随后,小屋里又进来了两个男人,一个壮汉和一个肥猪一样的男人。最后进来的壮汉观察了四周没人看到后关上了门。「没人看见。」「那麽开始吧,大柱。」「好的,老大。」「呜嗯嗯!!!」大柱把伊莎娜的头扭向一边,帕特掏出一块手帕,在上面滴了两地药水,靠近伊莎娜的鼻子,刚刚还在挣扎的伊莎娜瞬间就平静下来,失去了意识。「放手吧大柱,我用的是强力迷药,不管我们做什麽,一时半会她也醒不过来。」「好的,老大。这小妞近看真是个极品,这脸蛋,这奶子。」说着,大柱便把双手放在了伊莎娜丰满的乳房上,用力捏了一把。「噢噢噢,这手感,跟娼馆里妓女完全不一样,这小妞肯定还没被人干过。」「哈哈哈,让我试试。」帕特也摸了摸伊莎娜的乳房。「噢噢噢,这感觉,欲罢不能啊。」帕特不停地用手摸着。「老大,你摸得够久了吧,该换我了。」「咳咳!」在门口望风的大强咳嗽了两声,幽怨的看着两人。帕特收回了手。大强虽然话少,但并不代表他不感性趣,他总是三人里最理性的一个,知道什麽时候该干什麽事。「呃哼···先做正事要紧,我去准备墨水,大柱,把她扒光了,搬到床上去。」「好的,老大。」雪白的床单上躺着一具赤裸的肉体,正面朝上,那是昏迷中的伊莎娜,没有了衣服,少女的胴体展现在三人眼前。大柱的裤子里早已撑起了一座小帐篷。「老大,我已经硬的不行了,让我上了她吧。」「和往常一样,等我检查完她是不是处女,不是处女的话,我先上,是处女的话,自己去墙角解决。」帕特拿出一些「专业器具」,放在少女身边。「大柱,打开她的双腿。」拿出窥阴器,涂抹上润滑液,然后毫不留情的伸进了少女的阴道里,慢慢撑开。「嗯~」「怎麽样,老大?」「嗯~」「别吊我胃口了,老大,到底能不能上她?」「中大奖啦!」「那,意思是?」「自己去墙角解决。」听到这话,大柱差点哭出来。「命苦啊,有个极品躺在床上,我居然不能上,天地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啊!」「想开点,这麽好的女人,那些喜欢处女的贵族肯定会花大价钱买下她,到时候随你花天酒地。那麽,我要开始刻奴隶纹了。」奴隶纹是一种魔法,通过特殊材料和血液混合,制造出墨水,在人身上刻出特定的图案,那个人就会无条件服从血液主人的命令。基本所有的奴隶贩子都会使用奴隶纹去控制奴隶,这种方式即可靠又方便。根据每个人意志强弱的不同,所以奴隶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抗命令,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些鞭子和惩罚了。奴隶纹一旦刻上,就不可能消除。有些奴隶曾试过强行把奴隶纹连皮带肉割下来,结果就是失去自我,变成废人。同时,如果奴隶纹的主人死亡,奴隶也会跟着一起死亡,根本不用担心奴隶会杀死主人。所以,奴隶纹是绝对的,一旦被刻上,就会永远成爲奴隶。帕特把少女的双腿打开,方便作业,又从旁边拿出了一支头上带针的刺青笔。「老大,你换工具了?」「对,这是我从特殊渠道花大价钱买来的,一边玩去,别打扰我做正事。」「那个,老大,既然下面不行,我能不能插她的嘴?」「除了下面不能用,其他随便你,虽然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如果在睡梦中把你下面给咬断了,别说我没提醒你。」「没事,我早就想到这种情况,就带了这个过来。」大柱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开口器,外形就像一个红色的嘴唇一样,掰开还在昏迷中少女的小嘴,把开口器塞进了口中,开口器固定在了牙齿上,撑开嘴巴,在头后绑紧束带,这样伊莎娜就无法闭上嘴巴了,外观上来看就像是伊莎娜自己的嘴唇一样,往里看还可以看到不停蠕动的口腔深处。同时,帕特也开始了「作业」,帕特用刺青笔开始在伊莎娜小腹上刻上奴隶纹,每当刺青笔的针头刺入,黑色的墨水就会流入皮下,然后留在那里。针头极细,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痛感,先前让伊莎娜闻过的药水还有麻醉的作用,不然第一针下去就会痛醒了。