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风姿绝代潜龙大陆,百族林立。这是一块非常玄异的大陆,强者多如繁星。大秦皇朝。这是潜龙大陆上东方最强盛的一个帝国,国强民富,但在百年之前,它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国家罢了。它的崛起,一切都依靠于它背后的神女宫。相传百年之前,曾有一位神女来自于最东方的三大仙山之一,蓬莱,帮助秦国成为皇朝,而那位神女嫁给了秦皇,凤仪天下。关于那件古事所记载的并不多。但唯一让人记忆深刻的便是神女宫。三大仙山,分别是蓬莱,方丈,瀛洲,而神女宫便是坐落在蓬莱山之上。有许多人想去蓬莱山,但传闻蓬莱山是在东海之中,海浪滔天,水怪簇生,要想到达那里,非是常人所能到达,除非是修士能够御剑飞行,或是乘坐飞船飞殿才能到达。关于神女宫的路缐有记载,达官显贵、武林门人,亦或是能人异士,都想寻得神女宫,但终究是无功而返。若是神女宫不想见人,就算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不见得。而在这一日的神女宫,一座峰头之上,云雾飘渺,整座山体之上布满了剑。这些剑有断的,有锈蚀的,亦有锋利的,五花八门,长的,端的,大的,小的,各种剑都有。因此,这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被名为剑峰。剑峰主人是一个女子。一个青年攀附着这些形状不一的剑向山峰上爬去,历经磨难,青年在遍体鳞伤、欲要倒下之际,终于来到了山巅之上。一座宫殿跃入眼帘之中。青年那满是狼狈的脸上没有表情,眼中却有着一抹笑意,咧嘴一笑,道:「终于爬上来了。」说罢,青年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躯来,对着那座宫殿大声叫道:「沈如歌,你不是说我不行吗?我上来了,快快出来迎接我的大驾!」「好你个小娃,竟然敢直唿你二娘的名讳,活得不耐烦了是吧!」宫殿之中,传来一个娇俏之声,轻快明动,犹若雨落珠盘,叮当脆响。青年嘿嘿一笑。宫殿之中,一道红色的霞光冲出,犹如飞虹,转瞬即逝便来到了青年的面前。这道飞虹散发出来凌厉风声,犹如剑刃震荡,吹得青年黑发飞舞,待得光芒散去,便见一个绝美女子出现在青年的面前。这绝美女子芳龄三十有二,身穿一件大红的华丽长裙,低胸襟口,体态妖娆柔美,饱满高耸的两座雪峰似欲从襟口之中跃跃而出,胸膛上一片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肤如凝脂,无暇剔透,腰身一条红色束带,勒紧小腰,盈盈一握,盈圆柔曼,如同河边风儿之中随风摇曳的嫩柔柳条。下面那红裙包裹之中是丰厚浑圆的翘腚,臀肉儿丰硕结实,不怒自挺,腰臀之处有着不成比例的凹凸,翘挺有致。而那裙摆开叉一直到大腿之处,随风飞舞的开叉之处不时的闪出一抹一抹的雪白肉光,娇俏笔直的美腿玉滑柔光,腿肉略有丰腴却不肥满,反而有紧致弹性的肉感,羊脂白玉的小腿端的是秀眉绝伦,一双玉足穿着小红鞋,娇俏可人。绝美女子有着风韵成熟火辣辣的性感,温润嘴角有着一抹笑意,娇艳欲滴似是引人品尝。青年一时之间不由得看呆了。这位二娘,果然是火辣性感,绝世风姿,被称作胭脂虎不是没有缘故。忽的,沈如歌伸出削长葱白的食指一戳青年额头,瞪眼道:「你这小兔崽子,眼睛往哪儿看呢,信不信老娘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二娘息怒!不是我想看,而是您实在美若天仙,风韵动人,我闭上眼睛也是在看呐。」青年笑道。「那就是你道心不纯,还得多加磨练,来来来,老娘再给你磨练磨练。」沈如歌笑道。青年赶紧摆手,忙说:「不用,不用。」看到青年局促害怕的模样,沈如歌心中不免有几分得意。忽的,沈如歌想到一事,道:「对了,小沈秋,听说那『擎天宗』的副掌门又来了,守在你娘的必经之路呢,走,过去看看热闹?」「啥?那老货又来了?不行,我得去好好教训他,敢打我娘的主意,活的不耐烦了他!」沈秋怒道。「好样的,老娘支持你!」说罢,沈如歌纤白玉手微微一挥,光芒一闪,一柄玉秀小剑飞出。随着沈如歌心念一动,这柄玉秀小剑变大,足以容纳两人,沈如歌身姿翩然跳上飞剑,勾了勾手指,露勾人夺魄的妩媚一笑,道:「小兔崽子,还不快上来?」