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红唇轻启,念出一段一段的英语, 圆润的发音优雅的语调,听着便叫人心旷神怡。 陆飞是下面坐着学生之一,自从英语老师进入教室以来, 他的眼光就再没离开过这个美丽的身影。 他是刚转到这所学校的,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 也许他只为某个人或某件事而出现在不同的场合。 这个女老师大概二十七八岁,有气质,声音灵活, 因为本身就是个美女所以她的课很讨学生喜欢。 「老师,上厕所!」英语老师瞥了眼下面刚来的转学生, 随意的向门外打了个手势继续她优雅的口语教学。 陆飞快速的跑到卫生间,到水池旁拿手指狂插舌根, 呕吐的慾望很快袭上来他不停的强制自己呕吐, 吐了好久直到胃里一阵抽搐,大脑一片空白, 满脸的鼻涕眼泪这才停止了对自己的施暴,打开水龙头, 洗漱一番后激动的回到教室这时的教室鸦雀无声, 本该上课的老师和学生都变得静止不动了。 陆飞得意的哼着小调,将教室的门锁死。 他的特殊能力是将一定区域的人「定身」在原地, 看起来好似时间暂停了一样但只不过是人们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的假象罢了, 让别人意识处于真空状态的这种能力 他将之叫做: 「空白时间」, 代价是让自己狂呕。 这项能力是他与生俱来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一次偶然而发现了这个惊人的天赋于是便开始了他的「性福「的猎艳人生。 陆飞肆无忌惮的坐到讲桌上,近看英语老师的脸, 她讲课讲到一半红唇微张,眼神孕笑的看着下方, 陆飞的鼻子凑近她的嘴唇闻到一阵幽香,鼻子又再往里, 口水酸酸的味道让他一阵兴奋。 年仅十七岁的少年终于吻在一个比她大十岁的女老师的嘴唇上, 吸食她的口水。 味道好正陆飞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激动的跳下桌子, 跪倒女老师的身后看到被牛仔裤包裹的挺翘丰臀, 一双眼睛写满赞叹双手颤抖的找到老师的腰带扣, 脸已经迫不及待的埋上去闻嗅牛仔裤蕴含的味道。 除了馨香,难辨其它。 牛仔裤很快被脱了下去,白色内裤也离开了岗位, 陆飞再次将头埋上去这才闻到他想要的气味, 陆飞一脸陶醉闻了一会儿,伸出舌头开始在女老师的股沟里滑动, 尽情品尝着禁忌的雌性味道。 舔到后来,陆飞渐渐的将老师的腿叉开, 头钻到下面去舔女老师的私处一股好浓的骚味让他大是振奋, 没想到在美丽的外表下竟蕴藏着这么放荡的味道 陆飞的整张脸都在英语老师的胯间活动着摩擦着, 浸润着尽情的舔着她的秘密花园,动作越来越剧烈, 直到深渊中的轻微痉挛陆飞眯起眼睛用力的吸吮, 英语老师鲜美的精华已经漏进他的嘴里。 等鼻子在女老师的身体里又呆了一会,一阵闹铃声从手臂的小表中响起。 陆飞不舍的离开英语老师的私处,拿出纸巾帮她擦了擦胯间的口水, 给她穿上内裤和牛仔裤。 英语老师又恢复了刚刚的讲课姿态。 陆飞好整以暇的回到座位上,默数着时间, 随着一声「叮」教室里又恢复了先前的状态, 英语老师依然从容的说着外语陆飞色色的盯着英语老师, 脸上还盘恒着她的味道。 不知何时窗外对面的操场边出现两个人, 一男一女显得与这个学校格格不入他们穿着时尚, 貌似很有身份其中男人摘掉墨镜,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孔, 长出了口气对女人说: 「就是那里了一定错不了, 很强烈的精神波动我不用吃草都能感觉的到, 这次是一条大鱼。 