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八点了,我的咖啡屋里没什么客人, 在咖啡吧台旁的小桌坐了三名妙龄女郎年纪大约是在二十三﹑四岁之间, 打扮都极为入时。 看着年轻貌美的女郎,耳听她们的莺声燕语, 也不失人间极乐。 此时,开门声『叮叮』的响起,走进了一位艳丽的美女, 一直走到那三名妙龄女郎的桌位旁﹐拉了一拉椅子坐了下来。 只见她一脸忧郁,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 「美华﹐你怎么了﹖看你好像受了委屈, 跟我们这群姊妹讲让姊妹们帮你出出气。 」其中一名女郎年龄较大的女郎开口询问。 「姚姊,我实在待不下了﹗你知道吗,今天我的店长好过份, 竟然对我性骚扰。 」美华话未讲完即泣不成声。 「你先别哭了,把事情原委告诉我们,好让我们替你出个主意。 我姚姊的姊妹怎能那么轻易的被欺负呢?别哭了, 快告诉你那淫猪店长又对你做了什么﹖」「姚姊 今天快要交班的时候因客人的人潮已差不多走了大半, 小妹一时尿急便央求店长代为看管收银台, 就急忙上厕所。 没想到﹐在下班结帐时,却发现我的收银柜内的现金少了五万多元, 我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忙求助于店长。 店长一来到收银台前,只转头对与我交班的人交待几句后, 即要我跟他到仓库后的办公室去。 我无作他想,就呆呆的跟着他身后…」美华讲到此际﹐神情显得更加激动, 声音也哽咽不出可想而知,接下来的剧情应该会更精彩才对。 正当我放下工作全神贯注的窥听时,姚姊叫我弄杯柳橙汁给美华。 我连忙两三下就把柳橙汁端到美华前。 美华喝了两口后,又开始屈诉。 「到了办公室,店长转头面对我, 右手搭在我的左肩对着我说: 美华今天你是怎么了, 让公司损失了五万多元?这件事如果让总公司的老板知道了 你知道会受什么处置吗?会报警捉你啊﹗不过呢…我可以私底下帮你摆平 可是就得看你怎么样报答我啦?当时的我已吓得乱了主意 脱口说: 店长你要什么样的报答我都会答应你。 就是这句无心之语,害我不得不屈服于他﹐被他戏弄﹗而等一下九点钟﹐他还要我跟他一起出去, 否则就以窃盗罪报警抓我。 」「他怎戏弄你啦﹖快告诉我那淫猪做了什么啊﹖」姚姊追问着美华。 「他…他要我在办公室里为他做口交。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无理要求吓得哭了出来, 强硬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他却严厉的威胁我,说如果不帮他口交的话, 就立刻报警抓我去坐牢。 我当时吓得掉了魂。 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他。 他立刻脱下了裤子,露出那丑陋的下体,并用双手压下我的身体, 右手捏住我的下巴撑开我的嘴将他那又腥又臭的小老二﹐强行插入我的口中﹗」「那狗养的臭烂扒﹗后来呢﹖」另一位女郎不平的秽骂?。 「他将臭老二放入我的口内,左手紧抓着我的头, 臀部疯狂的摆动他的睾丸直撞我的下巴, 而且他还以右手紧抓我的奶子挤得我奶奶又肿又痛的﹗然后没多久他就射精了, 还强迫我把精子吞进肚里。 到现在我还觉得很恶心﹐一直想呕吐呢﹗怎么办﹖姚姊﹐他还要我九点到店的后门等他, 我该怎么办呢?姚姊…」美华一边说着﹐一边以双手轻揉着被他店长抓得红肿的乳房。 (她的胸部挺大的,有36寸吧﹖难怪店长会勐抓勐搓, 换成是我﹐也忍受不了这样的诱惑啦。 )听了美华的屈述后,姚姊略一沉思后, 对美华说:「有办法了﹗快要九点了咱们就边走边说出我的计划。 姚姊绝对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四位女郎立即结了帐,开门而出。 看着她们逐渐消失的身影,不知那大姊头有何办法替美华出头, 不禁的沉思了起来…第二话隔天夜晚 咖啡屋内的客人都走完了正打算关门休息了。 以姚姊为首的四个女郎又出现了。 四女一脸喜悦又兴奋的走入店内,叽叽喳喳的又到了吧台旁的小桌坐下。 「小哥,这里卖酒吗﹖我们四姊妹要好好的庆祝一下﹗」姚姊问道。 「酒﹖当然有,不过没有买啤酒,只有白兰地和威士忌两种醇酒﹐不知否合你们的意吗﹖」「好啊﹗就来瓶白兰地吧﹗不过小哥﹐如果我们四人醉了, 在你的店里胡来﹐可别把我们一脚踢出啊﹗」姚姊嘻嘻笑道。 「……」我摇头不语的回笑?。 「老板,事情做好了﹐我先回啦﹖」店里唯一的助手小梅走了过来。 「好﹐没你的事了﹐早点回家休息吧﹐这里由我来。 」我送小梅到门口﹐把铁门拉上﹐放?打烊的牌子﹐顺便把门锁好﹐以免又有一些客人走进来。 「啊哟小哥,不好意思啊﹐原来你们要休息啦﹖」姚姊说道。 「没关系﹐反正我就住在店的楼上﹐今晚也没什么特别节目。 你们就放心慢慢的喝﹐慢慢的谈吧﹗今晚这间店就让你们包下啦。 」我一边笑着回应﹐一边把白兰地酒端了过去。 「来﹗小哥﹐居然你也没事了就坐下来倍我们一起喝吧﹗」姚姊拉?我的手臂﹐硬要我坐下来。 「好﹐好﹐让我先去多拿多一个杯子﹐一些冰块和准备几盘我私人请你们的下酒小点﹗」有免费洋酒喝, 又有美女聊天﹐我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啦。 我们五人就这样尽兴的喝着,胡说八道笑谈?﹐差不多喝掉了近半瓶的白兰地酒, 一脸红的像初熟苹果般红的姚姊今天看我的神情有点暧昧, 我感受到她看我的眼神中﹐彷佛有一种怪怪的慾望 看得我有点心神不定手忙脚乱的差一点几次打破杯子。 我强打起精神为她们调酒﹐以避开姚姊淫慾的眼神。 而美华和另两个美妹也旁细细微语唆使姚姊﹐好像在挑动她什么似的﹗「咦﹖冰块没了﹐我去拿…」我站起身走向吧台后去。 回来时﹐话匣子已打开了。 她们已在谈为美华出头报复的事。 我也聚精会神的靠在椅背﹐静听她们谈述那天离去后所发生的事。 (姚姊还时不时地对我抛媚眼咧)原来那天她们四人离开后, 姚姊要美华照着约定的时间前往赴约并指定一家汽车旅馆, 要美华带店长前往。 姚姊与雅萍及彩凤就先在那汽车旅馆外等待, 然后由姚姊假装被店长的车擦伤并由美华提议先把她扶到旅馆内的房间。 美华再藉题开门离去,由姚姊在房间内色诱店长。 雅萍及彩凤其后带?摄影机闯进来拍摄以留下证据, 再跟那个色鬼要遮羞费让他哑吧吃黄莲, 有苦难言。 美华这时再突然出现﹐好让店长有把柄在她手中﹐要这淫猪以后不敢再对美华乱来﹗听到这里﹐我有点惊愕且带点激动「简直乱七八糟, 太胡闹了﹗如果你们时间上没有配合好那…那…姚姊的清白不就毁在那色鬼的手上了吗﹖那我…不…那你…你不就会遗憾终身吗﹖实在是太胡闹了﹗」不知我是因为太过于激动或醉了, 讲得有点结结巴巴﹑胡言乱语。 姚姊一听到我为她的事那么激动,她那双火热热的眼眸深情的望着我并柔情的对我说「小哥, 别那么激动嘛﹖小妹我除了你之外﹐别的臭男人想碰我一根汗毛﹐门都没有﹗我当然更不会让那色鬼得逞。 所有的事情我都是算得准确无暇,绝不会吃亏的。 