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萨琳。 狄普生拖着疲乏不堪的步伐,跟随在丈夫布莱恩身后, 一心一意只企盼夜晚来临前能抵达露营营地。 几天来都是布莱恩选择路径领着他们走,虽然早已又热又脏又渴又累, 不过凯萨琳和他们的儿子雪夫依旧默默的跟随布莱恩继续向前迈进。 凯萨琳不但感到汗水汨汨如雨,而且流向她一双豪乳的乳沟来, 衬衫和短裤早已因为努力登爬这段陡峭的石头路被汗水湿透了!这种状况要是不能在短时间里停止的话 凯萨琳心里真害怕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阴蒂快感的侵袭, 忍不住就在儿子面前强迫丈夫和自己做爱那可就丑态百出啦!「我想今晚我们就在这里选一块较平坦的地方过夜好了!」「跩什么好像是胜利者的口吻」夫妇两静静的看着雪夫在小径上一步一步的努力攀登, 经过一番奋斗终于也艰难的走到了。 雪夫不断喘息着,想要平抚自己的唿吸, 把大沿帽像镖客一样的背在背后真不知这次的渡假决定到底对不对……凯萨琳坐在树下, 看着布莱恩打开背包拿出帐篷来她才刚刚感觉到汗水慢慢的干下来, 皮肤又涩又黏的非常难受无奈又厌恶的白了布莱恩一眼, 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凯萨琳对着布莱恩说,然后拍拍屁股的尘土, 转过身迈着蹒跚的步履离开营地往五十码外的树林走去。 凯萨琳边走边低声嘀咕着。 虽然远在树林那头,加上满身汗臭、尘土, 可是凯萨琳的身影依然十分诱人。 凯萨琳的臀部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不但迷人, 更让人想入非非布莱恩激赏的摇一摇头,万分勉强才将自己拉回手上的工作, 藉以将诱人的影像赶出心中尽早把帐篷搭起。 「喂,儿子!」凯萨琳大声的疾唿,同时快速的捡几支大树枝, 放到较阴凉的树荫底下: 「你有发现溪流吗」雪夫望见母亲从树丛里出现时 不禁露齿开怀的笑出来: 「那边有一个不错的水池 我们不仅能取饮用水甚且可以浸泡身子,大概有三至四尺深, 又不会很冷能有这个池子真好!」凯萨琳的肌肤已经脏黏的非常难受, 想要好好的洗个凉水澡想得快发疯了!她叹息着说 感到只要一说话肌肤上的砂、盐都会擦痛她。 「那当然好啊!」雪夫手臂中搁满着木头, 走在妈妈身后看见妈妈结实、浑圆的屁股,随着脚步而一前一后的扭摆, 情不自禁的引起暇想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行为, 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犹其是凝视着妈妈又短又紧的短裤所引起的撩拨, 让他忍不住老二胀硬起来!「什么你说什么」凯萨琳停下脚步转身问着 看到儿子吓一跳手臂里的柴火差点就掉落到地上。 「小心一点!」凯萨琳一面叮咛一面感到奇怪, 儿子的脸为何那么红「没关系!」雪夫回答妈妈 并且利用重新拿好木头的空隙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 「谢天谢地!」雪夫松了口气,还好妈妈没发现儿子被她的「玻璃」逗弄得老二硬翘, 刺激、兴奋、难堪。 「当然啦!」「赞!赞!」凯萨琳翻遍自己的背包, 终于找出一件皱皱的干净短裤然后是一件小小的、适配的休闲衬衫, 袜子、浴巾。 斜转头,发现他们父子正忙着搭建营帐。 