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 夫等妻归……铛铛,墙上的时钟响了, 表示着两点的到来。 深夜了,久伟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等待着妻子珊珊归来。 门口响起了开门声,久伟快步走向房门, 扭开了门锁。 疲惫的珊珊回来了。 珊珊你辛苦了。 有什么办法,你没了工作,总要有人出去赚钱。 妻子珊珊坐在沙发上甩去了黑色高跟鞋,慢慢地说着。 是的,是的。 久伟懦懦地回答到,马上拿来了一双拖鞋,半跪地为妻子换上。 拖鞋上面只有两条细丝带,妻子白嫩的脚、染着红色趾甲油的脚趾。 久伟底头亲了一下珊珊的脚趾,对妻子说,珊珊今晚我想要……珊珊说, 不行我累了,刚才黄老板弄得我很累。 久伟低头不说话。 珊珊看了一眼丈夫又说: 有什么办法,要靠他投资赚钱的。 久伟也只好点点头。 不过我还可以帮你泄泄欲火。 珊珊脱去了外套,她染黄波浪披肩发,鹅蛋的白脸, 杏眼很妩媚的样子。 鼻子细细高高的,小嘴巴。 1 米63的个头,穿着粉红色的胸罩,白皙而硕大的乳房, 深深的乳沟下面是一条T 字型的粉红内裤,细细的带子陷入了屁股沟中了。 把饱满的大屁股暴露在外,很是勾人。 修长而丰满的大腿,和丰腴的臀部搭配的恰到好处。 珊珊向丈夫招招手: 爬过来,软饭老公。 久伟已经好几星期没了碰妻子了,珊珊总是应酬外面的人。 久伟也没办法,自己失业了,妻子为了赚钱养家也没有办法的, 久伟默默地安慰自己。 此时听到招唤,立即脱了衣服光着身子爬向妻子, 珊珊拉住丈夫的头发 把他的脸拉到自己的阴部: 好好的闻闻吧。 久伟听话的闻着妻子的阴部,有一股精液的浓郁气息。 珊珊转过身去,把白臀掬出,闻闻妻子的大白屁股吧, 它很受老板和导演的喜欢今天黄老板还抚摸了它, 舔了它还不断地称赞它是极品。 久伟跪着舔闻着妻子的屁股,手还不断地抚摸着自己的阳物。 珊珊突然转身,扬起手给了久伟一个耳光。 你什么时候才能成个真正的男子汉,久伟知道珊珊心里也苦, 就向她笑了笑。 珊珊又一个耳光打在久伟的脸上: 没出息还笑地出来。 珊珊从手包里拿出一根皮鞭和一根蜡烛。 对久伟说: 你给我趴着,让你也吃吃苦。 久伟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珊珊扬起鞭子,打在了久伟背上。 啊……,珊珊。 一条条红印留在了久伟了背上,久伟惨叫着。 珊珊点燃了蜡烛,把蜡油滴在了久伟的红印上, 久伟这次发出了低闷的叫声。 珊珊把脚伸到了丈夫面前。 舔我的脚。 久伟一边舔着珊珊的脚趾,一边忍受着背上不断产生的痛苦。 珊珊不断地狂笑着,可笑声中好像带着一丝悲愤。 我累了。 珊珊躺在了沙发上。 久伟爬了过来。 珊珊,我拿你的脚,帮我泄一下火好吗? 嗯。 珊望了一眼懦懦哀求的丈夫,点了一头。 久伟小心地抱起了妻子的脚,掏出了肿涨的龟头, 轻轻地按抚着。 珊珊,你今天辛苦了,我明天去买只乌骨鸡给你补补。 珊珊伸出手,轻轻抚弄着丈夫的头发,深深地觉得对不起丈夫, 其实丈夫除了没用对自己还是很好的。 黄老板上次对我说,不让你碰我,不然就取消对我的投资, 我现在不能没有他帮助他会把我从广告明星开始捧红, 然后我就不用靠他了。 珊,你才25岁,一定会红的,我没有关系, 坚持一下就行了。 久伟说完话,下身就泄出了。 珊珊把自己的T 字内裤,脱给了丈夫。 久伟,你以后就拿它解决一下吧。 