」哗﹗姚姊如此露骨的表白,我略带腼腆的闭上了嘴﹐说不出话来。 「那色鬼在美华离开后,还不到三分钟, 就坐立难安走到床边,假装要把我叫醒, 拉扯着我的上衣试图扯开我的衣襟,为了达到仙人跳的效果, 我只好忍住羞耻让他把我的上衣脱开露出我那胸罩只能套住三分之一的巨型木瓜乳房。 老实说﹐这个时候我也有点的冷汗直流, 怕这三个傻瓜来不及赶来那我可会被侵害了。 幸好在那色鬼准备解开我胸罩的前扣时, 雅萍及彩凤即时赶了进来镁光灯卡擦、卡擦的闪烁不停地照着。 我亦立刻爬起身来,向那色鬼勒索一大笔的遮羞费。 哈…哈…你没看到他当时的脸孔,就好似死了爹娘一样, 现在想起来更觉得很好笑。 」姚姊详细的讲完内情后还哈哈大笑。 看着四女笑成一团,不知该笑该哭﹖她们简直是拿自己的贞操和性命来赌嘛﹗真的太苯﹑太危险了﹗但我也不好说些什么﹐以免扫她们的兴。 就这样﹐我们五个人继续尽兴的喝着﹑谈?﹑笑?。 我也趁机说了我阿庆哥的一些引以为傲的艳史﹐听得她们口呆目瞪﹐面红耳赤。 她们一直闹到凌晨三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第三话又过了两天。 姚姊她们四人至今没到过咖啡屋来。 也不知为什么,心里总觉得空空的,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总觉得她们出了事似的。 这天,下?一埸大雷雨﹐一直到了晚上也不见雨停。 店内的客人不到五人,一大半的老客人, 今天都没有出现反而大多是我未见过的客人。 也许这些人只是进来店内躲雨﹑等雨停的客人吧﹖过了不久﹐我正为最后一位客人结完帐时, 那装有风铃的门突然「叮当、叮当」的响起, 我回头正准备告知来人店已要打烊时看到的竟然是姚姊﹗她被雨淋的混身打颤, 脸色发白的样子令人看的心疼,我立即拿了一条干毛巾及一条毛毯, 用毛毯紧紧的包住她那冷的打颤的身体用干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她那被雨淋的头发, 并为她倒了一杯热茶。 「姚姊,你怎么会在这时候到这里来﹖是否又约了美华她们在此会面啊﹖」等到她不再发抖的时候, 我才开口问她。 这时﹐姚姊已泪流满面,忍不住悲伤的抱着我痛哭。 「庆哥,我们出事了,我…我们失散了, 美华﹑雅萍与彩凤也不知跑到那儿去了﹖我只好来庆哥你这里避风头 庆哥你不会赶我走吧﹖我已无他去处了求求你庆哥让我留一个晚上吧﹖明天…明天我就离开了, 好不好﹖」「你们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姚姊什么也不说﹐只不停的流泪﹑颤抖?﹗「来 看你全身湿搭搭怪难受的我先带你上楼去洗一个热水澡, 然后弄杯香浓的热黑咖啡让你驱驱寒。 再慢慢的将事情完完全全的说一遍给庆哥听, 好不好﹖」姚姊点了点头随着我﹐到我店楼上那小蜗居内的浴室间洗个澡去。 而我就趁这时间内把店关好﹐再煮了热腾腾的黑浓咖啡, 准备好给姚姊喝﹐给她驱驱寒﹑压压惊。 过了大半个小时,煮好的咖啡也已成一杯冷咖啡, 却不见姚姊从浴室出来﹐浴室内有没水声。 我轻敲着浴室的门,略带慰问的口吻,对着浴室内的姚姊轻声的问「姚姊…姚姊…你怎么啦﹖洗好了就赶紧出来吧, 免得感冒了啊﹗」说了半天姚姊却没反应﹐不是发生了意外吧﹖我赶紧大力敲门﹐但也任何没应。 不好﹗出事了…我强把浴室门撬开﹐立即看到姚姊纤廋的身形出现在我那用雾花玻璃做的防洒门前, 她那窈宨动人的玉体﹐在这块半透明的雾花玻璃上﹐几乎展露无遗﹐令我目不暇思 差点忘了我在做什么。 