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海格养了一条龙的事情被马份发现之后, 哈利他们三个人就一直忧心忡忡的。 他们担心哪一天马份会把事情说去,而这件事要是被学校知道的话海格非被开除不可。 这天晚上吃完晚饭后妙丽自己一个人在走廊上走着, 一边想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格兰杰小姐。 妙丽不用回头都知道是那个令人可恨的人, 果然她一回头就看到马份那面目可憎的脸。 妙丽瞪了他一眼转头就要走,哪知道她一转身却看到马份的手下克拉跟高尔挡在她面前。 妙丽再度回头面对着马份语带憎恨的说: 你要干什么马份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说: 关于海格的龙....妙丽的心跳了一下, 小声的说: 不要那么大声....你提这件事情要做什么马份说: 嘿嘿....你不想这件事情被邓不利多发现的话就跟我们走!我想跟你谈个交易。 说到这里马份的脸上带着一种兴奋的神秘感。 说完之后他转头就走,妙丽迟疑了一下也跟着去了。 克拉跟高尔像是怕她跑走似的一左一右的跟在她身后。 经过了几个楼梯和走廊之后马份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妙丽知道那个是管理员飞七的办公室。 妙丽露出怀疑的眼神瞪视着马份,马份微微一笑, 伸手把门打开让妙丽先进去。 妙丽从没看过飞七的办公室,但是他知道飞七的办公室有很多可以拿来惩罚违规学生的道具, 尽管如此妙丽还是被吓了一跳天花板挂满了手铐, 办公桌上放了许多针啊皮鞭啊之类的东西。 墙上面有一个大圆盘,圆盘上半部跟下半部各有2只手铐连接在圆盘上, 看来似乎是要用来把学生绑在上面的。 突然间门(碰)的一声关上,妙丽即忙转头却看到马份等三人都已经在房间里面, 妙丽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 正要开口质问马份时, 马份说话了: 好了, 格兰杰小姐请你把你的长袍脱下来。 妙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大声喝问: 马份你到底想做什么!马份露出他那邪恶的笑容说: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要跟你谈个交易的吗总之现在你就给我乖乖的听话, 不然我就把海格的事情说出去你和哈利还有荣恩算是共犯吧, 说不定你们可以陪海格一起被赶出学校呢。 妙丽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这不是交易是威胁, 我要跟邓不利多讲。 马份说: 尽量去讲吧,这样我就不用(亲自)把海格赶出去了。 妙丽沈默了几秒钟,一咬牙把自己的长袍脱了, 只剩下贴身的内衣还有三角裤露出了雪白的双腿还有双肩。 马份(恨)了一声说: 你发育的还不错嘛, 就一个一年级的女孩来说....给我过来!!妙丽慢慢的走了过去 马份冷不妨的伸手抓向她的胸部妙丽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 马份说: 嘿....还不错,胸部比我的手掌还要大了一点。 喂!快把你身上剩下的衣服也脱了吧。 妙丽又羞又气,要在三个自己最讨厌的男性面前脱掉自己身上唯一的衣服, 她说什么也办不到。 马份看她不脱衣服却一直在那边发抖,等的不耐烦了, 从怀中抽出一个信封跟高尔说: 喂把这封信送给邓不利多。 里面有我拍到海格跟那只龙的照片。 妙丽一听连忙说: 不....不要!马份瞪着她说: 那你应该怎么做呀妙丽已经流下了几滴眼泪说: 我....我不好意思。 马份笑着说: 哦.....这样阿, 好吧我让你先热身热身练习一下,你给我跪下然后爬到我前面来!妙丽慢慢的跪下爬到马份的面前。 马份说: 现在把我的长袍掀起来,然后我叫你含什么你就给我含。 妙丽原本已经把长袍掀到一半高可以看到马份的膝盖了听到马份最后一句话后她呆了一下。 把长袍又放了下去,马份看她这样二话不说(啪)的一巴掌打在妙丽的脸上, 喊说: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妙丽又流下了几滴眼泪 慢慢的把马份的长袍掀到他的腰间妙丽看到了马份的鸡巴已经翘了起来。 