久伟拿住内裤,心爱地闻了闻。 第二场 出门坐客今天天气风和日照, 珊珊起得很早她推了推还未醒的丈夫。 久伟,今天我不上班。 老画家请我们去他家做客,快起来。 久伟说,我就不去了吧。 不行,山本老师特意要你也去。 久伟看了一看妻子,今天妻子穿着一套藏青色的套装, 透出成熟的妩媚。 珊珊为山本画家作人体模特,赚一些外快。 一小时后,两人来到一座别墅门口,这是一座带花园和游泳池的别墅, 久伟想人比人真是比死人呀。 山本和一位大约有三十七八岁的成熟少妇走了出来。 欢迎欢迎,欢迎两位的大驾光照。 老画家满脸春光说,这位是我的情人雅美小姐。 久伟想,他倒不忌讳在生人面前介绍“情人”。 珊珊别介绍说,这位是我丈夫归久伟。 山本伸出的手和久伟握了一下。 就不住地看着珊珊。 珊珊今天穿着套装有一番别样的美丽,不过等会儿就用不着了。 久伟打量着山本,大约六十多岁的山本, 瘦瘦小小的皮肤有点黑。 带着金丝眼镜。 久伟很讨厌他这样看着自己的妻子。 其实有什么,妻子给他做模特,什么没看过。 再看雅子,高高的个头,头发挽起,身体丰润适宜。 乳房和臀部都很大。 眼神比较傲慢。 久伟其实有些喜欢雅子的眼神。 走进大厅,久伟和雅子坐在一张沙发上。 山本拉住珊珊,亲了一下脸, 说: 珊珊走我们去准备一下。 珊珊看了一眼丈夫。 山本说: 没关系的,雅子会照顾他的。 于是两人走进了房间里。 雅子对久伟说: 山本又有新的创意了, 你和妻子性生活合谐吗?归先生。 久伟惊了一下, 说: 还, 还可以吧!雅子笑笑说: 归先生好像很紧张呀。 没,没有。 归先生喜欢我的这双丝袜吗。 雅子把穿肉色丝袜的脚从高跟鞋中脱出来,问久伟说。 久伟看了看说,雅子小姐的脚和丝袜都很美。 雅子好像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好像看透了久伟的心理。 这时山本拉着珊珊出来了。 久伟不感相信,珊珊竟然赤身裸体的,胸口还画了一朵牡丹, 牡丹半遮着一只乳房。 白白的大屁股上还有一朵火红的玫瑰花。 珊珊低着头,不好意思看自己的丈夫, 对山本说: 先生, 这样太难为情了。 山本没有听她的,拉着她的手,让她半躺在雅子和久伟坐的沙发前面的一张茶几上。 雅子的手抚摸着珊珊的身体, 山本一把抓住珊珊的乳房把玩着对久伟说: 归先生, 你妻子的乳房真完美碗形的乳房,还有那大大的乳晕粉红色的, 乳头小小的。 久伟忍不住了, 红着脸说: 山本先生, 你太过份了。 山本笑了笑对珊珊说: 珊珊,我可是花了大价钱雇你的。 久伟你怎么这样对山本老师说话,快向山本老师道歉。 珊珊向丈夫瞪了一眼说。 久伟呐呐说了声对不起。 雅子马上插话: 归先生,你这句对不起太不诚恳了, 你应该像我们日本一样跪着道歉。 对吗?珊珊。 久伟为难得看了一眼珊珊, 珊珊说: 久伟你还不快跪下, 给山本先生道歉。 妻子的指令不可违,久伟只好在山本面前跪了下来, 向山本说了声对不起。 雅子把脚伸向了久伟。 给我舔舔。 久伟只好伸出舌头舔着雅子的脚。 雅子的脚还是恋白嫩的。 脚背还有一个纹身,是一只嘴唇印,脚趾甲较长, 染着鲜红的油。 中趾还戴着一个小戒指,脚踝上有一条钻石的金脚链。 其实久伟还是挺喜欢舔雅子脚的。 这比向山本下跪要好的多。 雅子对珊珊说,珊珊,你也下来舔。 珊珊爬下了茶几,跪在雅子脚下。 久伟看到珊珊比他还要熟练和卖力,从脚背舔到脚底心。 雅子一脸的满足相。 雅子对久伟说: 珊珊以前也常为我和山本先生舔身体, 所以珊珊是最好的模特了所以租金高点也无所谓。 