正当我忘情的望着眼前的俪影时,浴室内的姚姊突然间打开了防洒门。 刹那之间,我感到眼前一遍光亮。 一躯雪白如脂﹐身上还残留着水滴﹐有如维娜斯女神般的玲珑玉体展现在我的眼前。 如此引人遐思,湿滑带卷的黑色长发,丰满挺拔傲人的双峰, 纤柔细致的小蛮腰雪白平滑的小腹下,有着一撮黝黑带卷诱人的倒三角的黑色小丛林, 深深吸引着我目光(真希望时间能永远停止在这一刻)﹗「庆哥…」姚姊整个人向我扑了过来 一双纤廋的玉手围住我的脖子后又哭了起来。 口中不断的重复的说着「庆哥…抱我…抱紧我﹗」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盘旋。 姚姊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的激动?以她那颤抖的身子不停的摩擦我胸口。 一时之间,我彷佛也被感染到这股气息。 情不自禁的﹐紧紧拥住姚姊那蛇似的身驱。 姚姊胸前的那对38寸的豪乳,也因我的拥抱, 紧紧的压挤在我的胸膛上不知不觉间﹐我的下体开始膨胀…膨胀?, 将我的休闲裤撑起﹐颇像一顶札好的小帐篷。 它正顶住了姚姊那诱人的小丛林上,而且不断的成长茁壮中﹗姚姊似乎也感受到了我下体的变化, 不退反进的紧贴住我那将破裤而出的棒型怪物。 刹时之间﹐由我的下体传来一丝丝的快感, 而我的双手也由姚姊的玉背上慢慢的下滑到她那硕大结实的丰满玉臀上﹐双手更不时的在她臀部上轻柔搓挤压, 并将我的下体紧紧的向姚姊黑色丛林下的神秘花蕊上轻轻顶转着…正当我整个人沉浸在这致命的诱惑时 姚姊抬起了头一脸略带忧郁的望着我「庆哥, 抱我…占有我…别问我为什么﹖此刻我的心里好痛苦 好痛…只有你能让我忘记这伤痛只有你能让我有安全感﹗我以后会把事情说给你听, 但此刻…只求你紧紧的抱我…占有我…求求你呀…庆哥…庆哥…」看着姚姊一脸哀求的眼神 让我无法狠心去拒绝她的要求。 更何况﹐我压根儿就己经失去了理智﹐就算她此刻求我放开她﹐我也未必办得到啊﹗我的双手往后面一挺﹐抱起姚姊丰满的玉臀, 怀中的她不时的抬起头来﹐迷?眼睛柔情斜瞄?我 有好几次与我野兽般的眼神相对时总是又害羞的将头钻回我的胸前。 她那娇羞的模样,更令我又爱又怜﹐更加紧搂着她的身子。 我们的身躯此刻已经相连?﹐我继续支撑?她的丰臀﹐把她从浴室抱入我的卧房内。 第四话我轻轻的将姚姊放在床的中间, 跟着静静地躺在她的身旁﹐柔情的望着她那已逐渐遗忘悲伤的俏脸蛋儿。 我心里想﹐只要能让她忘记了伤痛,即时要我摘下天上的星星, 我也再所不惜。 「姚姊…我要做你的守护神﹐在一旁守护着你。 」我的手轻抚着她的发际。 「庆哥﹐轻吻我…抚摸我…」姚姊羞答答﹑轻微的呻吟?。 我靠过头﹐轻轻的吻着姚姊的唇,轻吮着她滑熘的香舌, 本来轻抚发际的手﹐也顺着脸脥﹐轻缓柔顺的滑过她的颈项 来到了那诱人的豪乳上我轻轻的揉﹑轻轻的捏﹑轻轻的抓﹑轻轻的搓。 剧烈的触感传至姚姊的大脑﹐使她的身子轻微不停的颤抖着。 「啊…庆哥﹐好舒服啊…好爽…嗯嗯…」渐渐的, 我俩在情慾的煸动下越来越激情。 姚姊逐渐的忘了羞涩,热情的搂住我的腰, 狂热的回吻着我。 我那只一直在姚姊胸部作怪的手,也慢慢的顺着她平滑的小腹, 来到了腹下神秘的洞口前轻轻揉着她丰盛的黑森林, 然后手指在她外阴唇上划圆打圈圈。 姚姊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奇袭﹐打了一个轻颤, 求饶?