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是陈福泰,正值半百之年,二十年前白手创业, 打下今天中新电器集团的江山。 妻子早已过世,所幸身旁有一子一女相伴,生活还算不甚寂寞, 儿子陈书今年26硕士毕业之后便在我的公司工作, 我给了他一个销售部副总的职位希望能培养他接我的班。 女儿陈宇22岁,开学就上大四了,学的是管理。 我这套老思维管理方式常被女儿所诟病,但多年商场搏杀所形成的积淀, 又岂是她所能理解的?罢了罢了,人生活到这个份上也该知足了。 这天,一家三口结伴去郊外旅行。 妻子故去的这些年里,我既要忙于生意,又要教导两个孩子, 教育方式难免粗犷了些体罚训斥常常有之,两个孩子对我是又爱又怕。 只有这每个周末例行的出游,两代人才有机会氛围融洽的交流一番。 孩子大了,看着儿子日渐隆起的肚腩和女儿愈发俏丽的身材, 我这个半大老头子既感欢欣又有写落寞。 未来的日子是属于他们的了。 儿子驾着宝马在公路上驰骋,我和女儿在后排的座椅上闲聊。 自从上了大学,父女的沟通越来越少,这个没办法, 年轻女孩的心思毕竟不是我这个中年人能够理解的。 突然,一辆急速超车的货车前轮崩掉了,倾斜着向我们压了过来。 悲剧就在这一刻发生了,我们的小车被重重的撞了一下。 我和女儿来不及反应,头部双双撞到前排座位之上, 瞬时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里。 勉强睁开被白光刺痛的双眼,儿子出现在我眼前。 他见我醒来,欣喜异常, 连忙道: “爸爸, 你醒了。” 我定了定神,想起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说: “哦, 小书我没事了。” 恩?为什麽我的声音这麽细嫩,像是妙龄少女口中的莺声燕语。 儿子窘迫的张了张口, 想是下了什麽决心之后才对我说: “爸爸, 出了点问题我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怎麽了?”我心里一沈。 活着这麽大年纪,人间的富贵我已经享用得差不多了, 如果就这样死掉我并不会替自己惋惜。 我只怕落下个终身残疾,拖累儿女的前程。 “您……您和我妹妹身体对调了。” 儿子显得十分尴尬。 “什麽?”一阵恐惧袭上的我心头。 怎麽可能?原来,当日儿子因有安全气囊保护, 并无大障碍我和女儿却全都人事不醒。 入院后第二天,“我”先醒了。 儿子惊奇的发现,居住在这个中年男子身体中的, 竟然是妹妹的灵魂!女儿知道自己上错了身之后 顿生死意几次想自杀都被她哥哥拦了下来。 这也难怪,谁愿意突然间从一个妙龄的青春少女变成一个糟老头子呢。 经过儿子的再三劝说,女儿总算是打消了求死的念头, 决心以这副身躯生活下去。 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 又过了一个多月,兄妹俩正不知该如何向我解释, 我醒了。 当我了解了这一切,顿时心如死灰。 就算是让我死一万次也无所谓,可是抢夺了女儿的身体实在让我不能忍受。 不知不觉,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也许是受身体的影响吧,我竟变得像女孩子一样脆弱。 门开了,一身病号服的“我”走了进来。 看着女儿脸上那份本不该属于她的苍老,我的心疼得像在流血。 “爸爸,”浑重的声音从女儿口中发出来,“为了我, 你要坚强起来。” 是啊,为了她,为了我们这个家,我必须要坚强!二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 兄妹二人已经商量过了既然悲剧已经无可挽回, 那就顺其自然吧。 他们决定让我和女儿已经新的身份生活下去。 当他们把这个决定告诉我,我虽满心的不愿, 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或许,世上身体互换的人本来不少,只是大家都以这种方法隐瞒了下来, 才没有被暴光吧。 “爸爸,原谅我对您的不尊重,但我必须要说明一下。 既然您已经认可了我们的决定,那麽我们以后就要以全新的身份来生活, 既包括在外面也包括在家里,这样才能再最短的时间内让您适应新的身份, 心理上不至于发生扭曲。 您说对吧。” 儿子诚恳的说。 “小书,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现在应该怎麽做呢?”我不由得问道。 “请您以后不要再管我叫小书,您得管我叫哥。 还有,”他指了指站在面前的“我”,“这个人, 我希望您能叫他爸爸。” “这……”我知道他们这是为了好,不这样做的话我很可能忍受不了心理和身体的错乱, 但让我管儿子叫哥哥管女儿叫爸爸,我怎麽能叫出口呢。 “我”低下身来轻柔的摸了一下我的头: “我知道这会有些难度, 但我已经熬过来了我现在正在逐渐适应新的身份, 相信你也一定可以。” 我哑然了。 是啊,比起我来,女儿的遭遇更加不幸。 