久伟看着妻子已无地自容了,都怪自己没用, 连老婆都养不活。 山本对珊珊说: 好了,我要把你,带到室外去, 让大家看看我的人体作品好吗?不不不, 山本先生今天就不要了。 珊珊看了一眼丈夫。 什么,过去不是经常带着我画的玫瑰花去大街上展示吗?给你戴个眼罩就不会有人认出来了, 今天怎么了。 山本顾作惊讶,呀,我明白了,你丈夫在,是不是不好意思?那就算了。 谢谢,谢谢你山本老师。 这样谢可不行,过来给我舔舔我的吊。 珊珊听话地爬过去给山本舔下体。 雅子拿着点燃蜡烛,一滴一滴地滴在珊珊的掬起的屁股上, 珊珊的嘴吸着山本的吊发出沈闷的叫声,屁股因为痛不停地扭动着, 雅子狂笑着很兴奋地样子, 对久伟说: 你给我舔肛门。 久伟听话的将舌头伸到雅子的菊花状的肛门上, 快速地舔着。 雅子把蜡油滴到了珊珊的肛门口上,珊珊惨叫着, 雅子更加狂笑起来。 雅子不断地移动着蜡烛,滴在珊珊的大腿,和脚底心上。 珊珊洗了个澡,走了出来。 山本和雅子送久伟和珊珊出了门,珊珊好像没事一样和山本、雅子握手道别。 久伟带头也没回地走出了别墅。 第三场 贵客临门下午,久伟正在准备晚饭, 久伟今天买了不少好菜准备晚上做给珊珊吃。 桌上的电话响起。 喂,你好。 久伟呀,我的珊珊,今天晚上黄老板和导演要到我家来吃饭, 你多买些好菜。 喔,喔。 两个小时后,珊珊领着黄老板和一个中年导演走进了久伟的家里。 珊珊介绍道,这是黄老板,这是曹导。 黄老板半秃着头,矮胖的身体,挺了个大肚子, 还没珊珊高黄老板态度傲慢,珊珊介绍后没和久伟握手, 只是略微点了点头。 那位曹导正好相反,瘦瘦高高的。 曹导也向久伟笑了笑。 珊珊倒是很阴勤的样子。 忙招于黄老板和曹导坐。 自己走进房间换了件半透明的黑纱睡衣,久伟看到, 珊珊没有戴胸罩睡衣在胸口处有朵绣花,半遮着乳房。 下身穿了条小三角裤。 整个屁股都可以看到。 久伟,你不快去烧菜,让老板们等急了。 是,是是,我就去。 久伟快步走进厨房。 久伟在做菜间隙,躺在厨房里看了看客厅里。 珊珊坐在黄、曹中间,和他们聊了起来。 黄老板伸手摸着珊珊的大腿,珊珊讨好地亲了亲黄老板的脸。 马导也乘机摸起珊珊的大奶。 珊珊,有没有让你那个吃软饭的碰你。 没有黄老板,我是听你话的。 已经几个星期没有让碰下面了。 黄老板听后兴奋地大笑,将手直接伸到了珊珊的下面, 用力的捏起来。 珊珊忍不住叫了起来。 久伟实在看不下去了,转身回厨房烧菜。 久伟将菜端上了饭桌, 珊珊对黄、马两人说: 黄老板、马导吃饭了。 黄老板仍当着久伟的面,仍搂着珊珊走向饭桌, 好像他们是一对恩爱夫妻。 饭桌上珊珊不时地将菜夹到黄老板的嘴里,黄老板基本没有动手, 都是珊珊在喂他。 酒足饭饱后,黄老板对珊珊说,听说你对待老公很粗暴, 我们想看一看你给我们表演一下好吗?老板, 这太难为他了。 久伟在一旁不敢说话,只是朝珊看看。 珊珊,你不是很听话的吗?快点。 珊珊对久伟说: 久伟你给我跪下。 久伟这时真是羞辱死了,当着其它男人的面, 让自己妻子羞辱。 可是没有办法,黄老板是衣食父母呀!久伟只好跪了下来。 爬过来,给黄老板和曹导磕个头,感谢他们给你的妻子提供的关照。 久伟被妻子牵着爬到黄老板和曹导面前,磕了几个头。 黄老板很满意。 珊珊,你调教得不错。 黄老板转而对久伟说: 吃软饭的,你想不想看看我们是怎么调教珊珊的。 不等久伟回答。 黄老板对珊珊说: 珊珊把衣服脱光了。 黄老板,不要呀!怎么啦,你这个骚货也会不好意思吗, 快点。 