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玲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一所医科大学, 然而她并没有完全摆脱过去的阴影她把自己完全的封闭起来, 不愿和任何男生来往全心投入在学业上,让众多的追求者望洋兴叹, 称之为『冰山』。 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和积累临床经验,小玲业馀找了一份见习护士的工作, 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屈才但她毫不在意,她认为自己在毕业前一定要把最基本的东西掌握好。 很快,她的职业水准和高度的敬业精神得到了院方和患者的认可, 她的美丽和周到的服务更让许多患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她依然保持『冰山』本色,凡涉及到感情纠缠的, 一律拒之不理。 「刘小姐你好,我是陈家南的母亲。 我非常欣赏你的专业水准和服务态度,我想聘请你到我们家做家南的特别护理。 家南患有自闭症,加上这次的手术,他非常需要帮助, 希望你能接受我们的请求!」小玲记起这个叫陈家南的患者 是个十七八岁的大男生整天忧犹郁郁,不爱讲话, 这次由于车祸受了外伤作了接骨手术。 由于同命相怜,她对家南非常同情,欣然接受请求。 她对家南越来越有兴趣,从专业角度来看, 家南的外伤并不严重只需时间上的调理,严重的是他的自闭症, 已经到了相当程度。 小玲本着对职业的执着,决心一定要治好他的自闭症。 一般情况下,自闭症的病源是心理上受过什么打击或伤害, 小玲本身就是这样她决定先找到病源。 很快小玲发现一个现象,当她为家南擦洗身子时, 只要接近他的下体他就会变得很紧张很害羞。 经过几番斟酌,她决定大胆尝试。 「家南!你的下身很久没有洗了,这样很不卫生, 让姐姐帮你清洗一下好吗?」「不不要……」家南紧张的样子。 「不要怕!姐姐是专业的护理人员,经常帮别人清洗, 这是姐姐的职业 没什么害羞的!」小玲温柔的说: 「来!姐姐帮你……」小玲体贴的褪下家南的裤子和内裤, 用温湿的手巾轻轻擦拭着家南的阳具家南呆呆的看着。 她擦的非常仔细,棒身、阴囊、肛门还有茂盛的耻毛, 温柔细致的清理干净一切完成后再帮家南把裤子提好。 「现在好好休息一下,下午我们到屋外活动活动!」她微笑着说。 小玲已经确定家南患有阳痿,自闭症可能与此有关, 她决定继续探究。 下午,小玲推着家南在院里散步。 「家南!你心里是不是隐藏了什么事情不愿讲, 能说给姐姐听吗?其实姐姐也有不愿讲的心事……」接着 小玲讲述了自己过去的经历。 家南听了非常激动,他终于向小玲倾吐了心中的隐私……原来, 在家南上中学的时候养成了手淫的习惯,一次在学校厕所手淫时被同学发现, 消息传开他成了大家嘲笑的对象,尤其是女生对他更是敬而远之。 久而久之,他和所有的人都疏远了,养成了孤独的习惯, 后来他发现小弟弟再也挺不起来了他的性格变的更加孤僻。 了解病源后,小玲觉得解决阳痿是治疗自闭症的关键, 她制定了从生理、心理同时下手的治疗方案。 她开始有步骤的给家南服用一些壮阳的药物, 时不时的让家南看一些色情杂志然而不见成效, 小玲耐心的坚持着。 家南的身体很快复元了,但他舍不得小玲离开, 小玲为了治疗家南的自闭症所以留了下来。 *** *** *** *** ***「家南!给姐姐拿条浴巾来!」小玲在卫生间里喊着。 「喔!」家南拿着浴巾打开卫生间的门, 不禁呆住了!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唿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缐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般的玉体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婷婷玉立在浴室中 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莹雪白中,一双颤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 一对娇软可爱、含苞欲放般娇羞嫣红的稚嫩乳头 羞赧地向他硬挺。 一具盈盈一握、娇柔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浑圆的玉臀、娇滑平软的洁白小腹, 淡黑柔鬈的绒绒阴毛。 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玉腿再配上她那秀丽绝伦、美若天仙的绝色花靥, 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这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那高挑匀称、纤秀柔美的苗条胴体上, 玲珑浮凸该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 那有如诗韵般清纯、梦幻般神秘的温柔婉约的气质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 「家南!