马份说: 等等。 说着说着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坐下, 又对妙丽说: 爬过来, 给我把他含住。 妙丽爬过去含住了马份的鸡巴,她感觉到一股腥臭的味道, 并且还有液体从马份的鸡巴里流出来。 马份说: 现在你可以把你的内衣内裤脱掉了吧。 妙丽吓的把马份的鸡巴吐出来说: 不!不....唔....唔....妙丽话还没说完马份一扯她头发又把她的头压到了原本的位置, 马份说: 不要只含着你不会动舌头啊妙丽只好继续用嘴巴帮马份又吸又舔的伺候着他的鸡巴, 希望他会忘记要脱自己的衣服。 果然马份好像陶醉在他下体的刺激连说: 嗯....嗯....真舒服, 用学校优等生的嘴来洗我的鸡巴。 这个时候妙丽只希望他不要脱自己的衣服, 但是他却又听到马份对克拉跟高尔说: 喂!你们两个帮我们的高材生把衣服脱掉啊!妙丽正要开口哀求 马份却在这个时候达到高潮射了妙丽一嘴的精让她说不出话 妙丽呛得一直咳嗽把马份的精液都吐了出来, 马份又是(哼)的一声伸出一只脚用力把妙丽的头踏在地板上。 妙丽的脸贴在被她吐出来的马份热热的精液上面。 马份又说: 把他给我舔干净吞下去,不然有你受的。 妙丽伸出舌头把精液舔到嘴巴里吞了下去, 突然之间她感到自己的下体一阵清凉接着屁股被人抬高 她回头看到自己的内裤已经被脱掉而克拉和高尔正露出野兽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阴部。 马份笑了一下说: 我先走了你们慢慢享用她吧, 哈哈哈。 但是不要让她怀孕知道了吗克拉跟高尔点点头, 妙丽看着马份离开房间突然感到自己的屁眼一阵阵痛, 她回头却看到高尔拿着一根魔杖 正试着要把它插入自己的屁眼中....马份的身影消失在飞七门口时他说了一句话: 像这种麻种, 我不屑上!妙丽的自尊心再度被践踏这时他屁眼的痛已经消失, 她知道魔杖已经不在她的屁眼中了接着她感到胸口一紧, 然后就是衣服碎裂的声音克拉已经把她的内衣撕碎, 妙丽一边忙着遮着自己的胸部一边退到墙角。 高尔(嘿)的一声说: 还想逃吗你把你的手放下来让我们欣赏你的奶吧....不然那张照片....嘿嘿...妙丽慢慢的把手放下, 呈现在克拉跟高尔野兽般的眼前的是一对雪白的酥胸 不大也不小比一个手掌略大,(嘿嘿嘿...)克拉跟高尔淫笑着, 他们两个人一步一步的向妙丽接近。 克拉一伸手抓住了妙丽的头发,硬把她扯向他们两个, 一扯之下妙丽失去重心摔在他们面前高尔绕到她身后用双手把她的腰捧起来, 妙丽的屁股翘得高高的对着高尔妙丽的屁眼跟阴部整个曝露出来, 高尔说: 哼....你已经很湿了嘛。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怀孕的,而且我还让你保持你的处女之身!!说着说着高尔把自己的长袍撩起来, 用力的把鸡巴捅进妙丽的屁眼妙丽感觉到一阵撕心裂骨的痛从她的屁眼传送到她的嵴椎再散发到全身, 她泣不成声的大喊: 不!!不要!!好痛啊!!求求你不要这样折磨我!!听到她的哀求高尔反而更兴奋了 他在妙丽的屁眼里面进出的越来越大力而这时克拉也把自己的鸡巴往妙丽的嘴里勐塞, 干了几分钟后整个办公室再也听不到妙丽哀求的声音了 只剩下他们三人的喘息声还有妙丽含着克拉鸡巴的(唔....唔...)声, 突然“啊!啊!”两声划破了寂静克拉和高尔分别射精在妙丽的嘴巴和屁眼里, 克拉说: 你知道该怎么做。 妙丽的喉咙发出(咕....咕噜...)的声音, 把克拉的精液吞到肚子里 克拉又说: 把它清干净!!妙丽伸出舌头把克拉的鸡巴仔细的舔了一遍把所有残存的精液吞了下去。 这个时候高尔才把他的鸡巴从妙丽的屁眼中抽出来, 他的鸡巴上黏有精液以及少许屁眼中的秽物他绕到妙丽的面前把那脏鸡巴贴在妙丽的嘴上, 妙丽闻到自己屁眼的味道还有高尔精液的味道差点吐了起来 高尔说: 喂!自己闻看看高材生的屁眼似乎也不怎么香吧!!妙丽几乎要晕过去, 高尔却一下掐住妙丽的嘴巴就把自己的鸡巴塞进去 妙丽感到一股臭气充斥在自己的嘴巴里受到这种打击及污辱, 妙丽晕了过去高尔仍然自得其乐的干着妙丽的嘴巴, 妙丽恢复神智的时候高尔正第二次射精,妙丽来不及反应就下意识的全部吞了下去, 她知道他不但喝了高尔的精液连自己屁眼的秽物也都吃了下去.....