珊珊只好将睡衣脱下,来到黄、曹面前。 黄老板向曹导点了点头,曹导拿了个盆子,放在茶几上, 把珊珊拉上了茶几。 蹲下,这在里面为黄老板表演如厕。 珊珊光裸着身体,蹲在茶几上,用力的排泄着。 久伟跪在地上已经看傻了,自己的妻子在两个男子和自己丈夫面前, 表演大小便。 黄老板盯着珊珊的肛门, 叫道: 用力出来。 这时一个便头已随着珊珊的用力露出了头。 停,黄老板控制着珊珊的排便进程。 珊听到指令立即停止用力。 黄老板哈哈大笑。 再出来。 听到指令,珊珊又用力排起来。 黄老板抚摸着珊珊的白屁股,一会出,一会停地命令着。 终于一条大便排入盆中。 黄老板对曹导说,进行下一个节目。 曹导把珊珊的绑在一起,吊了起来,珊珊的脚殿起, 正好能踩到地上。 黄老板拿了一把戒尺,对着珊珊的屁股打了一下。 啊……,珊珊叫了一声。 珊珊舒服吗?舒……服,谢谢老板。 黄老板又狂笑起来,又是一下。 曹导在前面用力地捏珊珊的奶头,还吻珊的嘴, 珊珊不时地惨叫着。 看到心爱的妻子这样被折磨,久伟心里像滴血一样难受。 久伟为珊珊穿起了衣服,心痛地抱着妻子, 珊珊默默地抚摸着丈夫的头发眼睛湿湿的,没有说话。 ……铛铛,墙上的时钟又敲了起来。 第四场 合作成功这段日子,珊珊特的忙, 也是特别高兴的样子。 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黄老板、曹导决定为我投资一本精品情色电影, 而且由山本老师作我们的艺术策划。 他们说拍得好的话,我可能会出名噢! 珊珊兴奋地说, 到时我们就可以去买别墅和汽车了这是我努力的结果啊。 久伟其实并不高兴,但还是假装的笑笑说, 那太好了。 珊珊接着说,你就会说太好了,太好了, 我告诉你这次你必须全力配合,知道吗。 我什么时候不配合了,上次……。 久伟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珊珊把头伸过去,亲了丈夫一下。 说道,上次真是难为你了。 久伟心中亮了一下,这回有戏了。 马上就抱住了自己的妻子。 老婆,好老婆,今天……我想要。 老公,不行,黄老板和曹导说了,要我养精蓄锐, 过几天开始拍片时要有最佳状态。 你今天就舔舔闻闻,过过瘾吧。 久伟一脸无奈失望看了看妻子,心想,这到底是谁的妻子?珊珊跪在沙发上, 拉起了自己的短裙。 对丈夫说,过过瘾吧。 久伟看着自己的妻子的大白屁股,它是那么的丰满白皙, 黑色薄纱的小短裤只能遮住妻子的阴户。 久伟突然发现,妻子的白屁股上多了两个纹身, 左边是一只蝴蝶右边是一簇玫瑰花。 蝴蝶翩翩起舞像是要去采玫瑰,彩色很鲜艳, 很是诱人。 老婆,你的身上怎么? 噢,是山本老师给纹上去的, 还有背上也纹了一条青龙和一只蝎子。 黄老板和曹导都说是很美,很吸引人。 久伟心想,自己妻子身上起了变化,自己竟是最后知道的。 久伟轻轻抚摸着妻子的臀部,爱不释手的样子, 把自己的鼻子贴上去吸着妻子白臀的芬芳。 他已经很久没接触妻子了,妻子就是很多“应酬”, 很忙很累,很晚回来。 老婆你的屁股真白真美。 珊珊笑笑回答说,是啊,黄老板他们也是那么说的, 他们说不把这样的屁股展示出去太可惜了。 久伟听了这话不是滋味,有什么办法,自己硬不起来。 拍戏的事真的张罗开了,珊珊这几天真是太忙了, 一会儿和黄、曹二人说戏排戏。 一会儿赶片场,一会儿买衣服。 有几个晚上还没有回来。 久伟开始心里不是滋味。 心想,我要是能赚到钱就好了,也不会太低声下气了。 这段时间里,有次雅子打来电话。 