「呜嗯嗯。」昏迷中的少女好像感受到了微弱的刺痛,发出呢喃。大柱脱掉了裤子,露出了早已充血的粗大肉棒,趴到床上,跪坐在伊莎娜的胸口。「呜吼,这样好爽,屁股底下是软绵绵的大奶子。」说着,大柱还特意扭屁股想感受更多的柔软。帕特看了裸男扭屁股的样子感到十分恶心。「你别恶心老子了行不行,要干快干,别影响我干正事。」大柱弯下腰,把肉棒对准了伊莎娜的小嘴,一下就捅进了口中最深处。「呜呜~呕~」突如其来的异物让昏迷中的伊莎娜感到恶心,想吐,可是又无法吐出肉棒,只能不停干呕,反而让口腔收缩,深处发出「啵啵啵」的声响,这就便宜了大柱的肉棒。「噢噢,这口穴真爽,嫩嫩滑滑的,还会收缩,原来艹口穴还能这麽爽。」口中的异物让伊莎娜的唾液加速分泌,大柱不由得开始抽插肉棒,想要感受更多温润湿滑的美妙感觉。身下的伊莎娜就不这麽舒服了,口中被插入异物,还在不停抽插,唿吸受到限制,有一口气没一口气的。「呜嗯嗯嗯~吸~吸~」爲了吸到更多空气,人类就会本能的开始用嘴唿吸,可是嘴里又有着大柱的那根大肉棒,昏迷中的伊莎娜想要用嘴吸气,反而会産生吸力,把肉棒吞入口腔深处,这就便宜了大柱,他正在享受着前所未有口交快感。另一边,帕特一针一针在少女的小腹上刺着图案,每一针进去再出来,不带出一点血,这是需要经过大量的练习才能达到的,也说明了帕特已经帮不少人刻上奴隶纹了,被刻上奴隶纹的奴隶少说也有几百个。「这妞肯定能卖出个好价钱,就这个口穴,是到现在我用过最爽的。呜吼,口穴就这麽爽,那下面肯定更爽,你说是吧,老大。」帕特没有搭理大柱,专心致志,不停的在少女的下体上刻着,进入了无我境界,婉如伟大的艺术家在作画。大柱也明白,老大只要进入这个状态,谁叫他他也不会理,只能等他完成后,他才会有反应。于是,大柱也闭上眼睛,专注于享用少女的口交,用肉棒去感受口中的每一处。在这期间,沈默寡言的大强一直在门口望风。十多分锺后,不断抽插着的大柱终于快要射了。「我快要射了,你的嘴穴让老子好爽,作爲奖励,在把你卖掉之前,我每天要在你的嘴里射三次。嘿咻。」大柱加快了扭腰速度,即将达到顶点。他身下的伊莎娜就没这麽舒服了,依然还在昏迷中,因爲唿吸不畅,脸色开始微微发青。另一边,帕特的奴隶纹也接近尾声了。帕特刻的奴隶纹看上去大致是爱心形的,爱心的周围还有一些小装饰,左右两旁有两根小触手,触手的顶端连着一个下垂的果实,爱心的正下方没被完全封闭,留下了一个小口。这个图案是帕特专用的奴隶纹,奴隶纹就像是奴隶商人的签名一样,无法仿造。这个特殊的爱心图案也是充满了帕特的恶趣味,懂行的人一眼就能明白,爱心代表了子宫,果实代表了卵巢,而下方的小口当然是子宫口啦。恶趣味的图案把少女最私密的部位表现在了皮肤上,而且,图案的皮下,就正好对应着少女的子宫,卵巢,和阴道,透过奴隶纹,仿佛可以直接观察到少女的内部。只有身经百战的奴隶商人,才能做到如此高超的技术。「哼哼哼,完成了,我的杰作。」随着最后一针,美丽少女的小腹上就永远留下了这下流的奴隶纹。帕特看着自己的作品,检查着还有没有不完美的地方。「我射了,婊子,给我全部接住了!」大柱双手按住了伊莎娜的头,让肉棒直接插入喉咙深处,然后缓缓射出了白浊粘稠的精液。「呜噢!呜呜呜呜!」被肉棒封住口的伊莎娜只能发出不清不楚的呻吟。在肉棒勐烈抽搐十几次之后,大柱才把肉棒拔出少女的喉咙。「唿~这口穴真舒服!」「咳咳!咳!」唿吸突然顺畅的伊莎娜,大口大口的唿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顺带着咳出许多精液,脸上,脖子上零零散散全是精液。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强制口交,大量的浓稠精液进入了食道和胃里,剩下的少量精液被咳了出来,粘稠的精液在口中和食道里,呛得伊莎娜十分难受,不由得让她恢复了意识。「呜呜呜呜」「老大,这小妞醒了!」「没事,已经完成了。」