」女人瞥也不瞥男人一眼,黑白分明但又似蒙上一层迷雾的美眸冷冷打量着那座楼, 说话的声音很稳: 「不要小看这些民间的异能者 他们的逃生能力有时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放学的铃声刚过,陆飞满足的随着人流出了教学楼, 由于学生多免不了推推搡搡,突然陆飞感觉身边多了几个黑衣人, 他们呈包围状将他挤在中间向着固定的方向涌去。 「干什么」陆飞试图反抗,但幼小的身子怎么也脱不出, 身边的黑衣人低低的说: 「乖乖的走吧。 」声音充满威胁的意味,仿佛他的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中, 如果离开人群他可以幻想到可能发生的事。 危险的感觉让他很快做出最有效的反应, 手指偷偷的插进舌根黑衣人的动作虽然只有几秒的停顿, 但足以让陆飞脱出围困几个人眼睛一亮,在他们看来, 陆飞已表现出了「瞬移」的能力抓到这样的大鱼, 足可以让他们立下大功。 陆飞没命的奔跑,慌不择路,穿过操场, 奔向马路对面前方一个长发美女正在走过来, 眼看就要撞到一起陆飞及时的让了一个身位, 谁知就要过去时脚下被恶意的一绊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哎呦,小弟弟没事吧!」女人伸手将陆飞扶起来, 嫣然一笑就在陆飞被她的素手碰到时,像是大脑后面突然开了个洞, 涌进水流后强横的将思维填满。 他瞬间变成了一个水货,一个受人控制的傀儡, 女人让他自杀或者杀人都是一句话。 坚硬地面,欧美风格的壁画,纹理色泽的天花板。 陆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房间的, 只是恢复意识之后就在这里了他知道,自己遭到了同类人的攻击。 「来人啊,来人啊……」陆飞大喊,仍带些孩子音的喊叫甚至带有些哭腔。 「什么事」守门的黑衣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他也许也是个异能者长相说不上特别,属于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 但给陆飞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大鼻孔。 「我想上厕所,肚子……嘶……」男人皱眉, 见他很有就地解决的架势终于打开门,像提犯人一样架着陆飞, 到了卫生间男人寸步不离的守在一旁, 不屑的说: 「我知道你的能力是瞬移, 但是最好别尝试在我眼皮底下熘走不然我会让你把拉出来的吃回去。 」陆飞正准备用手指插进嘴里,被男人这样一吓, 心里果然打起了退堂鼓但是想到自己将来很可能成为小白鼠, 只有和自己拼了……不远的一间套房中 年轻的美女正在向房间正中的神秘人做着汇报: 「通过初步接触, 可以断定他的能力是瞬移我亲眼所见。 」这个女人如果当时看一看手表,她就会知道她错的有多离谱, 虽然只是几秒只差。 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散发着逼人的气势, 虽然戴面具但仍不敢让人直面她的威严。 「嗯,我会亲自去判定他的能力,你辛苦了, 回去休息几天吧。 」「是。 」女人开门正要走出去,动作突然顿住……陆飞在厕所里狂呕了半个小时, 这是他呕的有史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也是过程最激烈的一次, 这两个条件都可以延长他的「空白时间」。 没心思搭理旁边已经木然不动的黑衣男, 小心的跨步走了出去厕所外面站着三个黑衣人, 远处楼梯口又有三个每个人手里均拿着奇怪的机器, 一定是对付他的工具真是层层部防啊,幸好他的能力是逆天的。 在经过一个曲折的过道时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不是抓他的那个美女吗那时只看她的胸腰腿等部位 已经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这时看她的样子,真是人比花还娇, 媚艳无匹。 