归先生,我是雅子,你好啊。 啊,是雅子,你好你好。 久伟不知为什么,对雅子有些敬畏。 听说你的妻子正在拍一部精品的电影。 是呀,是呀,她现在经常不回家,有什么办法呢?我又赚不到钱, 只能在家烧饭了。 哈哈哈,归先生你也真是的,一个七尺高的男人, 雅子笑道我到可以让你赚点钱,不知你愿不愿意干。 久伟听了这话,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只要不是犯法的事,我一定愿意,愿意做的。 雅子觉得时机已到了,对久伟说,是呀, 现在这个社会只要能赚钱,其它东西都可以抛掉的, 你说对吗?久伟像是听了圣经大彻大悟了 回答道是的,是的,钱等于尊严,钱等于一切啊, 其实东西是可以扔的。 雅子接着说,你妻子原先是我们的模特加助手, 现在她去拍电影了我们想让你接替她,你要像她一样听话, 我和山本是你的雇主是你的主人。 久伟忙接话道,可以的可以的,我反正在家无事可干, 你随叫我随到雅子小姐。 久伟为了能赚到钱,可豁出去了。 今天一早,久伟穿戴整齐,向画家的别墅出发了。 雅子的雇金很高,至少对失业已久的久伟是这样看的。 久伟下定决心一定要听话,把钱赚回来,给妻子还有黄曹看看。 进了门,雅子并不客气,只说了声跟我进来。 久伟规规矩矩地跟在雅子后面,雅子身材很好, 成熟性感今天她穿了一套职业装,只不过上衣没穿, 只是一件白衬衫下身的裙子正好在膝盖上,拖着一双布拖鞋。 雅子的额头比较高,眼睛不大不小,很妩媚, 不笑时有些冷峻鼻子长长高高的但很窄了样子。 下巴有点尖。 她保养的好,看不去不过29岁的样子。 久伟想,雅子的样子好像是经理,主管的样子。 正想着,已经来到了客厅,今天老画家山本不在, 雅子说是去片场作艺术指导了。 雅子从在沙发上,跷起了二郎腿,久伟站在那里, 雅子也没让他坐的意思。 雅子对久伟说,你要随叫随到,工作是模特加助手。 一个星期给你结一次账,你在雇佣时间里,要无条件的服从我和山本先生。 雅子的口气好像不容还价的样子。 久伟知道找个人比找条狗还容易,他们要是服从, 听话的人。 久伟马上说,是的,雅子小姐。 现在把你的衣服脱了,我看看体形。 久伟立即脱光了衣服,久伟现在是不敢待慢的。 雅子仍坐在沙发上, 对久伟发号施令: 你跪下, 两手放在脑后作雕塑状。 是,雅子小姐。 久伟马上跪下,手放脑后。 雅子这时站了起来,绕着久伟走了一圈,不时伸出手去东摸一下, 西抓一下像是在检验商品。 雅子接着说: 双手放地上。 久伟就像狗一样四脚撑地。 绕着圈子爬一圈。 雅子小姐,这是为什么?久伟有些不解地问。 雅子一只手托住久伟的下巴,一个耳光打下去。 说道: 谁让你多说话了,这叫行为艺术你懂什么。 久伟吓了跳,脸上火辣辣的,说,对……对不起, 雅子小姐我照做,我照作。 久伟绕着圈爬着,雅子小姐不让停,他就不敢停了。 你再学狗叫几声。 久伟边爬着一边汪汪汪地叫起来。 雅子大笑起来,不错,不错,你的悟性比珊珊好, 哈哈哈。 雅子又坐到沙发上,说,好了好了,你爬过来。 久伟立马爬了过去。 雅子把一条腿搁在久伟的背上,另一脚,放在了他的鼻子上。 雅子对他说,你亲亲它吧,我知道你现在连妻子的脚都舔不到了。 珊珊过去也和我们说过,她不让你操她,她还要侍候其实男人, 对吗?久伟这时无地自容面对这样的问题, 好像比学狗爬还要难为情。 你真是可怜,这次我向山本说了,他才同意雇佣你。 雅子接着说。 谢谢你,谢谢你,雅子小姐。 久伟感动得快流泪了。 那你怎么报答我呢?