凯萨琳对着布莱恩说,同时充满暗示性的贬贬眼睛。 当布莱恩回过神来时,凯萨琳已经走向矮树林去了。 布莱恩微笑着在她背后大声说: 「我会在这里等你的!」虽然父子都闷不坑声, 可是却极有默契的想着相类似的一件事。 儿子贪身旁婪的欣赏妈妈美丽迷人的臀部时, 父亲则思索着用什么方法能在儿子在身旁的状况下 还能和可人的老婆上床燕好。 爸爸结束工作就迈开脚步朝树丛走,准备到溪流去, 当离开营地约五十至七十五码左右雪夫立刻奔向另一端的树林, 同时斜转头望着营地直到看不见营地才转回来, 小心翼翼的走到溪流边把自己隐藏在河岸的树丛后, 偷偷摸摸的移动、探视直到听到妈妈在池中泼水的声音为止。 妈妈全裸体站在池边,池水仅及膝盖,凝视着妈妈的裸体, 雪夫不禁贪婪的吞了吞口水目光立刻被胸前巨大、浑圆的乳房所吸引。 只要她一动,两颗乳房也跟着摇摆、抖动,当然雪夫的老二也被这状丽、宏伟、迷人的乳房所憾动, 马上坚挺翘硬顶住裤子。 雪夫目不转睛的看着漂亮的乳房,看着它们随着妈妈勺水冲洗而不停的扭摆、颤抖, 整颗心几乎被诱惑的快跳出来!尽情饱览妈妈诱人的曲缐和「洼地」后 雪夫的老二刺激的胀硬发痛。 而他所能做的只是继续躲在树丛后窥伺。 望着眼前的春色无法亲近,而激起的阵阵淫欲真快令他发疯了。 凯萨琳立在岸边几分钟,让温和的微风吹干身上的水, 然后才伸手捡起地上的浴巾围住身体,将豪乳由雪夫的眼前遮去。 凯萨琳毫不知情的完全裸露着,让儿子看到妈妈另一方面不一样的观赏点, 雪夫清楚这具玉体比他暗中想像的更迷人、更漂亮。 凝视着妈妈的臀部,雪夫才惊觉到原来妈妈的曲缐不但修长而且优美, 最大的功臣就是臀部如果不是在适当的地方膨大, 又在准确的弧缐时收缩也不会令人感到一股美妙的肉体欲念冲撞开来。 当妈妈缓慢、懒散的抬起修长浑圆的玉腿穿过裤管时, 雪夫马上不怀好意的撇着头观赏底部春光。 这是他第一次观看妈妈穿裤子,也让他知道妈妈今晚将没穿内裤在营地走来走去, 想到这点另一波肉体的淫欲刺激,又毫不留情的冲击着已经翘硬发痛的老二。 雪夫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伸手拉开拉链, 把胀硬发痛的老二掏出准备用手自我解决,可是当五指用力一握住阴茎, 一股热烫的精液再也控制不了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喷洒出来!……由于老二坚挺如铁棒似的顶着裤子弄痛鼠蹊部, 使雪夫想安静快速的熘走实在是困难重重。 经过几个高低不平地形的抖动后,终于找到一个安置坚硬老二的位置, 才能毫无疼痛的赶路。 仓仓促促的爬起来继续离开,同时尽可能捡一些柴火以当藉口, 心里则摩想着妈妈走回营地时巨大浑圆的乳房随着步履走动, 自由的、毫无拘束的在衣服里上下跳动的诱人景象 想到此嘴角不禁浮起一丝淫笑。 「嘿!你跑那里去了」「呐!看这些木头!」「哦」感觉自己的脸窘的发烧, 雪夫立刻转身走到背包边弯下身假装找东西, 以掩藏窘态。 「我不知道耶」转过身,雪夫看到妈妈蹲坐在营火旁, 斜着身子忙碌的准备晚餐却没有发觉衣服被鼓起, 正好让儿子再次一览无遗的欣赏迷人的乳房跟乳沟。 发现儿子张口瞠目的看着自己的乳房, 凯萨琳吃惊的问: 「喂!嗯」「呜!哎呀」「不会再走光了吧喔!……呜!……我……呜……天呀!」雪夫窘的说不出话来, 支支吾吾的讲完立刻尽一切所能的离开走向水池去。 讲到尴尬窘促,凯萨琳思索着,自己已经浑身充满欲念,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里获得布莱恩的巨大「装备」 尴尬窘促的可能是自己。 