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一个星期了,却一直没找到工作, 好在今天阿龙给我介绍了一处房子 让我避免了露宿街头。 到了房子的所在地才知道原来那里是一个民工的集居地, 但是因为民工的活几乎都完成了 所以房子也空了下来目前除了我就住了一家。 那一家是来这个城市打散工的民工夫妇, 男人憨憨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做事踏实的小伙子 女人呢?红扑扑的脸洋溢着乡土味扎着一个小辫子让人老是以为她才十七八岁, 但是她结实的身段又让你推翻自己对她年纪的看法 说实在的除去身型有点大以外 还是一个美女眼睛,灰熘熘的,鼻子也很是小巧, 尤其是她的嘴巴微微上翘 让人一看就想亲上去。 他们就住在我的隔壁, 由于只是临时给民工们的房子所以门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标示 加之房子里面也不可能有什么摆设所以我错进他们的房子有好几次, 同样他们也错进我房子好几次 就是这样他们也和我没什么来往也许在他们心中我是大学生, 和他们有代沟吧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自嘲,什么大学生不也和民工们住一起。 在我们的房子的尽头有个公用的厕所, 那男人居然把那个厕所隔出了一个洗澡的地方 有好几次我和那个女人都不期而遇看着刚刚洗完澡头上散发着洗发水味道的女人, 我有些心猿意马那女人也是和我微微一笑就过去了。 这样过去了一个星期了, 这个城市的夏天来了而我的工作也基本落实了, 所以我也不用像以前一样深夜才回家了 这天我买了一点卤味大概8点多就回家了。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阵阵床板声, 中间还夹着那女人低低的声音: 「啊……啊 轻点 当心别人听到了……」男人道: 「这里就我们两个, 那有什么别人啊隔壁那大学生这些天我都注意了, 他10点多才回来我们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谁来啊。 」话罢,那女人一声闷哼, 想是男人发起了一次攻击。 听到这里我的脸变的火热, 上次的做爱离我已经有半年了在生活没有着落的日子里, 做爱已经被我忘记了他们俩又唤醒了我对性爱的渴望。 于是我摸摸索索的来到他们的门口, 他们俩居然连门都没关上轻轻一推刚好看到床上风景, 想是俩人嫌热没有关门不想便宜了我。 只见那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上, 用力的向前顶着床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吱吱」的声音, 而女人呢也随他的一进一出发出让人销魂的声音。 大概这样进出百来次, 男人拍了一下女人的屁股那女人坐了起来,把屁股对着了男人, 也对着了门口的我。 微微的灯光照在女人稀稀的毛上, 显得毛有点黄再加上刚才的一番肉搏,点点淫水落在毛上更是蛊惑动人。 那男人用手在女人下身拨了几下, 也把自己的阳具顶着一下插了进去,女人的身体为之一动。 男人便开始在后面动作,这样大概又过了百来个来回, 男人大叫一声: 「梅梅 我射了。 」我知道他们要完工了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 刚才的一幕幕又浮现出来让我为之久久不能平静, 加上天气很有点热我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去,开始想想那女人在我身上动的样子, 自己也开始用手套弄起阳具。 只听这时那女人的声音: 「我去洗个澡, 你先关了灯睡觉吧。 」男人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 就听到女人啪嗒啪嗒的拖鞋声从我门口走过。 我更加受不了,加快了手的动作, 约莫过了5分钟我的门开了,进来的正是那女人!她走错了?一定是走错了, 她一进来说了一句: 「还没睡啊。 」就爬上了我的床头把门一带睡下了。 我有点不相信这个事实, 试着用手去摸了一下她的后背 只听她道: 「别闹了, 刚才不是闹过了吗?」用手把我的手摆开继续去睡觉。 待我明白这个事后, 色心顿起一下从后面把她抱住,果然,她没戴胸罩, 可能是劳动的缘故她的胸很挺也很软, 我的手很快摸上了她的乳头在我的几次摸索下, 乳头很快就立了起来我的另一只手也没停下, 摸过她的裙子果然下面也没有内裤。 「别弄了,明天还要起来……」呵呵, 可能不弄吗?你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想到这里, 我把她的身体摆了过来 双手拔开她的双腿迷人的洞就在我面前,可惜不能开灯让我来看看这个艺术品。 想着想着我把头凑了上去,用舌头试探着在她的洞口动了几下。 果然, 女人年轻的身体有了反映: 「那里……那里脏。 」说着身体也开始扭动, 却没有拒绝我的意思反而双腿把我夹紧了一些。 我当然不会让她失望, 卖力的舔着年轻真是本钱,就这几下,女人下面已经泛漤了, 微咸的淫水刺激着我的性神经。 女人也在我的摆动下开始低声的叫着。 我蹲了起来,把自己的阳具摆正对准她的阴户一插到底。 也许是我的插太用力, 女人为之一叫差点把我吓的阳痿,要知道女人的老公就是我的隔壁, 如果他知道他的女人正被他看不起的大学生骑着 不知道做什么想法。 想着居然让我更有动的慾望, 也顾不上什么九浅一深顾不上自己好久没做可能会一下交货, 开始插送女人的里面还是很紧,每次的抽送都觉得彷佛有小嘴在舔我的阳具。 想是每次他们做爱, 男人都带了避孕套的远远没有我没带套子给她带来的感觉强烈, 只听她在我身下死命的叫着我生怕隔壁的男人听到, 动作微微慢了下来那女人却不依, 自己开始卖力的动作。 可能是刚才的肉搏太累了,就这样大的声音, 男人那边居然一点反映也没。 我开始大胆,抽送开始下力, 女人的双腿也开始上翘口中的叫声也开始从开始的清晰变的模煳, 双手也在我腰间抓着似乎这样可以把我跟她拉的更近。 我俯下身子,她也乖乖的用手勾住我的脖子, 我慢慢的坐正了起来这样她就坐到我的怀里了, 当然阳具还在她的阴道里面。 我开始吻她,她的口中果然很是多汁, 吻起来很是舒服而她也口中含煳的不知道在叫什么, 身体却没有停下来一直在蠕动,我只觉得自己的阳具被一波波的热浪袭过, 忽然背后一凉我知道可能要射,刚忙把她停了下来, 也学着刚才男人拍了拍她的屁股。 她会意的背过身去, 微微蹲着我也蹲了下来,把阳具摆好位置,摸索着一下插了下去。 可能真是很久没做爱了, 抽送了十来下我就射了。 只听她道: 「刚闹完怎么还是这样厉害, 我又要去洗澡 .」然后她就下床了 再然后她就没进我的房子了……一夜过去无事。 第二天没有遇上他们两口子, 后来我的工作落实的不错在别的地方找到一处房子, 准备搬家的时候遇上了她她看到我的时候脸突得一红, 转头就走了。 她的男人还和我打招唿, 似乎有点嫉妒我能搬家却一点不知道他自己的老婆已经被我骑过了, 那女人知道不知道那天的事弄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