久伟语塞了。 我……我,我怎么报答呢?雅子把雪白的脚伸到久伟嘴上, 说好好伺侯呀。 久伟伸出舌头卖力地舔着雅子的脚趾,脚趾缝, 还有脚心。 雅子舒服地呻吟着,啊,啊,好痒,好舒服呀, 伟。 雅子把裙子拉到腰上。 久伟心神领会,慢慢地从小腿到大腿一路舔去。 雅子的屁股一点也不比珊珊的差,久伟心想。 舌头粘上唾液把雅子的毛毛舔地湿湿地。 雅子舒服地转了个身,把一只美丽的白屁股跷了起来。 久伟发现雅子的屁股上也有纹身,纹了一朵盛开的牡丹, 牡丹花粉红的下面的叶子绿油油的。 真是美。 这大概也是画家的杰作吧,久伟心想。 久伟舌头并没有停,它狂舔着那朵牡丹, 好像要把它舔掉似的。 伟,不要光舔牡丹花,还有一朵“菊花”呢。 雅子感觉不到刺激了。 久伟的舌头接到命令后立即出发了,在菊花洞口处停住了, 要它周围先迂回着划着圈儿。 雅子显然是舒服极了,说,不要停,不要停呀……雅子又坐在了沙发上, 久伟仍跪在她身边。 雅子抚摸着久伟的头发,把久伟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雅子的脚在不停地拨弄着久伟的下身,久伟膨胀了, 雅子的脚是多么美呀红红的脚趾甲,雪白的脚。 不多时久伟就泄了。 雅子,今后你就是我的主人,我听你的。 久伟有一种士为知已者死的冲动。 第五场 妻子出名正在久伟和雅子关系逐渐密切时, 珊珊的电影——《陷阱》也上映了而且有一定的哄动效应, 票房也很高。 这次珊珊是名利双收,什么电视台,报纸都把她作为嘉宾和头条新闻, 广告商还邀她去拍广告不过这次是高片酬,片酬已达七位数了。 珊珊一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 久伟的家。 不,应该说是珊珊的家也搬进了独立别墅里。 珊珊穿着半透明的晚礼服,半躺在沙发上, 跷着二郎腿手上拿着烟(珊珊自从出了名后, 行为举止成了一个富妇人)对久伟说这是我的成名作“陷阱”, 你也来欣赏欣赏。 珊珊把一盘录像带递给了丈夫久伟。 说实在的,久伟还真没看过妻子的成名作。 这段时间其实久伟也挺忙的,雅子老是找他去当模特。 珊珊说完就上楼了。 久伟把录像带推进了录像机中。 画面出来了。 剧中珊珊扮演一个老师,穿着衬衫西裙,透明丝袜黑色高跟鞋, 很端庄的样子。 但是丈夫是性无能。 无法满足妻子。 看到这里久伟想,这是他妈的谁编的。 (他老是把影片和现实混淆起来。 )剧中的珊珊靠勾引学生来满足自己。 珊珊把学生邀到家中补习功课,自己裸体躺一张茶几上, 摆动各种姿势身上的蛇和蝎子,还有臀部的花、蝶, 随着柔和侧逆的灯光伴随着珊珊细腰肥臀的扭动, 成了一幅扭动的图画真是美仑美奂的。 久伟看了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一边看着,手不由自主的伸进了裤中……当然剧中的那位学生也无法抗拒这种诱惑。 不时地抚摸着珊珊的胴体。 最后还用舌头从背上沿着纹身很仔细舔到臀部, 从臀部舔到妻子的雪白的脚踝上然后吸吮着珊珊的脚趾。 这时剧中的丈夫正在门缝中偷窥着妻子和学生的表演。 丈夫只有在这时才会勃起,而用手发泄。 (久伟忍不住又喃喃地骂了一句)可是,珊珊和学生的表演被这个学生用针孔摄像头拍了下来。 并拿到学校中去给朋友们看,以此炫耀自己。 结果被老校长发现并没收了,还一本正经的批评了这个学生, 让他从此停止散布不然就开除。 这位秃头校长拿着录像带,去要挟珊珊。 