「庆哥快干干我啊…好哥哥…快插我…虽然来不及将第一次献给你, 虽然这样做对不起姚姊但只有庆哥你能给我这种异样的刺激感觉…」见姚姊又掉了眼泪, 未待她把话说完我立刻紧紧的吻住了姚姊的唇。 此时的我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来抚慰她的痛楚。 我由上往下的轻吻着姚姊每一寸的肌肤, 延着小腹吻她那最神秘的花蕊并把她双腿张开﹐整个头往那儿钻去。 姚姊害羞的紧闭着那双玉腿,轻扭着身躯…「庆哥哥, 不要嘛…不要这样看我那个地方嘛…怪不好意思的 求求你别逗姚我了我的小妹妹要尿尿了…好像有东西要流出来…又觉得那个地方好空虚﹐痒痒的, 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好奇怪喔﹖庆哥…求求你…庆哥哥, 别再整我了赶快来干我吧…干我…嗯嗯…」我故意不理姚姊的哀求, 硬将她的双腿分了开来。 姚姊也放弃了无谓的挣扎,放任我张开了她的双腿。 她害羞的用双手遮住了自己泛红的脸。 姚姊那神秘的花蕊﹐终于完完全全展现在我的眼前, 厚实胞满的阴阜蓬门微开的阴唇,狭小的细缝中, 爱液缓缓的由洞内一波又一波的向外流出。 「好美的小穴穴啊﹗姚姊妹妹…让我舔舔﹐尝尝它的味道…」我不由自主的赞赏着。 我伸出舌头轻舔着姚姊那微微突起的小阴核, 忘情的舔弄着。 姚姊双手紧抓着我的头,娇啍的叫了起来「好哥哥﹐不要这样挑逗我啦…哎呀…尿尿出来了…啊啊…小穴好…好酥…好…好痒…好痒啊…快点插我啊…啊…嗯嗯…快插吧…快插…嗯嗯…」见姚姊已几近疯狂的哀求着, 我知道她将达到高潮。 我连忙爬起身子,用双手挺抱起姚姊丰满的玉臀, 把她的玉宫推向我龟头。 在我的龟头钻入姚姊的玉宫大道的刹那, 只见她臂儿颤动身摇腰摆,腿儿乱蹬。 姚姊口里嚷着痛「嗳哟…轻点庆哥哥…你的东西太大了…胀得我的小穴好胀…好痛…妹妹的…小穴…快被你的鸡巴给撑裂了﹗好庆哥…你撑得我火辣辣的…慢慢的…不要太大力好不好…啊啊…嗯嗯…」我粗壮的鸡巴﹐在她那迷人的英雄冢内大肆勐攻﹐似乎造成不少的痛楚。 姚姊哀鸣的表情,让我不忍心地放慢了冲击, 轻柔缓缓的滑动?。 在左右扭摆腰部的同时﹐我一边微微的揉搓着姚姊那双豪乳, 一边用嘴含着姚姊豪乳上的小葡萄干;吸、吻、舔、咬着﹐忙的不亦乐乎。 而姚姊也被我这番的挑逗,不知不觉中扭摆着她的下体﹐配合?我鸡巴的抽插﹗她娇喘的叫「啊…对…对…就是这样…噢…庆哥哥…用…用力一点…啊…对…好…好爽呀….啊…喔喔喔…嗯…」姚姊的淫水越流越多﹐卜滋、卜滋的淫水咭咭响弄?。 「啊…快快…喔喔…用力…」此时姚姊一脸极度的充满了媚态感﹐两眼反白, 下体嫩穴内的浪水不停的泌出。 她那阴唇淫淫的夹着我的大鸡巴﹐毫不放松的紧紧夹住的大力扭摆着﹐摇上摇下﹑摆左摆右。 「好哥哥…唔唔…妹妹的…穴…夹…夹得你…爽…爽不爽呀﹖喔…唔唔…」「唔唔…好妹…妹…你的穴…滑嫩死了…夹得哥…哥…好…好痛快…好过瘾啊…喔喔…不行了…我…我要射精了…啊啊…」我刺激极了﹗「哥哥…妹妹也…也快丢了…要…快要泄…泄了﹗好哥哥…快射…射到妹妹的…穴…穴心里去吧﹗啊啊…不行了…哦哦…快射啊…嗯…」姚姊忍不住一阵颤抖, 她的淫水噗噗而泄达到了高潮。 而我在姚姊喷洒淫水的一刹那间,也射出了我所有的精华。 一股浓温的精液,一点也不吝啬的都射进了姚姊的体内深处而去。 姚姊和我竟然同时泄了﹗我俩不禁的互相凝视?﹐呵呵荡笑起来。 我们又轻吻了一会儿﹐由于刚才太过于激情, 不久就累得相拥而眠了…第五话「轰隆﹑轰隆…」一埸激烈性交战后昏睡的我﹐被远处传来的雷霆声给惊醒。 