克拉跟高尔似乎很满意, 异口同声的说着: 干高材生真过瘾真舒服!!妙丽呆呆的坐着但是她的恶梦还没有结束, 高尔绕到她的背后越过她的头把她的双腿抓住抬高并掰开来 如此一来妙丽正在流出爱液的小穴和她正在流出精液的屁眼都大大的张开面对着克拉 这时克拉拿着一个照相机接连拍下照片妙丽只是失神地望着照相机。 克拉冷冷的说: 魔法部一定不会刊登这种照片在报纸上, 但是我确定麻瓜世界的报纸一定会很愿意刊登这种照片的 如果你把今天的事情说出....那我就把照片寄出去!!还有你以后乖乖的听我们的话当我们泄欲的工具吧!哈哈哈.....克拉跟高尔在大笑声中走出了藩兼 只留下被他们蹂躏的妙丽赤裸裸地躺在地上而精液还不断的从她屁眼流出……自从妙丽被马份等三人拍了那猥亵的裸照之后, 妙丽就常常被他们约去同样的地方被他们污辱, 蹂躏。 这一天她在走廊上遇到马份, 马份走到她身边说: 今天晚上, 老地方见。 妙丽等入夜后就独自走到飞七的办公室, 然后跟往常一样的克拉跟高尔一等她进来就粗暴的脱掉她的衣服, 马上让她一丝不挂地站在三个人面前对于这种事情妙丽已经感到麻木, 马份看到她并不抗拒非常的不高兴他的目的就是要在这个高材生抗拒的时候不断的污辱她, 自己的内心才会有快感。 马份环顾四周,看到了飞七用来绑学生的圆盘, 那个圆盘上半部及下半部有类似手铐的东西中间有可以用来固定腰部的皮带。 马份跟克拉和高尔使个眼神,示意他们把妙丽绑到那个圆盘上面。 马份看到妙丽毫不抵抗,心中怒火上升, 随手拿起一个皮鞭就不断的往妙丽的身上抽去 妙丽不断的哀求 哀嚎着说: 不要打了!求求你, 不要打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马份听到她的哀求反而抽的更大力 妙丽光滑白嫩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条条的血痕马份直抽到妙丽痛昏过去才停手。 马份把圆盘转了180度,如此一来妙丽就是头下脚上了, 接着马份把绑住妙丽双脚的撩铐解开妙丽的双脚软软的往头部的方向垂了下去, 如此一来她的阴部跟屁眼毫无掩蔽地向着马份等三人。 马份伸手往她的屁股上一抓, 说到: 嘿嘿...屁股真白。 说着说着马份用它的手指头不断地搓揉着妙丽的小穴, 马上淫水湿润了她的阴部及她的屁眼。 阴部受到玩弄的妙丽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头下脚上阴部大开而感到羞愧, 但是马上她又感觉到被鞭子抽过的部位有如火炽般灼辣的伤痛。 这个时候马份把自己的袜子脱掉, 把脚伸到妙丽嘴巴前面说: 帮我舔舔我的脚指头。 妙丽非常的不愿意,但当她看到马份又伸手去拿皮鞭的时候她屈服了, 她张开了樱桃小嘴含住马份的脚指开始又吸又舔。 突然之间马份说: 好贱的女人啊,不管是脚指头还是鸡巴都吸的这么高兴。 妙丽听到了这句话自尊心突然强烈了起来,把头一偏, 不再吸吮马份的脚指。 马份冷不妨第一拳揍在妙丽雪白的腹部, 被倒挂在圆盘的妙丽本来就已经不舒服了再被这样揍了一拳。 (哇)的一声吐了起来,马份虽然闪的快但是脚上还是被溅到了一些秽物, 他生性爱清洁这么一来更是生气。 他恶狠狠地瞪了妙丽一眼, 跟克拉和高尔说: 我们的高材生把自己弄脏了, 我们帮她洗一下吧。 克拉跟高尔还没有了解他的意思,马份已经走到妙丽面前掏出自己的鸡巴对着她的脸开始撒尿, 克拉跟高尔看到以后也先后开始在妙丽的身上尿了起来 妙丽拼命扭动身躯想要闪躲无奈却被绑起来了, 克拉跟高尔甩动自己的鸡巴让尿液贱满妙丽的全身。 马份更是重新瞄准了她的跨下部位射出一道黄色的水缐, 因为妙丽被头下脚上的绑着黄色的尿液从她的屁股阴道一直往下流, 流过了她的身体马份他们想也玩得差不多了, 但他们实在不愿意去干身上沾有尿液的妙丽于是他们对着妙丽开始搓揉自己的鸡巴, 过了几分钟他们三个人纷纷射精在妙丽的脸上。 然后解开妙丽身上的撩铐,他们让妙丽摔在她自己的呕吐物上, 全身沾满了精液尿液和呕吐物的妙丽躺在那里突然眼前一黑 失去了知觉。 从此之后妙丽就消失了,有一个传闻是说她被关在一个只有史莱哲林传人才能打开的密室, 每天被一群群不同的史莱哲林学生轮奸变成了一个供人泄慾的性奴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