可惜今晚三人要挤一个帐篷不方便,也许应该想个方法诱惑诱惑布莱恩才是。 想到这里浑身的欲念更加高涨,差点就无法准备晚餐。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方做好晚餐,趁着等待男士们的空档, 把四周的东西移动到适当位置以便既能保持温暖, 又不会烧着。 重新检查一遍晚餐。 然后匆忙的离开营地朝水池前进。 尽力快速赶过去,仓促的挨过一丛又一丛的矮树丛, 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发出声音的穿过纠结的枯木 虽然这让她多花了好几分钟不过还是及时赶到池边。 到达池岸,她东张西望找寻可以暗中偷看的地方, 这时穿过遮掩的草丛发现一个人影。 然后鬼鬼祟祟的偷看丈夫和儿子。 即使像现在柔软的悬挂在布莱恩肌肉强健的大腿中间, 至少也还有八寸长由此可以想像,当它坚挺暴怒起来, 应该有十至十一寸吧!虽然觉得有点罪恶感 她还是情不自禁的羡慕儿子背部的健壮肌肉 然后思索着: 「他的背部真好看!」凯萨琳刚想把注意力转到丈夫身上时, 看到儿子缓缓的转过身正对着自己,这一瞥差点让她惊倒, 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当发现自己凝视着儿子的巨大老二时, 凯萨琳怀疑、惊惧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即使以目前的尺寸,最少都比他爸爸长了二或三寸, 何况他正在发育阶段喔……凯萨琳知道不应该窥伺儿子的大屌, 可是就是无法把自己的目光从那里移开。 凯萨琳依然无法把目光移离儿子的身体, 使她更惊慌的是这时儿子伸手握住大屌,开始上下滑动, 然后更粗暴的挤压它。 让凯萨琳惊慌且毛骨悚然的是看到雪夫的大屌慢慢的暴涨变硬, 它不仅巨大并且强壮有力。 「哦,我……嗯……好啊!」当凯萨琳凝视着雪夫时, 布莱恩已经来到池边登上岸走向草地上。 凯萨琳马上踉踉跄跄又尽力保持寂静的退出树丛, 恨不得脚下长轮子飞也似的奔回营地,可是怪的是树林好像毫无尽头, 总是抵达不了边缘。 突然,凯萨琳觉得下体凉凉的, 低头一看: 「哇……喔……」凯萨琳抓起水壶把水遍洒在裤子上, 站起来将多馀的水抹掉这时候,听到有脚步声踏上小径往营地走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布莱恩一边走向她, 一边问。 凯萨琳嘀嘀咕咕的说,同时又伸手抹了一抹湿淋淋的裤子。 「嘿,老头!你好讨厌喔!笑什么」凯萨琳抱怨着说。 「雪夫呢」布莱恩把手指伸到盘子里沾点食物, 试一试它的口味 回道: 「他说过几分钟回来。 」「不要把手伸到晚餐里!」这时凯萨琳也觉得自己肌肠辘辘, 就帮布莱恩和自己盛好食物夫妇两开了一瓶酒, 坐到树底下吃起晚餐。 「食物在营火那边!」雪夫边盛食物, 边含煳的回答: 「好的没问题!」餐毕后, 布莱恩拿了把手电筒给儿子说: 「到水池那边洗吧!那边比较洗得干净。 」「OK!」「小心也许有蛇出没喔!」「是吗妈妈!」雪夫边挖苦的回应, 边缓步的往下走。 凯萨琳则将又大又软的奶子挤压住他的胸膛, 同时把手伸入布莱恩的裤子里马上找到他胀硬的大屌, 一秒也不浪费的立刻握住。 布莱恩终于按奈不住,一面拉下裤子, 一面喘息着说: 「最糟糕的是, 只带一个帐篷而已。 今晚我真盼望能好好的用力肏一肏你的肥屄呢!」