「是,是……」沈秋爬上了这柄飞剑。下一刻,飞剑如离弦之箭,扬长而去,离开了这剑峰。剑峰之主沈如歌,从小伴剑而生,是传说中最有希望成为剑仙的修行者之一。……神女山。这是神女宫最大最高的一座主峰。峰顶终年云雾缭绕,如同仙境,传闻有诸多的飞禽走兽生活在其上,去往山上只有一条小道,险峻无比,与地面仿若成九十度,常人难以上去。就算是驾驭法宝飞剑也难以上去,因为这里设有禁制。在神女山下,有一老一少正守在那里。老人一袭麻布袍子,有些蓬头垢面,由于天热,他脱了一只鞋子,正在那里抠脚丫。而那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则是正襟危坐,对于老人的猥琐行径一概不见。只是少年终究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侧头问道:「师尊,为何你每个月都要来这里?那位传说中的宫主真的如你说的那样么?美如天仙,真是是这东域最美的仙子?」老人嘿嘿一笑,道:「天仙有多美?」「不知。」少年摇头。「天有多高?」「也……不知。」老人一拍少年后脑勺:「那就对咯。」少年更加一脸茫然。看到少年满脸懵懂茫然的样子,老人轻轻一叹,然后指了指天,道:「天不知多高,她知;天下有多美,我不知,但我只知她比天仙还要美。你师尊我年轻之时见她一面,便从此一误终身,心中为她茶饭不思,时时刻刻都想着她,修炼之时也是想着她的模样,她是你师尊我这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女人啊。」少年眨了眨眼,道:「难怪师尊你终身不娶,莫不是在等她?」老人嘴角露出一丝苦涩,道:「若是有希望,等一辈子也行,可惜,我却看不到希望啊。」「不是说宫主她的丈夫三年前已经死去了么?」「那个向天举刀的家伙么,嘿嘿,他可是我同辈之中,最惊才绝艳之人,惊天动地,在这龙腾大陆赫赫有名,也是这东域最负盛名之人,只可惜啊只可惜……」「师尊,可惜什么?」啪!老人给了少年一巴掌,骂道:「你懂个屁!」少年无奈。忽然,少年的神情一动,双眼瞪大,惊唿道:「师尊,那儿有一个比仙女还要仙女的仙女!」老人立即激动的望了过去,接着就再也移不开眼了。雄山小路,一道曼妙的身影袅袅而来,她黑发如墨,发丝如瀑,那张脸儿眉如远山,双眸如星辰,吹弹可破的脸颊桃腮白瓷,盈润娇艳的唇瓣鲜艳欲滴,美艳不可方物。这是一张绝世无双的绝美脸庞,清丽如雪,却有着无法言说的动人风韵。她身穿一件纯白如雪的修身宫装,如天鹅般优雅的脖颈处锁骨精美,骨瘦性感,那脖颈下胸膛处微微敞露出来的肌肤如同胭脂般的雪儿光滑,晶莹剔透,肤如凝脂。而她的胸前,一对双峰最是饱满高耸,将薄薄的纱衣撑起,怒挺而出,虽不见一丝风采,却喷薄出令人遐想的光彩,那两座如同雪山的胸乳在纱衣笼罩之中,若隐若现,世间少有。她缓步向着山下走来,腰肢细细,丰盈圆硕,柔动的如水蛇一般娇弱无力,最是让人想要一握。在那之下,便是那臀儿了,被纱裙轻轻地覆盖住,翘挺隆圆,隐隐宽过她的双肩,走动之时,摇曳出一波一波的诱人臀浪。她的一双美腿修长,碧玉无瑕,高挑而又丰腴磙圆,莲步款款,每一步走动之间除了那摇曳的臀浪之外,还有那两条美腿在纱裙之中不断的晃荡,比那纯白纱裙还要白。少年郎这时候惊住了,魂魄也给丢了,老人更是激动地嘴角哆嗦,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见着了,可算让我见着了……」一老一少,在这时候同时失态。尤其是那少年,按捺不住,一个箭步向着绝色冰美人冲了过去。「徒儿不要!」未等老人的话音落下,那绝色冰美人稍一挥动玉手,一道无形的力量牵制住了少年,将他打飞出去。老人并没露出怒色,反而愈发的沈迷于其中,喃喃念道:「果然是我张长松看上的女人,哈哈,就是厉害!」少年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心有余悸,自己竟然没死,这可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但又像是死而复生那种感觉。「比仙女还仙女的仙女,对我手下留情了呢。」少年自语,满脸享受。绝色冰美人并未看那少年一眼,目光落在了张长松的身上,道:「张长松,你怎的又来了,真当我沈融月不会杀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