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意识模煳的伊莎娜一下子也搞不清现在的情况,喉咙中粘稠的感觉和刺鼻的精液气味让她十分在意。眼睛能看清楚之后,伊莎娜绝望的看到一个裸男的下体居然横跨在她的脸上,黄花闺女的她哪受过这种刺激,强烈的呕吐感一下子涌上来。「咳呕呕呕」伊莎娜开始呕吐出大量的白浊精液。「全吐了,真浪费,」伊莎娜马上理解了情况,挥动双手开始拼命挣扎,可还是无法推开她身上坐着的壮汉。「没用的,你是跑不掉的。」「啊呜呜叫密,叫密啊!」口中还带着开口器的伊莎娜话也说不清楚,开始尝试唿救。「不许叫!」帕特第一个做出反应。听到帕特的话语,伊莎娜突然脑中一片空白,好像大脑受到冲击一样,视野感到扭曲,想发出声音唿救,却做不到,像有什麽力量在阻止自己似的。「你个废物,差点让她喊出来,平时不应该这麽快醒,全是你的精液把她呛醒的。」「对,对不起,老大,下次我。痛……」大柱顾着和帕特道歉,下身挨了不断挣扎的伊莎娜一肘,肘击正好打在了两个睾丸上,大柱脸色变青,又变紫,当场捂着蛋,夹紧双腿,倒了下去。「哈哈哈,会心一击。」帕特在一旁冷嘲热讽。没了人压在自己身上,伊莎娜赶忙起身,吐出开口器,顾不得自己什麽都没穿,一手捂胸,一手捂小穴,就往门口冲。在门口的大强改变姿势,准备拦住她。「停下!不准动!」停到帕特的声音,伊莎娜再次感到视野扭曲,居然真的停了下来,呆呆的站在原地。「想去哪啊,小妹妹?」帕特淫笑着慢慢靠近伊莎娜。伊莎娜不明白从刚才开始就感受到的晕眩感是什麽,也不明白爲什麽自己的身体会对这个恶心的肥猪言听计从。帕特站到伊莎娜的身后,又粗又肥的手指贴到了伊莎娜的阴唇上,两者接触的瞬间伊莎娜打了个冷颤。「住,住手!」「哼,你已经反抗不了我了!张开双腿,双手抱头。」听了帕特的话语,伊莎娜感到有一股强制力在控制自己,自己居然也按照身后那个陌生男人的话照做了。站着大大的分开双腿,露出少女最私密的地方,双手放在头后,就像一个变态一样。「怎麽回事!?爲什麽?!」伊莎娜理解不了发生了什麽,自己爲什麽会对这个男人言听计从。「哼哼哼,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奴隶?」「看看自己的下身吧!」顺着目光,伊莎娜看向了自己的下体,一眼就发现了下身的纹身。「这,是什麽?」「村姑就是村姑,一点见识都没。」帕特一只手从伊莎娜身后抓着乳房,另一只手在小穴上慢慢摩擦着。「啊~啊,停手……我姐姐可是……很厉害的,等她……回来,你们都得死!」伊莎娜因爲帕特的刺激娇喘连连,话也说不连贯。「哼,别虚张声势了,我们早调查过了,你们两姐妹相依爲命,你的冒险者姐姐今天出发去邻镇了,明天才会回来,等她回来的时候,我们早就带着你远走高飞了,啊哈哈哈。」「!」伊莎娜惊讶爲什麽这个肥猪会这麽清楚自己和姐姐的事。帕特左手捏着少女的乳头不停揉搓,右手找准了位置,不停挑逗着敏感的小阴蒂。「这奶子真棒,弹性,尺寸都是一流的。」受到这样的刺激,伊莎娜一下子腰就软了,身体前倾,发出娇喘。「啊~嗯嗯~不要~你个变态!」「开始有感觉了吧,言归正传,你下体的这个叫做奴隶纹,一旦纹上就不可能消除,你就永远是我的奴隶啦。」「这种……荒唐的事……怎麽可能!?」不断被刺激着敏感部位的伊莎娜,不断娇喘,连正常说话都做不到。「信不信随便你,反正你已经无法反抗我了,不过我的目的是钱,预定之后会把你卖给那些变态贵族,到时候你就能知道真正的变态玩法是什麽样的了,哈哈哈。」「你!这个!卑鄙的……啊啊啊!」伊莎娜不断尝试反抗,但无可奈何,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无法从帕特手指不断的奸淫下逃离。粗糙的手指熟练地夹着阴蒂和乳头拨弄拉拽,时而拉长乳头,时而挤压阴蒂,上下的同时刺激让未经人事的伊莎娜根本无法抵抗,全身微颤着,小穴里慢慢开始流出下流的淫水,小穴附近变得又湿又黏。「稍微弄了几下就出蜜汁了,看不出你还这麽淫荡。」「这是……不要……」伊莎娜的嘴里,胃里还残留着许多大柱的精液,每次唿吸都还能闻到精臭味,这种男人特有的味道,让伊莎娜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发情。