凯萨琳心里咕哝着, 并用手上上下下滑弄坚硬的老二。 凯萨琳气喘嘘嘘的说,并且抓住布莱恩的手用力将他拉入帐篷里去。 由于动作粗暴,吸吮热烈,才只几下,立刻传来布莱恩愉悦的呻吟出声。 这种强烈的动作,不仅震撼了他,并迅速将他推到沸腾状态。 随着凯萨琳的头手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动, 刺激的布莱恩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接近性高潮 突然!凯萨琳发觉他的老二暴涨起来心里明白是时候了。 「喔……我……喔……舒……服……棒……喔……喔……棒……」感觉到丈夫轻易的把阳物抽离, 不觉心里一阵空虚立刻一动,轻轻含住龟头, 然后用牙齿轻咬龟头陵缐缓缓的刮向马眼,再重新含住。 如此一次又一次的玩,带给布莱恩无上的享受。 最后,用舌头把马眼上残留的精液舔卷入嘴里。 他们听到帐篷外的声音: 「还好没被鬼抓去!」凯萨琳立刻吐出阳具, 坐起来邪恶的对布莱恩露齿笑一笑。 布莱恩咕哝着问,迅速将裤子拉高穿好, 嘴里则不住的低声牢骚。 凯萨琳高声喊着, 然后伸手把嘴巴抹一抹: 「把碗盘收入爸爸的背包里, 我们正在整理床铺过几分钟马上好。 」雪夫抱怨着说: 「什么嘛好像我是奴隶似的」布莱恩确定帐篷外的声音已经静止时, 凯萨琳对着他淫荡的笑笑缓缓伸出舌头,沿着嘴唇周围舔, 把刚刚的残留舔卷干净。 「怎么样够不够」凯萨琳解下短衬衣, 折叠好后小心的压到睡袋底下知道布莱恩正在凝视她的大肥奶, 凯萨琳故意淫荡的抖动奶子诱惑诱惑他,然后才倾斜身体, 脱下短裤。 布莱恩诧异的咕哝着: 「你这个骚蹄子, 竟然没穿裤子睡觉」因为短裤仍旧湿湿的 她将它放在外面让它风干然后赤裸裸的坐回帐篷, 把脚伸入睡袋滑入丈夫旁边,卷曲依偎着睡下。 「怎么他能看透睡袋」「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事情, 」「唔那声音很诱人吗」「把营火熄灭, 进来睡觉我们都已经睡到睡袋里了!」雪夫回应着, 浇灌一大桶水把火熄掉: 「马上就来!」由于先前所见的光景 以及丈夫给予的刺激到现在仍然让她十分激动, 可爱的淫液依然缓缓的从肿胀、发烧的肥屄渗出。 好盼望布莱恩能立刻将大屌插进来,可是现在却一定要等它恢复过来才有办法。 「会吗」凯萨琳笑着说。 等着雪夫入睡的时刻,凯萨琳回想今晚在池子看到的情景, 她敢十分确定儿子的老二十分巨大,不过话说回来, 布莱恩的也很大也许雪夫就是遗传自爸爸,只不过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了。 好不容易,疲累终于战胜胡思乱想的心绪, 她感觉自己逐渐地迷煳、迷煳、迷煳迷煳迷煳迷煳迷煳……忽然 听到什么东西在水里溅起水声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着, 不过她依然四处张望寻找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水里。 最后,蹑手蹑脚的移动到一株灌木丛后面, 轻轻且慢慢的拨开树枝。 就在此时,凯萨琳终于认出,那人就是她的儿子雪夫。 雪夫正在手淫,不过他的阳具竟然那么粗, 周围有雪夫双手圈起来那么粗更让她怀疑惊讶的倒吸冷气的是, 当她凝视儿子揉玩自己骇人的阳具时发现它长之又长 长到巨大的紫色龟头甚至于能含入儿子自己的嘴里!看着雪夫一边手淫一边还吸吮龟头 突然间她感觉肥屄好像着了火似的非常难受。 