珊珊只好将丈夫和自己的事和盘托出。 秃头校长原是个受虐狂。 珊珊老师穿着女王装,露出乳房的皮胸罩,下面是一条T 型三角皮裤, 吊带黑丝裤皮靴。 手拿着皮鞭。 秃头校长跪着舔着珊珊的皮靴,珊珊还不时地用皮鞭抽他几下。 这时珊珊的“丈夫”也在一边跪着观看。 其实老校长也有窥视欲。 老校长还不时地找几个朋友来和玩珊珊。 有次找了二个和校长年龄差不多的来。 老校长拉着珊珊“丈夫”躺在另一房间里一起窥看。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围住珊珊,前面的男人亲吻着她, 还把舌头放入她的口中珊珊吸吮着老男人的舌头, 另一个男人抚摸着珊珊的裸背,有美臀。 不一会儿,两个男人让珊珊穿上类似空姐的制服, 然后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让珊珊表演空姐珊珊端着饮料站在中间。 两个男人将手伸入珊珊的裙子中将裙子拉起, 将珊珊的肥臀露在外面然后两人抚摸着。 另个房间里的校长和丈夫都不住地手淫着。 校长问丈夫: 好看吗?好看,好看。 丈夫咽了一下口水回答。 其实你老婆只有让人玩的时候是最美最好看的, 对吗?对、对我单独和她在一起时就没什么感觉了。 你兴奋吗?兴奋兴奋。 (这时的久伟的脸都红了,好像那两句台词是自己说的一样。 口中骂了一句: 妈的,这个导演。 但自己的手却没有停。 )看完了电影,久伟上了楼。 珊珊躺在床上。 好看吗?妻子没看丈夫就问道,然后自言自语地往下说, 这片子反映了社会的丑恶面解剖了人性和社会, 而且没有太直露的性行为。 久伟小声地说了声: 是的,不错。 你个窝囊废,你就知道不错。 妻子突然调高了声音。 你知道,我在外面拍片多累,还看了不少人脸色, 有时甚至还要陪人……久伟看到妻子发火 连忙讨好地说老婆,好老婆你辛苦了。 (自从和雅子接触后,久伟也会说好话讨女人开心了。 )久伟连忙跪下来,给珊珊揉脚和小腿。 好老婆,我的女王,舒服吗?久伟继续讨好。 妻子好像自言自语,又象是对久伟说,看着吧, 我就是女王我要让他们都成为奴隶。 久伟看着好像变得陌生的妻子,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天下着雨,久伟从雅子那里回来。 现在的雅子好像对自己关照了许多。 雇金不少,还让久伟早点回去,有时画家不在还请久伟到外面吃饭, 说是好好交流交流对工作有帮助。 久伟对雅子也有了好感,如果说是有了爱意也是不过份的。 因为久伟从妻子那里得不到感情,好像还越来越陌生了。 雅子还时时教久伟,你要有侠士一样敢做敢为, 那样勇敢那样有男子汉气,女人才会喜欢你。 久伟觉得很对,久伟踏进家门时,看到门口有许多鞋子。 久伟走进了客厅,看到,黄老板、曹导都在, 而且还跪在妻子面前妻子正拿着皮鞭。 妻子看到久伟,对久伟说,你过来,坐在沙发上, 好好看着。 久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黄老板和曹导过去可是不可一世的, 以前的事久伟还厉厉在目。 不过久伟想,今天可不同了,珊珊是名星了, 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珊珊对着黄、曹两人说: 把衣服脱了,给我磕头。 黄、曹两个像训熟的狗一样听话,光着身子不住的磕头。 珊珊还不时的用鞭子抽打着, 说道: 给老娘爬, 爬一圈看看。 