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性虎是老公引诱我上的,因为在老公眼里我一直是个对性正统甚至呆板的女人, 我们结婚五年多我一直把性当成任务,我很少有性高潮。 直到在性虎上我看到了性的另类天地,也看到对性有不同理解与做法的姐妹们的存在。 老公是个很花心的男人,虽然我对他看得比较严, 可并不起任何作用。 我想他让我上性虎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我解放性观念, 其实我知道他是不希望我管他。 因为他在外有太多的女人,所以同我在一起作爱很无所谓, 更何况我也是个对性可有可无的人。  直到一件事的发生,使我不再是个守身如玉的女人, 而且第一次享受了真正的高潮。 怎么说呢,在外人眼里我老公是比较有艳福的。 虽然我已经有三十多,但我觉得保养比较好。 可惜就是看不住老公,老公有几次大言不惭地说, 老是吃山珍海味换换口味是应该的。 真不明白他怎么会与那些长得很一般的女人苟合。 那是上个月发生的事。 我与老公上庐山旅游,同行的还有他的一个关系户, 是个什么办的头头姓吴,我老公叫他吴局, 长得很丑很胖一脸横肉,他老婆却长得还可以, 虽然不高但很丰满。 我们是开一部车过去的,由于吴局他老婆晕车, 所以我让她座在前排我老公开车。 车上,我老公与吴局一直讲着黄色的笑话, 还有些市里要员的花边新闻听得我脸发红,吴局有时还意无意地碰我一下, 眼睛还不停在我身上打转。 下了高速天已经黑了,离住地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我沉沉地睡去。 突然觉得有人在摸我乳房,我本能地去拨开那手, 想老公也真是的连睡觉也不让我安稳,可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在车上, 而且不是老公。 我惊醒了,发现黑暗中我靠在吴局的怀中, 他一手挽住我的腰一只手已经伸进我的奶罩里捏着我的乳头。 他看见我醒了,竟不慌不忙,用他那肥嘴舔着我的耳朵。 我本能想大叫,可一想要是让老公知道多难为情, 而且毕竟这是老公的关系户得罪不起。 我轻轻对吴局说: " 别这样,让他们看见不好。 " 也不知道吴局没听见还是有意,他竟死死抱住我, 把我的头按在他的两腿间便我动弹不得。 我全身无力,不知怎么办才好。 我很感觉到我脸下碰着那硬硬的东西,以前只是老公的我甚至能闻到那东西发出的难闻的味道。 我两手软软地无法阻档吴局的无礼。 他手好大,在我两只乳房上轮流揉搓,弄得我好痛。 我不敢叫,甚至不敢吭声。 我感觉压在我头上的另只手松了,我却不敢抬头, 我真的不知怎么办只觉得那东西不断挺着项着我的嘴唇。 吴局已经一把将我背部的上衣拉开,背部凉凉的, 很快我的乳罩的搭口被解开了。 他厚厚的手抚摸着我的背部,慢慢地他竟两只手各捏住我的乳房, 玩弄着我其实已经发涨的乳头。 我的乳房应该说不小,可他手竟能盖住。 他吻着我的背部,吻着我的耳朵,他的舌头很湿很热, 我能感受到他喷出的热气。 我只是本能地躲闪,可是无济于事。 我怕我老公看到,我怕老公听到,更何况吴局的挑逗给了我本能的极大刺激, 我的意识开始模煳我甚至想让自己放弃无谓的抵抗。 这时我听见我老公对吴局的讲话声, 只听见吴局告诉我老公说: " 看这两个女人, 都睡着了。 " 又听见吴局压低声音: " 老兄的艳福真不浅。 " 我老公也开玩笑道: " 吴局, 你夫人也不错呀。 " 我真想老公回头看看,又怕他看到我的丑态, 那样他一定会认为不忠的了。 此时说话当口,吴局并没有放松对我的侵犯, 他好象已经发现我的矛盾完全放开对我的控制, 动作更加放荡。 只听见吴局对我老公说: " 我也想睡回, 到了你叫醒我们吧。 " 我老公说: " 好吧,你睡回吧" 我暗暗叫苦。 此时的吴局轻轻抵在我耳边说: " 宝贝, 听到了吧乖乖的听话。 " 说完抽出他压的乳房上的右手,顺着我光光的背部, 摸向了我的屁股。 由于我长时间叭地吴局的身上,虽然后座比较宽敞, 但人还是曲着特别是双手已经麻木。 我试图转过身来,吴局先是用着我,可马上他竟帮助我翻过了身。 这时的我不敢看吴局的脸,要不是车内很暗, 我想自己肯定很见不得人了。 吴局让我头依然枕在他的胯间,把我的身体完全放在了后座上。 由于上衣被他拉到脖子间,乳罩解开了, 所以我能感觉到我的双乳完全呈现在吴局的面前。 我本能地双手护胸,吴局一把拉开我的双手, 一手仍用力捏弄我的乳房嘴唇已经亲到我的嘴上, 我拼命地咬紧牙不让他的舌头伸进来。 只感觉吴局在我乳头上狠狠地一捏,我痛得刚想叫, 吴局已经把舌头深深抵进了我的嘴中我只能无奈地接受。 我知道自己有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接吻, 当初老公征服我的初次就是强行吻我。 我很快与吴局对吻起来,我能感到吴局脸上的横肉, 但那时性已经占据了我。 吴局用力将我的裙子强行拉到我的腰间,一只手伸进我的下身。 我本能地夹紧双腿, 只听到吴局轻轻对我说: " 宝贝, 要不要我让你老公回一头呀。 " 我一听顿时击跨了。 吴局又说: " 我知道你是很骚,只是没有机会。 " 说完又开始吻我,那只手很顺利地伸到我的腿间, 在我阴唇间来会摩擦。 在吴局吻乳房下身的围功下,我彻底放弃了抵抗, 我甚至还想到色虎有关文章的情节没想到自己竟也遇到了。 我的下身开始流出了爱液,我知道内裤已经湿了。 此时吴局又一把拉下了我的内裤,使他毫无阻档。 他用一只手指伸进我的下身,越来越深,并开始在里面挑弄起来, 我难受地打着他。 他将我头挪开一点,拉开他裤子的拉链,拉出他那又大又粗发着怪味的东西, 直直地竖在我面前。 虽然我经常给老公做口交,可都是在洗干净的前提下, 这次我没有选择。 没经吴局多少强迫,我竟探上身去开始舔起他的东西来。 他东西真的好难闻,可我乳房与下体传来的快感让我无法自始, 我开妈发狂地给他做口交。 我这样我有了生平做厉害的高潮,而且完全是在没有.真正性爱的前提下要不是我老公说要到了, 我才不会勐然清醒也不知什么力量让我挣脱吴局的控制, 很快整理好衣服。 当我面对老公的时候,我好愧疚,真的无地自容。 更可气的事吴局搂着她老婆对我老公: " 看你老婆面色真不错。 " 我恨恨瞪了他一眼。 我以为这件事情只会到此为至,我只想淡化它, 我仍然是个贤到点良母然而吴局就象影子一样贴着我, 直到另件事的发生使我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