以前见过女人的身体吗?姐姐的身体怎么样?」小玲观察着家南的反应, 这是她治疗计划的一部分。 「太美了!」家南舔着嘴唇说。 「是吗?你认为什么部位最美?」「乳房和屁股」「嗯!眼光不错!可是最美的地方你还没有看到。 好了!把浴巾给我吧!」小玲照着镜子抚摩着自己的乳房和屁股。 小玲对今天的成绩很满意。 晚上,她睡到了家南的床上。 「姐姐!你……」「家南!如果你想了解女人, 姐姐让你了解。 」家南颤抖的手覆在小玲光滑、雪白、娇嫩的肌肤上, 反覆的抚摩着眼中放着奇异的光泽。 小玲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娇嫩而弹力十足的乳房上。 家南握住那娇软盈盈的柔嫩玉乳,抚捏、揉搓, 手指更是轻轻捏住一粒柔嫩无比的娇美乳头搓弄起来……「啊……家南!你弄的姐姐好舒服!」从敏感地带的玉乳尖上 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小玲浑身如被虫噬。 听到小玲迷人的娇语,家南更加使劲的揉搓起来。 她的手伸到家南的裆部,发现阳具硬了少许。 「家南!姐姐最美的地方在这里,来彻底的了解女人吧!」小玲张开了双腿。 家南把头靠近小玲的双腿之间,惊异的看着这神秘未知的世界。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 她的阴毛并不多那丛淡黑柔卷的阴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阴阜微隆而起, 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 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家南抚摩着卷曲的阴毛,在裂缝的边缘滑动, 指尖摸到软绵绵的东西。 双丘之间的溪谷,有无法形容的景色,略带肉色的浅红色。 用手指分开阴唇,露出深红色的内部,已经有露珠从里面流出来。 家南伸出两指探入肉穴搅动起来,小玲摆动头部, 开始喘着粗气。 肉穴异常的湿热,让人流连忘返,家南忍不住轻抠起来, 穴肉紧紧包住他的手指他感觉小玲穴肉的内壁在收缩。 小玲缓缓随着他的抠弄而摇摆屁股,淫水越来越多, 小穴弄出一声声『起凑!起凑!』的浪声。 家南用力抠挖,抖动侵入的中指,没有多久, 她哆嗦起来。 「啊……啊……」她全身紧绷,腰一挺, 泻出一股洪流达到快乐极点。 「怎么啦?姐姐!」家南奇怪的问。 「瞧你干的好事!」小玲用纸巾擦着下身娇羞的说。 「女人高潮时就是这样!你让姐姐高潮了!姐姐也让你享受一下。 」她褪掉家南的内裤,抓住疲软的肉棒,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啊……」家南涨红着脸,舒服的叫了一声。 小玲用力的舔吸着,感觉肉棒半硬起来。 「姐姐!我……我要干……」家南激动起来。 「家南!别着急,现在还不行,等你好了再……」「我要……」家南已经把小玲压在身下。 「……好吧!如果你觉得可以……」小玲犹豫着。 家南急躁的挺动下身,突然,他颓丧地倒在床上, 小弟弟完全疲软了!「别着急!你已经让姐姐好舒服了!慢慢来……」小玲温柔的亲吻着家南 心中暗自责怪自己急于求成。 小玲继续按计划给家南服药,晚上和家南做抚摩练习,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晚上他们依然做着抚爱的性游戏, 家南双手握住乳房爱抚把粉红色的乳头含在嘴里舔, 小玲的身体立刻产生甜美的电流。 家南的舌头从乳房下向腋窝,从侧腹到腰骨滑动时, 她紧咬嘴唇发出甜美的哼声。 家南的舌头舔向下腹部,小玲主动将赤裸的大腿向左右分开到最大限。 家南用舌头舔露出来的花瓣,从舌尖接触到花蕊的刹那, 她赤裸的身体开始颤抖。 「啊……啊……」小玲溢出大量蜜汁。 家南发挥巧妙的舌技,首先用舌头和两片嘴唇夹住花瓣舔, 再用舌尖找到嫩芽摩擦。 那种舔的方式不是用力舔,而是用舌尖轻触, 这样不停的刺激。 然后在肉洞的周边由下向左上,反覆的舔,但并没有进入肉洞里。 小玲渐渐产生迫不及待的急躁感,花蕊也湿润到最大限。 家南将下身移到小玲头部上方,疲软的阴茎触到她的红唇。 小玲伸出舌头把肉棒含入嘴里,一直吞入到喉头深处, 用舌尖围绕龟头舔家南的肉棒在她的嘴里开始勃起。 喉咙感到痛苦,小玲于是吐出肉棒,在勃起的阴茎背面用舌尖摩擦。 家南嘴里露出哼声。 她又把肉袋里的球,一个一个的含在嘴里吸吮, 舌尖甚至触到肛门附近。 阴茎虽然还不到硬邦邦的程度,但对家南而言, 算是惊人的向上耸立。 「姐姐!……」家南渴望地看着小玲。 「好吧!想的话就做吧!慢慢来,姐姐帮你!你可以做到的!」小玲犹豫了一会, 鼓励着家南说。 龟头抵在小玲的肉洞口,她伸手拨开下面那两片阴唇, 尽量张大下面的洞口。 家南顺势将肉棒往肉洞内顶去。 「谢谢!我会带给你一份惊喜的!」他轻轻地在小玲耳旁道了声。 他的阳具已温柔地进去了一半,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 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进去。 「喔……」小玲轻叫一声,感觉到他的阳具把洞穴塞得满满的。 家南一边慢慢地抽插着他的肉棒,一边将他的手在小玲的两个乳房上摸来摸去, 一会儿又把她的乳头捏来捏去。 