定了一定眼睛﹐向挂在墙上的由橡木制成的猫头鹰时钟望过去, 已经凌晨三点二十五分了。 我转过头﹐凝望着依偎在我身旁春睡中的姚姊, 心头顿时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愧欠感。 我的睡癖一向不好,只要一被吵醒就无法轻易再入眠。 我习惯性的把放在床头矮柜上的香烟,点上一根回魂烟, 让自己脑袋清醒。 也许是移动的身体动作,把依偎在我身旁的姚姊给吵醒了。 姚姊抬起头﹐张开那双朦胧的美目,含情默默的望着我。 「哦﹗对不起﹐把你给弄醒了﹐真不意思。 我因为睡不着所以起来抽根烟…」我带点愧疚。 姚姊爬起身,将她那硕大的乳房偎靠在我的胸怀, 轻摇着玉首笑着微语。 「没有关系的﹐庆哥。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陪着我,我不会介意的。 对了,庆哥也让我抽几口吧…」看着姚姊如此温柔的回应, 让我这个从未有结婚念头的35岁老男人突然有了一股想成家的念头。 我深情的望着姚姊,沉浸在这还搞不懂是怎一回事的幻觉中。 姚姊见我痴痴的望着她,娇羞的把玉首钻进了我的怀里, 撒娇的用她的玉手轻打着我的胸口。 「我不来了,那有这样子看着人家,羞死人了, 看的人家心儿“噗通﹑噗通”的跳着呢﹖不信你就摸摸看嘛…」她从棉被里伸出右手﹐拉起我的左掌﹐往她靠在我胸前的左豪乳贴了上去。 被她这举动一愣,我盖在棉被下的老二,又开始不守安份的蠢蠢慾动起来, 顿时将被子撑起一座小山丘…「什么跟什么嘛﹖嗯﹐你好坏…」姚姊那只跨在我胯下的右腿因感受到我大老二所散发的炙热 娇羞的脸更加的红润动人一双水汪汪的媚眼, 更是扣人心弦让我愈冲动起来。 正当我欲转身要将姚姊压在身下之际,她的右手钻进被里一把抓住我那杀气腾腾的鸡巴, 柔声的笑说?「嘿先别激动,换妹妹我…好好地先来服侍服侍你吧…」姚姊未待我的回答, 就掀起盖在我们身上的白蚕丝被。 她低下头,张开檀口含住我的龟头﹐套弄了起来﹗我尽量放松冲动的情绪, 享受着姚姊为我口交所带来的快乐感。 「唔…唔…啊啊…唔…嗯嗯…嗯…」姚姊不太熟练且生疏地吸吮着我的鸡巴。 她的牙齿时不时碰刮?我的阳茎﹐使我的产生微微的刺痛感。 然而﹐这种异样的刺激触感,更使我的鸡巴越发得涨硬, 龟头更加坚硬如石。 「唔…唔…好大啊﹗庆哥﹐你的鸡鸡变得又粗又硬, 撑得妹妹的嘴都快含不住了耶…」姚姊一边吞吐着鸡巴 一边抚摸着我的睾丸说着。 「啊…唔唔…」我不禁的颤抖了起来。 我最敏感的睾丸,被姚姊这般的轻撩,再也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啊…唔唔…爽爽…爽啊…嗯嗯…」姚姊见我兴奋的叫着, 就更加的卖力。 一会啜吸着阳茎,一会又吞吮着睾丸,还一面用她的媚眼望着我﹐传送淫波。 她将我的鸡巴塞得满嘴鼓鼓的,试图让我得到更大的快感。 「嗯嗯…我的小美人…庆哥的鸡巴…要被你的小嘴儿…吸爆了啊﹗」我越叫越大声, 姚姊愈把握在手上的鸡巴越吸越大。 加速的抽动﹐加速的吸啜﹐几乎把我鸡巴末端的蛋蛋都吞入…「唔唔唔…不行了…挺不住了…来…快…」被姚姊吸了近百来下, 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于是一翻身抱起姚姊,抬起她的臀部,顶着我硬如婴儿手臂般的大鸡巴, 对准姚姊已湿漉漉的屄﹐以观音坐莲的性姿式勐然插入。 