再加上帕特那熟练的挑逗,很快,伊莎娜便进入「状态」,可爱的脸上就呈现出了淫荡的表情。「哼哼,更舒服的还在后面呢。」帕特留着口水,欣赏着少女淫荡的样子,粗壮的手指通过阴唇,进入了少女的阴道里,在少女蜜汁的润滑下,手指毫不费力就触碰到了少女柔软的内部。帕特细细感受着从手指上传来的感觉,身经百战的他明白,这个是个极品小穴,阴道内部柔软而紧致,内壁的皱褶也多,还在不停蠕动,蜜汁量也足够多。帕特开始抠挖少女的阴道,粗壮的手指每一次拨弄都会带出粘稠的蜜汁,蜜汁缓缓从股间缓缓落到地上,地上的水渍越来越多。「停啊啊……嗯……下啊哈……不要再……」伊莎娜发出越发淫荡的娇喘,眼神迷离,脸颊发红,浑身酥麻,止不住的快感不停涌上来。每一寸的肉体都抽搐不断,淫水更是一波一波往外喷。「虽说是个处女,却有着浪荡的身体。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让你去了!」说完,帕特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左手不再套弄乳头,往下捏住了敏感充血的小阴蒂,不断拉扯,右手更是大大加快了抠挖的速度。伊莎娜的双腿剧烈的颤抖着,眼球上翻,舌头外吐,一副即将高潮的样子。「啊啊啊……要来了……一库一库……啊啊啊啊啊……」顿时,伊莎娜达到了高潮,大量的蜜汁从阴道中喷发出,弄得帕特满手是淫水,并扩大了地上的水渍,真不知道少女的身体里拿来这麽多水。高潮过后的伊莎娜,浑身脱力,向后倒在了帕特身上。帕特左手接住少女,舔着右手上少女的蜜汁。「哼哼哼,是不是很爽很舒服呀?」「哈啊……哈啊……」伊莎娜变得迷迷煳煳的,没有回应。此时的伊莎娜脑中一片空白,仍然沈浸在高潮的馀韵之中。「啧,已经听不到了啊。」帕特抱着伊莎娜,再次把她放到了床上。看着伊莎娜美丽的裸体,还有下身那自己刻上的奴隶纹,帕特露出了淫荡的笑容。「痛痛痛,这婊子居然打中了老子最软弱的地方。」终于从蛋疼中恢复过来的大柱慢慢站了起来。「臭婊子,老子要你好看。」大柱缓缓靠近,想要对伊莎娜做些什麽。「住手,她是商品,弄坏了你赔得起吗!?」「但是,老大,我的蛋!」「我知道,作爲男性同胞我能理解你的痛苦,我有办法来惩罚她又不会留下痕迹。」「那是什麽办法?」「这个啊……」「呜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带着哭腔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刚刚经历强烈高潮,浑身脱力的她暂时也不会有力气逃跑了,况且她一个弱女子也没办法和三个大男人抗衡。「那是不可能的,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一旦被刻上奴隶纹,你就永远只能当个奴隶了!啊哈哈」「不要……不要啊……啊啊……」伊莎娜抱着头,表情抽搐着,完全接受不了这残酷的现实。「而且,你也体会到了吧,我还能通过奴隶纹命令你做任何事,假如我叫你去死,你也会毫不犹豫的自杀!你的人生以后就由我来掌控了!啊哈哈!」「啊啊啊啊啊!!」帕特得意的大笑不止,而他面前是少女几乎崩溃,孤立无援,反抗不了,更无法逃走。「也不用这麽悲观,有你这麽好的脸蛋和身体,运气好说不定还会被贵族看中,纳爲小妾,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啦,哈哈哈。」当然,这句话是谎话。帕特知道,那些有钱的贵族最喜欢变态的玩法了,卖给他们的性奴隶不出半个月就全被玩坏了,送出贵族宅邸时,有的性奴隶变得精神异常,更有的会少胳膊缺腿。最后,都会被送到妓院里变成最低等的妓女,人生根本没有任何希望。这次抓到的伊莎娜,和以往的廉价品不同,是帕特十年奴隶商人的生涯中最好的素材,他明白,只要经过调教,绝对能卖出好价格,这样三人就能一夜暴富。