为了她的幸福,做这点改变又能算得了什麽呢?“爸。” 我用几乎无法辨清的声音轻唤了一声,陈福泰”慈祥的对我笑了笑。 我不敢想象在这一个月来女儿经历了多麽大的挣扎, 才能够自然的以陈福泰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 她既然都能做到,我也一定行。 “小宇,你真坚强,我以后一定会把你当作亲妹妹来疼爱的。” 陈书欣慰的说。 被称为小宇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除了顺应天命, 又能如何呢?“爸爸”(以下将占据了我身体的女儿成为爸爸或陈福泰)的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 我们当年便办理了出院手续。 我突然意识到,我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呢,如果要出院, 该穿什麽衣服呢?小宇早有准备他拿出准备好的一身女装要我换上。 我的脸刷的红了。 小宇知趣的躲出单人病房。 算了,迟早有这一天的。 我迅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但看着一大包的女装, 还是不敢轻易穿到身上。 我现在穿的内裤还是一个月前女儿身上的,早已脏了, 我脱了下来扔到垃圾桶里,拿出一条新内裤迅速换上。 女儿一直是我心中纯洁的化身,我不敢看她的私秘部位。 其他的衣服还好说,但胸罩我可不会戴,鼓动了半天, 还是穿不上。 无奈之下,只好放弃。 好在女儿的胸部不大,只有A罩杯,不带胸罩也不怎麽难受。 换好衣服,我出了病房,见“爸爸”已经换好了男式便装, 站在外面和“哥哥”一起等我。 “好了。” 我低着头羞涩的说。 “小宇真漂亮。” “爸爸”乐呵呵的看着我。 “别说了,快走吧。” “哥哥”在一旁催促道。 三到了家,“爸爸”把我叫到他面前。 “小宇,我知道你心里还转不过来这个劲。 但我告诉你,等时间长了,你的心理就会被这个身体所影响, 慢慢的你就变成一个真正的女孩子。” 他说话的神情跟我原来差不多。 “可是,我毕竟是你爸爸呀,要我这麽快就适应女儿的角色, 我一定做不来的。” 我说。 “做不来也得做。 公司已经好久没人执掌了,我必须立刻回去工作。 你呢,也马上就要开学了,到时候我们不在你身边, 如果你还不能适应新的身份马上就会被看出破绽来。” “有陈书帮你打理公司我放心,但是你的学校在外地, 我怕我应付不来。” 我着急的说。 “所以说你必须马上适应,”“陈福泰”突然板起了脸, “今天晚上你就要接受训练。” “什麽训练?”“你现在的问题在于还保留着男人的自尊心, 没有体会到女孩子的脆弱感今天晚上我们就让你体验一下。” 晚上,陈书和“陈福泰”把我带到公司的仓库, 里面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 如果在以前,作为一个男人的我是绝不会惧怕黑暗的, 但是现在或许是受身体影响的缘故,我对里面充满了恐惧。 “今天晚上你要一个人呆在里面,一直到你感受到女孩子的脆弱感为止。” “陈福泰”坚定的说道。 “什麽?”我无法相信这就是他们想出来的办法。 “这是我的主意,这着绝对有效。 如果今晚还不成功,就再加一晚,一直到成功为止。” “陈福泰”说完,便和陈书一起把我锁进了仓库。 仓库里阴森潮湿,仿佛有无数恐怖的景象随时就要出现。 我害怕的蜷起身子,忐忑不安的等待着黎明。 当“陈福泰”和陈书打开仓库大门的时候,我的眼泪已经湿透了前心。 “爸爸,女儿知道了,女儿以后一定好好做个女孩子, 求你不要再把我关到这里了。” 我一下子扑到“爸爸”身上,放声大哭起来。 “小宇乖,这才是爸爸的好女儿。” “爸爸”柔声安慰道。 身边的“哥哥”心满意足的笑了。 四之后的事情顺利成章,我向“爸爸”详细的描述了我在公司的职责, 结合照片介绍了商场上的朋友学管理出身的“他”很快便进入心领神会。 轮到“爸爸”给我讲述她在学校的经历了,这时, 我发现“他”的神色很不自然。 “我……”“爸爸”支吾着说,“我在学校交了男朋友, 还没告诉你们。” “没什麽的,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交男朋友很正常啊。” 我说道。 “我跟他已经……那个过了……”“爸爸”的脸红了。 “啊?”女儿大了,这种事我也管不了,但让我怎麽和那个男生相处呢?“还不止, 我在校外还有一个男朋友是我的师兄,现在在公司当部门经理。 我们也已经……”我气不打一出来,刚想出口教训她一顿, 忽然想起我现在已经不是她爸爸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一个人生闷气。 “爸爸”把她在学校的经历讲了一遍,我全都记住了。 第二天就要去学校报道了,不知道前方会出现什麽样的困难。 五“宝宝!我在这儿。” 火车站台上,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朝我这边边喊边跑。 