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跟同事阿强在下班后,到酒吧喝酒聊天。 正聊得兴起时,阿强忽然收到女友淑仪的电话。 「嗯……好吧,我跟阿明在酒吧喝酒,你也来吧。 」阿强跟我说,淑仪心情不好,想找人聊天。 我跟她也很熟,所以也乐于给她开解一下。 淑仪很快便来到,她坐在阿强旁边。 我们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她的上司一直对她进行性骚扰,在她面前说黄色笑话, 淑仪一直忍受着。 但她上司今天却变本加厉,对她伸出咸猪手。 这也难怪。 淑仪不单是个美女,今天还穿了一套洋装。 粉红色外套下,是一件薄得可以的白衬衣,就算在酒吧的昏暗灯光下, 也隐约可以看到里头的奶罩。 下身的窄身粉红短裙,不单出卖了主人家,把内裤的轮廓完全暴露出来, 而且短得只够掩盖半截大腿也因为坐姿关系, 我可以看到她的裙底春光︰原来她今天穿了吊带丝袜 虽然我看不到内裤但给扯起的短裙,已经让我看到丝袜尽头的蕾丝。 我的下体已经膨胀起来。 如果我是她上司,我何止吃她豆腐,我想我早已把她拉进自己的私人办公室, 把她给上了。 我幻想了好一会,才回到现实,这时淑仪已喝了很多酒, 完全的醉倒了我们只好合力扶她回家。 来到淑仪家门前,因为她是独个儿居住, 所以先由阿强把她扶住然后由我用她的锁匙把门打开。 入屋后,我先把锁匙放在桌面,而阿强则把淑仪扶进睡房。 我却趁这空档,把锁匙悄悄的取回,放进口袋。 阿强在房内安顿淑仪,又给她敷热毛巾……搞了好一会, 才跟我离去。 离开屋子时,我刻意的让阿强看到我把大门和铁闸关上。 在楼下,我们分道扬镖。 看到阿强乘的士后,一个屈尾十,回到淑仪的家门前。 我从口袋拿出锁匙,打开大门和铁闸。 入屋后,来到淑仪的睡房门前。 还好阿强在离开时,没有把睡房门反锁, 使我顺利的进入房内。 淑仪依然迷迷煳煳的睡在床上,从窗口射进来的月光的帮助下, 我看到淑仪的外衣已给脱去身上自剩下奶罩、内裤和丝袜。 原来死鬼阿强刚才已趁机占了自己女朋友便宜, 把她的衣服脱去大概也顺道抽了不少的水。 这也好,省了我不少功夫。 我坐在床边,先解开她奶罩的扣子,把奶罩从淑仪身上拿走, 然后把她的两个奶子尽情地玩弄。 我又摸又搓又捏,很快便撩起了淑仪的慾火, 虽然还没完全恢复知觉但她也呻吟起来,玉体也开始扭动起来。 「……阿强……还未走么……」原来她以为我是她男朋友呢。 那就满足她的欲求吧。 我没有理她,而且更进一步,把手摸到她的下身来。 我把她的内裤脱下来,在脱的时候,淑仪的双腿配合着我的动作, 让我更快地把她脱个清光。 我伸手到淑仪的下体,那儿原来已经出了不少的淫水。 她还把双腿张得开开的,想不到平时端庄贤淑的女子, 在动情的时候竟然可以摆出这样不堪入目的姿势来。 作为她的朋友、和她男友的好朋友,我当然会帮她一把, 好使她的欲求得到满足。 我脱下裤子,进占淑仪两腿间的有利位置,把老二插进她的阴道里。 淑仪的阴道很窄,在进入的一刻,她也好像给刺痛着, 身体勐然地抽搐了一下彷佛未经人事似的。 我没管这些细节,只是自享其乐,不停的抽送, 直至射精为止。 完事后,我用厕纸把淑仪下体的秽液抹去, 不让半点痕迹留下。 我把湿濡濡的厕纸收到口袋里。 回到家里,还是觉得很兴奋,实在很难一下子便睡得着, 于是我把口袋里的胜利纪念品拿出来欣赏。 我把厕纸摊开来,刺鼻气味一涌而出。 厕纸上又浓又黄的精液夹杂着丝丝血迹,这时我才知道淑仪在给我强暴前, 她还是一名处女。 先前看到她那种浪荡的行为时,我还以为她早给阿强上了呢!却原来她一直守身如玉, 可惜遇上我这种人终于不明不白地失去了贞操。 今天早上跟阿强闲聊时,我试探地询问他淑仪的情况, 他笑着说淑仪发了场春梦梦到他跟自己做爱。 我问他︰「淑仪不是喝醉了么?怎么会发春梦?」阿强先是笑而不语, 欲言又止然后终于面有得色地告诉我,他昨天脱光了淑仪的衣服, 在她身上满足了手足之欲而淑仪也享受着……嘿!我嘴角也露出淫邪笑意, 心想︰『昨晚她也享受着给我奸淫呢!』看到我也笑了起来 阿强更加显得得意大概以为我在羡慕他吧,他哪知我其实在嘲笑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