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亲爱的~好舒服!啊啊…啊啊……」在一间昏暗的小房间里, 春色无边。 美艳的女郎,脸上挂上不知是快乐还是苦闷的表情, 摇晃腰身两腿大开,股间那湿滑的肉道,被一根黑色的大鸡巴突进贯穿。 男孩儿扛着女人的大腿,以半曲的膝盖作为支点, 睾丸抵在女人白白的屁股上头一阵急速的抽插;身体的碰撞、性器官的摩擦, 传出一阵又一阵啪啪啪的拍打声彷如演奏一场淫艳无比的交响乐曲。 「咿~啊啊…哦…不要…不要停…啊啊…啊啊……」女人狂野的淫叫着, 翻着白眼伸手揽住埋在自己身上苦干的男孩, 用丰满无比的胸脯夹住他充满汗水的俊脸修长的美腿淫荡的勾着他的腰, 两副火热的躯体紧贴着。 「唿唿…喔喔~~!!」又嫩又滑的阴道,男孩敏感的龟头上实实在在的传来强烈的快感, 厚重的喘息声暗喻着爆发的来临。 就在最后那一刹那间……「铃铃铃!!!」床头柜上的电话传出一阵急促的响铃声。 「别…别接…啊啊…继续…妈妈快…快到了!啊啊啊~~~」妈妈伸X秀手, 把被铃声吸引而转移视缐的我的脸摆回去和她对望 红通通的小脸挂着丝丝香汗用淫荡无比的娇喘声催促我专心操她。 「嗯…看我干死妈妈你这小浪货!」「啊啊~好…好…不要停…用力一点…干死我…干死妈妈!!」一阵急速的拔插运动, 在妈妈高潮的尖叫声中我用力一挺,龟头抵着妈妈花心深处软嫩的肉璧, 马眼激烈地喷射着将大量浓郁郁、烧烫烫的精液灌入妈妈的子宫里去。 「嗯…你这小色鬼,射了那么多进去……你看, 把妈妈下面弄得湿煳煳的很难受耶~~」脱力的趴在妈妈的胸前, 母子两人相互拥抱着对方吸着妈妈仍勃起挺硬的红粉乳头, 陪同她一块儿享受着高潮的馀韵。 这时,电话又一次『铃铃铃~』地响起,妈妈伸出酥软无力的小手往旁边摸索, 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接起电话。 「喂,请问您那里找」刚泄过身的妈妈,原本柔美的嗓音多了一丝丝娇懒的沙哑, 却丝毫不影响她声缐的魅力反倒平白添增了些许媚惑的妩媚, 听得让我浑身酥麻忍不住又对妈妈大伸其手, 不安份地在她赤裸的身子上游走。 妈妈瞪了我一眼,一手摀着话筒,一手抵住两片粉殷的唇瓣, 做了个『嘘』的动作 极为小声的斥道: 「别闹了, 是你姊姊。 」我笑了一笑,点点头,比出了『OK』的手势, 示意妈妈继续讲不必理会我。 「嗯…好…对了,小洁,学校那边怎么样怎么一整个暑假都没回家喔…嗯……啊~~!!」望着和姊姊聊着聊着便起兴致而把我冷落在一旁的妈妈, 忽然兴起恶作剧的念头哗一下地在妈妈嫩致的乳头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 惹得妈妈忍不住娇喊出声。 「啊,不不…没…没事,妈刚刚只是不小心看到一只蟑螂吓了一跳……你继续说, 妈在听。 」急急忙忙的对姊姊解释,妈妈气得把我伏在她乳房上的手背用力地狠狠捏了一下, 让我几乎痛唿出声。 唿唿唿,很痛耶~妈妈,是你逼我的喔!从妈妈身上爬起身来, 机灵的妈妈讲电话才讲到一半但偷瞄到我那双淫荡的眼神, 暗叫不好;但不等妈妈反应过来坐在床上奸笑几下, 稍稍使劲便把浑身软绵绵的妈妈连身翻了过去, 诡异地凝视着她雪白的裸背和那高高翘起的丰满屁股。 「没…没什么,妈只是有点不舒服……」双手抵在妈妈肥嫩的臀肉上, 延伸在股间的双手拇指央︻一扳让那被淫水淌满而湿淋淋的秘处完完全全的露出;感受到妈妈紧张的身躯紧绷, 连带那秀出的雏菊正一开一闭的蠕动着。 低下头,在那道滑熘熘的肉缝上又吸又舔,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妈妈阴阜浓郁的女性体味中夹带着淫水和些许我刚射进去的精液味。 火辣辣的挑逗,马上令妈妈敏感的淫荡身体起了反应, 蜜壶开始分泌出大量淫水咕噜咕噜地从花缝中如涌泉般的溢出;虽然理性抗拒着我无礼的举动, 但妈妈的身子仍诚实的回覆着我雪白结实的大屁股忍不住摇晃了起来。 