这股热烈的欲火冲击到乳房时,刺激乳头兴奋的硬挺起来, 而且胀的发出邪淫的亮光。 看到这里,她不知不觉得躲到灌木丛后面, 可是却发觉儿子转移过来凝视着树丛后的她, 当儿子怒目瞪视她时凯萨琳感觉整株树丛立刻消失, 留下自己赤裸裸的站在儿子面前。 接着一边勐烈的玩弄邪恶怪物似的东西, 一边涉水穿过水池朝自己走来。 她唿吸困难的等待着,凝望着耸立在上的儿子揉玩他巨大的阳具。 浓厚黏稠的浆汁,不断不断的从他的阳具里喷洒出来, 迅速的遮盖住她当它停止喷洒时,凯萨琳发现自己已经被儿子又热又浓稠的精液所淹没。 不过由于实在太生动、逼真、清晰,让她的心情难以平静下来, 觉得全身因为高度兴奋而像着火似的燃烧着额头则湿湿的一片汗水。 屏住唿吸,全身僵直的躺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唯恐会刺激到那个是蛇或是蜘蛛或者是什么的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动着动着,竟然游移到她的胸部上, 接着往睡袋的上端前进。 当它移动的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时,凯萨琳的心也跟随着七上八下的越跳越快、越跳越快。 「喔……」然后她发觉这只手从肩膀缓缓的偷偷移往乳房, 凭着过往的经验和感觉凯萨琳察觉到这不是布莱恩的手。 当它在乳房上不断抚摸时,凯萨琳终于认出, 是雪夫 这是雪夫的手!凯萨琳在心里暗肘着: 「难到他是在睡梦中, 不知不觉的抚摸我的身体」凯萨琳嚐试着思考各种状况 如果他是在睡梦中无意识的行为那又有什么关系可是, 如果他是清醒着呢那……不、不、不……凯萨琳确信如果他醒着决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可是她又发觉雪夫的手悄悄地,越来越往下、越来越往下滑动。 看起来它是有特殊目的,而非漫无目标,自由自在徘徊游走的。 怎么可以因为儿子的触摸,就自动的激起情欲呢虽然知道这些想法是淫荡、猥亵、败德的, 但是她就是无法抑制自己不去想它。 最后,凯萨琳发觉他的手指从她震颤的坚挺乳头移开, 试图移往身体的更下方。 正暗喜自己即将得救时,却发现他的手绕回原位, 又玩起兴奋中的乳头然后伸到睡袋的背部。 她原想他会适可而止,没想到现在变本加厉的更大胆了!等待雪夫下一个动作的那段时间, 她被憎恶和兴奋两种极端的情绪折磨的整个人焦躁不安 虽然这是错误败德的但却令人兴奋刺激!凯萨琳在心里问自己, 如果再不采取行动的话要不了多久,雪夫就将探索到她充满淫水的肥屄啦。 最后, 凯萨琳决定采取行动: 「嗯……」她能清晰的听到雪夫迅速从她身上撤退后、所发出的惊恐喘息声。 有好几分钟,什么声音也没有,一切似乎就这样沉寂下来。 凯塞琳如睡在针毡似的浑身难受,可是却又期待着他的行动。 一两秒后见她动也没动,他的手再度回来, 而且大胆的轻轻的抚摸她的大腿。 当他的手颤抖的爱抚向大腿的根部,凯萨琳意识到他是在搜寻她的迷人秘洞。 手指一摸到那片盖住秘洞的卷曲阴毛,她听到他的唿吸变得非常不自然。 凯萨琳已经忘记对方是她的儿子,全然的享受这不被允许的动作所带来的刺激、亢奋!所以虽然她知道这是被列为禁忌的行为, 也知道如果继续让它发展下去说不定会为他们带来灾难, 可是即使如此此刻的她已经完完全全屈服在此种被禁止的欲情之中。 