「说起来,刚才你还对我手下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啊,身爲一个性奴隶,居然对你以后最应该亲爱的肉棒动手动脚,需要严厉惩罚一下啊,嘿嘿~」「不要……我求求你了……你要什麽我都给你……放了我吧……」泪眼婆娑的伊莎娜哭着求饶,帕特不会给予奴隶一丝慈悲,左手抓着少女的一跳腿,右手放在下身的奴隶纹上,嘴里念着咒语。「……」站在一旁的大柱,和门口望风的大强都不明白帕特在干什麽。「啊啊啊……」伊莎娜抱着头,开始出现激烈的反应,全身开始距离扭动,颤抖。「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帕特双手离开少女,同时,少女开始喊疼,帕特满意的笑了。「老大,这是怎麽回事?」包括大柱和大强也不明白帕特做了什麽。「哼哼,这是我从特殊渠道入手的刺青笔,它附带了一些特殊功能,有了它,调教奴隶就更加方便了。」「啊啊啊……不要……住手啊啊……啊啊啊啊……」不顾一旁抓狂的伊莎娜,帕特得意的说道。「什麽特殊功能啊?」「那就是念出特定咒文,就能给奴隶带来强烈的痛苦感,就像被千百只虫子从头颅内部啃食一样,没人能忍受得了,而且,这种痛苦感是精神上的,不会对肉体上有任何伤害。」「老大,这东西正是神了啊,让她好好体会下我的痛苦。」「那当然。不过,这种精神上的痛感惩罚,因爲过于强烈,不可以持续太久,一旦超过20分锺,任何人都会变成废人。」「啊啊啊……啊啊啊……」伊莎娜再一旁痛苦的抓着头,身体蜷缩,满身大汗淋漓。「如果奴隶不听话,就给她来一次咒语,这样她绝对服服帖帖。时间也差不多一分锺了,第一次就这样饶你了。」帕特打了个响指,伊莎娜头内部的疼痛感顿时烟消云散,好似从来不存在过一样。「哈啊……哈啊……哈……」伊莎娜瘫在床上不停穿着粗气,香汗弄湿了一大片床单。「不,不要……再……」帕特走近,抓着伊莎娜的头发。「以后看你还敢不敢反抗我们,这次只是让你爽一分锺,以后还敢反抗,就再让你爽个五分锺!」「不,我,痛……不会……再……反抗了……不要……那种……感觉……再……」还未缓过神来的伊莎娜连话也说不清,不过她那服从的态度已经完完全全传达给帕特了。「很好。」帕特放开了她,伊莎娜就这麽在床上默默抽泣,才残酷的现实面前,她也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夜晚,重新穿好衣服的伊莎娜和三个男人站在门口。期间,帕特强迫让伊莎娜写了封信,内容是说自己和男人私奔了。刚经历过强烈痛苦的伊莎娜服服帖帖的照做了。这样,等她姐姐回来看到信就不会去报警了,即使她发现不正常报了警,警察看了伊莎娜写的亲笔信,也不会当成案件受理,这也是帕特一伙惯用的手法,谁又能想到私奔的少女其实是被奴隶商人抓去卖掉了呢?还让伊莎娜打包了行礼和随身物品,顺便拿走了一些金币,让「私奔」看上去更真实。「好了,大强先走,去前面探路。」「好的,老大。」一个壮汉离开了小屋。帕特转头看着伊莎娜,哭红的双眼看上去楚楚可怜。帕特满脸肥肉的脸上露出淫笑。「听好了,出去之后不准唿救,也不准逃跑,否则的话……嘿嘿……」帕特伸出手指,下流的摸着伊莎娜的小腹,伊莎娜明白,帕特是在指自己的奴隶纹。伊莎娜打了个冷颤,那种痛苦,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不论要她做什麽。「是,我……我知道了。」「很好,把这个披上。」帕特把一件披风套在伊莎娜头上,这样,就没人能认出伊莎娜了。「老大,是大强的信号,周围没人,可以走了。」「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其实,帕特早就知道。「我……叫伊莎娜。」「忘了那个名字,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奴隶了,伊莎以后就是你的新名字了。」「是……」伊莎娜,不,伊莎低下头,眼角有眼泪划过。然后,三人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