一点不像个带刺儿的主。 陆飞决定停下来好好的品尝品尝她。 先从哪开始呢之前就是这只手让他失去了意识, 他拿起白皙的素手放进嘴里。 她平常是否用这只纤纤玉手自慰过呢,想到这里拼命的吸吮她的手指。 将两只手吃的口水淋漓,想起她还绊了自己一跤, 陆飞低头女人穿了一双很性感的高跟鞋。 身为异能者,也许穿什么装束已经束缚不了她们的行动力了。 脚是女人性感器官的重要组成。 每个女人脚上的味道都不一样,这区别在是否穿丝袜, 穿什么样子的丝袜是否有洒香水等等,即使穿一样的鞋子也使女人的脚每天产生不同的味道。 陆飞稍稍抬起女人的脚,脱掉她的高跟鞋, 透过薄如蝉翼的丝袜一只光洁玉足吸引他的眼球再不愿转动。 他索性躺到地上,脸凑到人家脚底,这样仿佛被她踩在脚下, 尽情的唿吸着她的脚香她的脚熬出了许多浊气, 夹杂在馨香中很是引人入胜。 双手控制这只脚将在他脸上来回摩擦,撩人的味道充分浸润他的五官, 最后伸舌将她的脚心舔湿又含住她的脚趾摄取它们的滋味。 当陆飞含住她另一个脚时,女人重心失衡, 倒在他身上陆飞站起来让她仰躺在地,摆成双手扶住双腿等待被人侵犯的诱人姿势, 屁股翘出直到他低头可闻其穴的地步。 陆飞抬头看了看女人的脸,她那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态, 让人升起异样感觉尤其她若有所思的眸光,和她此时摆出的动作形成强烈反差。 陆飞的鼻子终于着陆在女人的裆部,到此地步女人的味道仍是馨香居多, 他接下来要领教这个女人最神秘的部位所孕育出来的气味。 也就是用来上厕所的两个洞口。 陆飞已经迫不及待要最深入的品尝了。 丝袜和内裤很快脱离了阵地,赤裸的两个洞穴散发着女人最隐秘的气息, 陆飞的鼻子先凑到后洞闻了闻味道很勐,熏人欲醉。 陆飞不客气的舔舐起来,啃食着这个异能美女的屁股, 舔着舔着鼻子不自觉的来到前缐美女毫无保留的暴漏她的私处, 其中洋溢着浓郁的淫香与尿骚气息夹杂着野花的香气。 陆飞找到隐藏在缝隙中的尿眼吸吮,滋味很足, 像是她尿尿之后有很多尿珠被两片厚实的唇瓣包住没能出来的样子 吃起来比那个英语老师还够味。 到后来,陆飞渐渐将女人的屁股抬起,最后抬的老高, 一边近距离的盯着她的脸看一边吸她的私处。 待得涌出两次水进了嘴里,陆飞终于放过她, 转头走向屋子里的女人他早就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存在, 因为她的气场太强大如果不是他对自己的能力有足够的自信, 他都没有勇气靠近她。 走的越来越近,陆飞随手摘掉女人的面具, 露出一张高贵泠艳的脸明媚之处可比他遇到过的所有女人, 脸上却带着一条与之毫不相称的刀疤但存在她的脸上不但不丑, 反而平添一种凌厉的气质眼神深邃显得饱经沧桑, 眼角收的很紧仿佛随时可能射出冰冷寒芒,教人生出萎缩伏诛的观感。 不用猜,陆飞知道这是个惹不起的角色, 刚打起了退堂鼓但眼睛瞄到对方胸口裂衣欲出的茁挺双峰, 一颗心又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 「就算吃她一次又能怎样,现在是我的空白领域, 她又不会知道。 」想到这里不再犹豫,陆飞走到女人身后,将她扶起趴在桌子上, 脸凑到她挺起的美臀后面紧盯着裤子绷紧的形状, 盯了好一会才凑头去仔细的闻嗅她肛门的位置。 极度诱人的味道让陆飞快速扒掉眼前的紧身裤和内裤, 分开浑圆的美臀又闻又舔。 舌头越来越往里,吸吮的力度加大,好想吸出点什么, 如果真的那样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吃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