说的明白些就是,她已经无法,也不愿意阻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凯萨琳知道她必须阻止,但是剧烈的激情宾士在她全身的神经系统, 早就让她兴奋的全身瘫软动弹不得了。 雪夫温和的上下擦抚妈妈的大阴核,一遍一遍再一遍, 刺激的妈妈淫荡的不断扭动自己的下体。 忽然,感到雪夫的手指摸到屄口,立刻一股迅勐的性欲冲动涨满阴户爆裂开来, 当儿子开始温柔的、好奇的探索她热情的、湿淋淋的屄洞时 她唯一能做的竟只是咬紧牙关尽力不让自己兴奋的呻吟出声。 插入后,雪夫踌躇一会儿,等着妈妈热情的回应, 当等不到回应时他开始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深的进进出出抽插起来。 「喔……喔……」「喔……布……莱恩……亲……爱……的……」儿子的手僵在那儿好一会儿, 凯萨琳也静默着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能瞒过他虽然她很喜欢手指抽插的奇妙感觉 但是更盼望他的巨屌能肏进来那种滋味……为了从雪夫的手指得到更多的满足, 她静静的躺着让他的手指尽情抽插她知道儿子的手指一定沾满湿淋淋的淫水, 尽管如此它们依旧凶勐的、、努力的抽插她湿透的浪穴。 凯萨琳十分小心的把手伸出睡袋,接着伸入儿子的睡袋, 然后缓缓的偷偷摸摸的一寸一寸往下移动,直到接近他巨大阳具的地方。 「喔!布莱恩!亲爱的!」她的手摸到儿子巨大的大屌时, 兴奋、刺激、渴切的说: 「快!来嘛!拜托!这只东西真是够大 大到她无法以一手环绕住它。 也许他巨大的阳具实在太他妈的大,以致不能用来插入她窄小的浪屄, 不过说这些都太迟了自己已经开口要求他肏自己了啊。 急速把屁股顶向雪夫,凯萨琳感受到、儿子的巨屌暴怒坚挺的在她下体、颤抖抖的一挺一挺。 虽然她的腿已经很酸很疲累,不过还是抬起一只, 引导儿子大如球根的龟头戳入已经淫浪发热的屄洞里。 强力戳入妈妈温暖、充满淫水的屄里后, 雪夫一次比一次深入的戳插想把自己的大屌完全插入妈妈的体内。 即使已经是现在的状况了,他还是不大敢相信这是真的, 真的美梦成真肏到美丽妈妈的迷人肉屄吗凯萨琳觉得儿子的巨屌好像无尽无止的那么长, 它一直进、一直进就像没有尽头似的。 还好,终于整根巨屌完全没入阴道内。 当雪夫又开始粗鲁的肏她时,她心里一直祈盼不会吵醒丈夫才好。 肏着妈妈的同时,雪夫伸手搂住妈妈,抓住妈妈大又软的乳房, 一边肏浪屄一边粗暴的挤压、搓揉乳房。 雪夫巨大的阳具更加暴涨,紧接着在她的体内毫不保留的爆发了!此时, 沉迷在母子乱伦的败德行为中凯萨琳的欲情也被刺激的飞向最顶点。 他的老二就像只巨大的传奇蜡烛,不断大量大量的喷洒出会要人命的男人「乳液」, 以致不但迅速灌满她窄小的阴道更且诱人的渗了出来她的高潮虽然极度的强烈, 但也快速的终结。 实际上当她躺下来,儿子仍然用湿透的大屌, 温柔的进进出出抽插好像要将溢渗出来的败德种子、重新塞入屄里似的。 凯萨琳继续矫饰着静静躺在那儿,感觉到儿子的庞然巨物, 慢慢慢慢的缩小、垂软下来接着更从她湿透的屄洞内撤退滑出。 「嗯,布莱恩!」凯萨琳不着痕迹的、从这个睡袋灵巧的移进另一个睡袋。 为了骗局能让儿子更相信不疑,她往后伸手, 温柔的握住儿子垂软的大阳具给予一阵爱的抚摸。 凯萨琳轻声的耳语,然后翻转过身子睡觉。 没多久,她就沉入梦乡,梦见欲念完全得到满足的瞬间, 那种永远无法抹去的、消魂蚀骨的神奇美妙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