他的嘴唇在小玲的面部和乳房上来回地亲吻着, 他的手不停地揉捏着那对雪白娇嫩的乳房。 小玲闭拢双腿,用力夹他的肉棒。 他抽插的动作倒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 他轻轻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 舌头在她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 经他这么又吮又舔搞得小玲浑身痒酥酥的。 家南的舌头伸入小玲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一丝丝舒服的感觉便由阴道和洞穴的深处传入她的大脑, 她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 小玲感觉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 他那龟头好像把洞穴最深处的一个甚么东西给碰着 好像触电一样就会抖动一下,感觉舒服极了。 她的唿吸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越来越多,每当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时, 小玲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 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肉棒的抽插溢出来外面。 「啊……啊……」她颤抖着发出浪态的喊叫声小玲松开抓住家南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 情不自禁地抬起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劲地插进去, 她便抬起屁股迎上来。 「永远记住!这根鸡巴曾经操过你!曾经让你欲仙欲死!」家南看到小玲的浪态, 更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地说。 小玲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勐,而她的快感, 也在他那快而勐的挥抽之下再次加剧。 小玲唿吸越来越急促,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 从肉洞内直泻而出流在床单上,她的屁股也湿了。 「啊……啊……」她发出甜美的呜咽声。 小玲主动的扭动浑圆的屁股,同时使劲地夹紧双腿勒紧家南的肉棒。 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她的全身。 俩人都大汗淋漓,家南插得越快,小玲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 他的每一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她的花心她的身体在颤抖, 好像触电一样真恨不得把他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 永远不要拔出来家南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劲越来越大。 小玲感觉象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 模模煳煳的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甚么地方。 家南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样,狂抽勐插,小玲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 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摆动她的人就像飘了起来, 好像突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脑海一片模煳, 又好似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她的洞里, 同时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肉洞的最深处传遍小玲的全身。 「啊……」小玲发出忘情的尖叫,她达到了高潮。 「我可以操女人了!我可以操女人了!……」家南有如一堆烂泥, 压在小玲的身上不能动弹口中不停的念叨。 小玲看着家南痴迷的神态,心中充满了成功的喜悦感, 甚至觉得自己很伟大……小玲治癒了家南的自闭症 决定辞去工作。 她摆脱家南的纠缠,郑重的告诉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治疗他的病, 是工作的需要。 临走家南的母亲给了她一张五万元的支票,她没有推辞。 这是她创业的起始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