「喔…好胀啊﹗庆哥﹐你的鸡巴插得妹…妹妹的浪穴好胀…啊…顶到花心里去了…啊…唔…喂…用力…用力…啊…妹妹…好舒服啊…唔…唔…哎唷…喂…继续…插…插啊…嗯哼…」姚姊狂野的甩着头, 半目惺忪紧闭眉头,张着性感的双唇,意乱情迷, 如痴如狂的浪叫着﹗随着坐在怀里的姚姊狂乱的扭动 伴着淫水卜滋、卜滋的声音更令我兴奋到了极点, 抱着姚姊的丰臀勐抽勐干了起来。 「啊…好爽…继续…继续干妹妹的阴穴…啊啊…用力…用力的干…快…快上天了…哦哦…啊啊…」我又加速的抽动?, 然后抱起姚姊让她趴跪在床上按?她的细腰, 提起她的丰臀对准那水淫淫的肉穴,以隔山打牛之式, 下体一挺咻一声…我的鸡巴又拼进姚姊的小肉穴里去。 「卜滋…卜滋…」淫水在我的鸡巴抽送之下, 绵绵不断流出。 姚姊的呻吟唿声响不止,更加令人消魂。 「爽爽…唔…哎唷…啊啊…嗯…」我的汗水, 像雨般的滴落在姚姊的背嵴上。 我的体温直上昇,一种莫名的快感逐渐袭向我的心头, 令我更加兴奋更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大约又肏了一百多下左右, 又翻转了姚姊的身体让她平躺着,将一双玉腿跨在我的双肩上, 紧接着将我的鸡巴侵入美美的黑洞穴内。 这样的作爱姿势令双方更加兴奋,得更多的高潮。 这样﹐鸡巴就可以棒棒肏入洞,直抵花心, 而且还能看着姚姊那爽得要死掉的淫荡表情。 姚姊的肉穴也夹得我的鸡巴喘不过气来, 紧夹得我几乎快射精了。 我只有更卖力的抽插,而姚姊也被这波强力的抽动, 近乎疯狂的浪叫﹗「噢…要泄了…不行啊…妹妹…上天了…泄…泄…哎唷…泄出了…」随着姚姊体内射出的阴精 烫得我那根被紧夹在姚姊肉穴里的鸡巴一阵酥麻 终于忍不住的也射精了。 我俩又再次同时达到高潮,也再次的因太累了而相拥着进入梦乡…第六话不知过了多久, 我被楼下的铁门声给吵醒了。 看一看时钟,七点半。 一定是助手小梅正在楼下准备?开店。 我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姚姊已不再身旁。 是否在浴室呢﹖我赶忙起身寻找姚姊﹐整间房子找了好几遍, 却没她的踪影。 我失望的回到了卧房,点了根烟。 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我茫望的抽着烟, 陷入的沉思之中…三天后﹐在报纸看到了一个惊讶的头条【四裸女横尸旧沙石场 警方神速破案】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而起﹐敢紧细读下去﹐天啊﹗果然是姚姊﹑美华﹑雅萍及彩凤她们四人﹗我的心似乎熔化﹐头脑一片的空白。 根据警方的调查﹐原来那狗烂的店长发现了美华和姚姊她们的关系﹐不堪被设计仙人跳﹐就开始了他的报复行动。 姚姊﹑美华﹑雅萍及彩凤四女全被店长和他的一班弟兄给强行抓去﹐虽然四人一度偷偷地逃了出来﹐并在逃跑中分散﹐却又被匪徒在两天内﹐一一的发现﹐全部抓了回去。 过后﹐就在旧沙石场内凌辱并加以杀害她们﹗放下了报纸, 我的泪水已缓缓流下。 也许是感叹老天爷对姚姊她们的不公平遭遇﹐又或者﹐是为姚姊她独自而流呢﹖姚姊她们太傻了﹐为何不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呢﹖为何那天一早晨就离开呢﹖为何又不去报警呢﹖这一切的一切已经无法得到答案了。 我把助手小梅喊了过来﹐交代了她几句话﹐就急忙往警局去。 我要把这件事情向警方交代得更为清楚。 我虽然不能使姚姊她们死而复活﹐但至少也得让她们死得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