黄曹两人头对尾,尾对头的爬着圈。 珊珊哈哈大笑。 久伟也很高兴,想这回可出气了。 老婆出名后,架子大起来了,不把谁放在眼里。 有次还带了两个小白脸来家中。 在客厅中光着身子搂抱在一起。 久伟不敢说话。 之后,三人进了久伟和珊珊的房间…… 久伟被赶了出来。 夜里还不时听到老婆的呻吟声。 第六场 雅子有约一早,雅子打来电话让久伟去一趟, 还让他在雅子别墅附近的路口处买一条毛巾搁电话前, 还亲了久伟一口。 久伟心里甜甜的。 进了别墅,久伟来到客厅。 今天山本也在,坐在沙发上。 雅子站在山本旁边。 山本发话了。 久伟还愣着干吗?把衣服脱了,我要创作了。 (久伟很不喜欢山本,他侮辱过妻子和自己)久伟脱去衣服, 山本又让他跪着等。 山本并没有创作,而是搂着雅子,亲吻雅子, 一只手还伸入了雅子的裙子里 雅子半推半就地说: 老师, 别这样还有人在呢? 山本大笑起来,什么人, 是条狗而已。 久伟这时已有了怒火。 自从上次看到妻子教训黄曹两后,久伟好像也感染了, 有了一点胆量。 再加上看到老山本在亲吻心爱的雅子,就更气了。 山本放开了雅子。 并对雅子说,开始吧。 雅子让久伟平躺在地上。 久伟不知道要干什么。 山本自言自语地说: 今天表演行为艺术。 只见雅子拉起了裙子,蹲在久伟身上,只见雅子的肛门中拉出了一条条的大便, 大便落在了久伟的胸口上。 雅子拉完后站了起来,用手将大便均匀地涂在久伟身上。 山本坐在沙发上欣赏着。 雅子又继续将大便涂在久伟的脸上,嘴中。 山本好像很认真对久伟说: 怎么样, 雅子的大便好吃吗?久伟没有回答他因为嘴中是雅子的大便, 只能发了几声不知是说什么。 山本继续说,雅子的大便是最美味的,你小子今天有口福啊, 雅子 雅子对吗?雅子不好意思的样子说: 老师, 你真是的。 怎么样,老师的艺术构思新颖吗?不错老师, 你是有天赋的。 雅子附声说。 这时的久伟可不这么认为。 雅子拍了照,说是要以后拿出去展览,山本点头称是。 久伟洗干净身子后来到客厅。 雅子光着身子正靠在山本怀中,亲吻抚摸着山本, 山本闭着眼很受用的样子。 山本对久伟说,你来舔雅子的脚。 久伟爬到雅子的脚下。 山本很兴奋地看着久伟舔脚。 雅子对山本说,老师,兴奋吗?雅子不断地为山本手淫, 山本已兴奋得不行了。 雅子继续说: 老公,久伟正在舔你老婆的脚趾呢, 要是你同意就让他舔你老婆的屁眼好吗?山本已是亢奋地不行了 慢慢地躺在了沙发上了。 雅子坐起来,将自己的大屁股压在了山本的脸上, 这也是山本喜欢的。 山本吸着雅子的美臀的气息。 可是雅子的屁股越压越紧,山本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雅子突然对久伟说: 勇敢骑士,我们出头的日子到了。 快用毛巾压住老东西的脸,快。 久伟愣了一下,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个鲤鱼跳, 用毛巾压住老山本的脸……几天后久伟被抓进了警察局。 而雅子却逃脱了干系。 因为路口的小店指证,毛巾是久伟买的。 而久伟杀山本的动机是山本侮辱久伟。 证据是那张雅子拍的那张行为艺术的照片。 几个月后,法庭判决雅子以山本妻子的身份继承了山本的千万家产。 原来雅子已是山本的妻子了,因为山本的要求, 雅子要不断地变更对他的称唿有时是老师,有时是老爸, 有时是老公。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