从照片上我已经知道,这个男孩子就是小宇的男朋友——许路, 今天是特意跑来接女朋友的。 “老公,想死你了。” 按照真小宇的指示,我用这句话开口,但是声音比蚊子还笑。 许路夺我的行李放在地上,一把搂住我的腰, 便把脸凑了上来。 他这是要……?!现在的年轻人真开放,我完全措手不及。 该怎麽做呢?让他吻吗?我能接受吗?正在想着, 他的唇已经贴上了我的嘴。 唉,算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没少吻过别的女孩呢, 就让他吻吧。 许路的嘴唇很软,很温柔。 我本以为自己一定会很反感,没想到却有一种甜甜的感觉吸引着我, 吸引着我继续吻下去。 或许,这就是身体的自觉吧。 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口里,轻轻的舔尝着我的舌头, 我不由自主的用舌头配合去他来跟他纠缠在一起。 这感觉竟然如此美妙,让我如坠五里梦中,全然不记得这个热吻我的男人, 是个“同性”的晚辈。 过了好一阵,我们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双唇。 “走吧。” 许路拎起我的行李道。 “恩。” 我被他一只手搂在怀里,听话的跟着他走。 此时的我,还沈浸上刚才的感觉中。 “这不是去学校的路啊。” 三年前曾经送小宇入学的我,依稀还记得路, 见走的路缐很奇怪便问道。 “是呀。 后天才开始注册呢,我租好了宾馆,我们先去那里住一晚。 小宇,我想死你了。” 许路兴奋的说。 天啊!我该怎麽办?我茫然的跟着许路一路, 心里十分紧张。 他租的宾馆离车站不远,很快便到了。 “宝宝,你怎麽了?这麽没精打采的。 是不是累了?先洗个澡吧。” 许路边说边脱了衣服。 难道他要和我一起洗吗?“你没是吧,我们以前不是经常一起洗吗, 还羞什麽呀。” 许路微笑着证实了我的猜测,过来帮我脱衣服。 “不用,我自己来我。” 我怕他碰我的身体,情急之下,竟然自己脱起了衣服。 等到我反应过来,已经只剩下内衣内裤在身上了。 我连忙逃进浴室,许路很快便跟了进来。 看着许路那青春健美的身躯,我竟有些发烧。 我这是怎麽了,他是同性啊,男人的身体我不是见得多了吗?我的心在和欲望搏斗, 却忍不住偷看了他几眼。 他的JJ好大,已经昂起了头,仿佛在召唤我一样。 我转过身去不看他,一种耻辱感笼罩了我的全身。 这不是我,我不该是这样子!许路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 从后面轻轻抱住了我的腰亲吻着我的脖子。 “恩……恩……”无意之中,我竟轻轻哼了出来。 许路听见了,变得更加兴奋。 他把手伸进我的内衣,慢慢揉捏着我的胸部。 一阵触电似的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我的身子不禁微微颤动。 “想了吧?”许路柔声说道。 我这是已经完全迷失了自己, 身不由己的答应道: “想了。” “那我们先别洗了,做完再洗。” “好。” 已经被欲望完全控制了的我轻轻答道。 许路突然把我从后面抱起。 现在的我只有一米六,被一米八五的许路抱在怀里, 有如婴儿般轻松。 他把我放在床上,用半边身子压住了我,一只手伸进我的内裤了。 我夹紧了双腿抗拒,没想到这样更加兴奋,只能放松了力度让他摸到。 他用手指在我的阴毛部位撩拨,越来越深入花丛, 终于触碰到了那个小突起。 他的手按在突起上,轻轻的揉搓。 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恩恩”的发出一声声呻吟。 最后,他把手指伸进了我的YD。 “宝宝,你都快水满金山了。” 许路吻着我的脸,笑话道。 “那你还不快点。” 我惊异于自己竟然说出这种话。 许路扒去我的内裤,戴上TT,把身子压在的我上面。 我迫不及待的张开双腿,娇羞的等待着他的进入, 既期待又有一点害怕。 会疼吗?坚硬的JJ在我的YD口蹭了好久,我流了好多的水, 还是不见他进来。 我渴望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羞涩的对他说: “快进来吧。” 许路听话的把JJ头探进我的YD口。 有一疼微微的疼,但非常舒服。 他突然勐的塞了进去,“啊”,我叫了一声, 好爽快感顿时淹没了我……一切都结束以后, 许路在我怀里沈沈的睡去了。 我还沈浸在刚才的快感之中,久久不能自拨。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麽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喊了他无数句“老公”。 或许这次才是真心的吧。 许路,这个青涩的大男孩,我的晚辈,或许真的会成为我的老公吧。 至少,我要替真正的陈宇好好照顾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