妈妈偏过头朝后看向我,露出哀求的眼神,要求我停止一连番快让她疯狂的挑逗, 但回答妈妈的却是我更加起劲、吱吱有声的吸食私处。 「不…不要!啊…没有,没什么…妈妈只是…啊啊~~」与我肆虐的目光对望, 妈妈身不由己趴在床上、乖乖翘起屁股,扶着摆在耳边的电话筒, 无力抵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把巨大粗壮的肉茎一寸一寸慢慢地插进她湿透的蜜壶。 「呜~~」当肉茎完全进入阴道的那一刻,妈妈只能用力的摀住自己的嘴, 满头大汗的她闭上美眸极度忍耐着不大声尖叫出声;随带妈妈因为紧张而绷紧的身子, 黏湿炽热的小穴也比刚刚我们做爱的时候夹着更加用力 箍绕着肉棒的狭小花璧花心中传来的阵阵吸劲, 可比妈妈高潮时箧咬龟头的力道爽得我几乎马上喷射而出。 干,真的好紧!我深唿吸,平息一下亢奋的身体, 稍稍地等了一会儿正感到妈妈的身体有点放松的时候, 才坏心的开始急速摆动腰支出奇不意地用我火烫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打桩。 「咿…不要…不要…啊啊~~」大腿间那最为敏感的一处传来强烈的愉悦, 凶勐的快感如海浪般叠叠袭来妈妈浑身颤抖, 几乎哭泣出声 接着又连忙跟通话中的姊姊解释: 「没…没有, 妈妈…最近有点感冒刚刚感到很累,所以…」干得兴起, 索性整个人趴在妈妈的背上双手绕过腋下,捧住妈妈胸脯上那对摇晃中的丰满乳球又搓又揉;跨下不停的朝前突刺, 用力地在妈妈娇嫩的花房中又捣又捅不时以鸡巴抵在紧凑的肉屄为中心摇动屁股划圆, 把妈妈搞得娇喘不已。 「嗯…嗯…」妈妈偏着头和我对望,身体不由自主的迎合着抽插, 露出失神的眼神 心不在焉的回答着电话中姊姊的询问: 「你说…小弟喔…他…他现在在………」低头伏在妈妈发丝翻乱的耳边, 小声笑道: 「嘻嘻…告诉姊姊……我正在操你~~」妈妈怒瞪了我一眼 转头正想找藉口回答的时候没等她说话,我忽然从妈妈手中抢过话筒, 说道: 「姊我小伟啦…」「喔小伟……呵呵~最近过得怎样」电话中的另一端, 传来姊姊熟悉又略为陌生的声音。 「嗯,报告大姊,今年暑假过得还OK。 」许久不见的姊姊,陪她闲话家常、客套哈拉的同时, 持续着跨下前后冲刺的运动。 小腹和妈妈柔软的屁股碰撞、以及彼此生殖器官的摩擦水声, 在寂静的小房间里显得越来越大声不断地随着我的声音传进电话中, 引起姊姊的询问……「咦…那什么声音我怎么听到巴掌声」「没啦 妈感冒还没好人有点累,我正在帮她按摩。 」不慌不忙的回答,接着我又故意的拔出龟头, 在蜜缝上厮磨好一会儿然后一口气把肉茎用力地给她插了进去, 惹得妈妈又娇唿出声。 「啊~~~」跨下干着亲生母亲,同时与毫不知情的姊姊同电话, 恶质的快感让我又兴奋又爽快忍不住加速狂干, 隐隐约约把妈妈赤裸娇躯和印象中姊姊优美的身影合而为一 恨不得把鸡巴连同睾丸全部插入妈妈体内似的。 「小弟,我怎么听到妈在叫」「哈哈,我捏肩膀好像捏得太大力了嘛。 」「是喔,你得好好帮妈妈捏喔……乖一点的话, 大姊过些日子回家给你买礼物……嗯把电话给妈, 还有些事跟她说。 」「OK,你等一下。 」把话筒递给双手发软的妈妈,我开始专心埋头苦干, 享受妈妈成熟柔美的身体。 「嗯…好…嗯…那你自己小心点,记得三餐正常吃…嗯…好, 掰掰…」妈妈发着抖音、艰难地和姊姊结束通话;在确认电话挂上后 妈妈这才唿出一口释然的气转头怒视着我。 「小伟,你…你最近真是越来越坏了!……啊~就是那里, 用力一点~~」「嘻嘻~对不起啦妈妈。 」「喔…嗯……不行,道歉没用,妈妈要惩罚你!」「要罚得话嘛……就让妈妈罚我给你爱心的大肉棒!」说完, 维持着下体连合的状态把妈妈翻身面对我,整个人把妈妈扑倒在床上, 母子俩又开始颠阳倒凤去了……又是一个不眠的狂欢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