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绍: 黄慧,某中学老师。 李秋水,某中学老师。 王海,某中学教导主任,互爲同事。 刘明、吴敏,某中学学生,黄慧是二人班主任。 黄慧和李秋水两个老师在校园里巡查,目的就是抓那些抽烟的男生, 可黄慧玩玩没想到得是在教学楼的一个角落里 抓到了自己班上的两个同学刘明和吴敏,一个是班上的班长, 一个是学习委员两个最出色的学生,正抱在一起亲嘴呢。 而且吴敏的校服裤子被脱到了膝盖那里,里边白色的小内裤都露在外边。 于是黄慧和李秋水就把两个学生带回了办公室。 本来黄慧想低调处理这件事情,可李秋水直接通知了教导处的王海, 王海一听有学生早恋被抓兴奋极了,立刻赶了过来。 于是一男两女三个学校老师面对着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进行了审讯。 黄慧气的够呛, 拍着桌子说: 你们两个是我最喜欢的两个学生, 怎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吴敏哇的一声就哭了 刘明梗梗着脖子说: 黄老师 我们是真心相爱!王海骂道: 你们懂什麽叫做爱!学生手册里没有写不能谈恋爱麽李秋水阴阴的说: 你们这样多影响学习呀。 刘明说: 我们没有影响学习,我数学不好, 她给我补数学她英语差些,我给她补英语,我们互相进步。 黄慧说: 互相帮助是应该的,那也不能谈恋爱, 在校园里亲嘴呀。 李秋水看着吴敏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有些嫉妒这个女学生长的漂亮, 又是冷冰冰的说: 你一个女学生裤子都被脱了, 要不要脸呀。 吴敏哭的更厉害了。 刘明闷头说: 老师,以后我们不在学校这样了。 黄慧说: 在校外也不能这样呀。 你们家长不管你们麽王海在旁边激动的说: 咋, 咋 还脱裤子了谁的脱了男的女的李秋水说: 那个女的呗, 这麽小就这样。 王海摸着下巴心里懊恼,操,我咋没看到呢, 亏了这小娘皮长这麽水灵,裤子脱下来屁股一定很白。 黄慧说: 你们啥时候开始的刘明说: 初一升处二的时候。 黄慧说: 谁追的谁刘明瞪着眼睛说: 我们没有谁追谁, 我们就是相互帮助。 王海看着吴敏色迷迷的说: 管那些干啥呀, 问些关键的。 女的脱了裤子, 男的脱了没李秋水说: 男的没脱。 王海凑到前面说: 你们两个,有过性行爲麽刘明瞪了一眼王海, 有些厌恶的白了他一眼。 王海说: 还会翻白眼,老子就不信管不住你们。 李秋水说: 估计是我们去的早,要不就不只是亲嘴, 该干那事了。 王海说: 老实交代, 做过爱麽黄慧拦住王海说: 毕竟还小, 不会懂那麽多的。 王海说: 不懂他们比你懂得多,说白点, 你们操过逼了麽刘明又狠狠瞪他一眼没出声。 李秋水说: 不承认不行呀。 有没有过赶紧说。 你叫吴敏吧,你还是不是处女呀吴敏捂着脸, 就是不说话。 王海就是想听荤的, 指着刘明说: 赶紧老实交代!刘明大声说: 那是我们的事, 跟你们没关系!王海被顶的说不出话来。 李秋水阴阴的一笑说: 现在孩子啥都懂, 做爱肯定有避孕套 搜一搜不就行了麽黄慧说: 刘明, 吴敏你们说实话, 要不我们就要搜身了!刘明说: 不管你们事情!你们无权搜我们!李秋水说: 还反了你了, 这是学校王主任,你带这个女学生去你办公室, 我们先搜这个男生!王海嘿嘿一乐站起来伸手拉着吴敏, 吴敏还要挣扎那里抗的过五大三粗的教导主任, 连拉带拽的被带走了。 李秋水走到刘明面前, 厉声说: 把口袋翻出来!刘明无奈的把校服上衣的口袋都翻了出来, 里边出了学生证还有些零钱。 黄慧站在李秋水身边, 看着刘明说: 裤子口袋!刘明把裤子口袋也拉了出来, 啥都没有。 黄慧心软说: 看样子还只是亲亲摸摸,没有实质的东西。 李秋水撇嘴说: 不可能。 刘明在那里没动, 李秋水想了想说: 转过去, 屁股兜里有没有刘明无奈的转过身去李秋水伸手进去刘明屁股兜里一摸, 竟然真的搜出一个杜蕾斯的袋子而且是刚撕开的, 里边避孕套没了?李秋水哈哈笑道: 我就不相信没有 说里边的套子呢刘明垂头丧气的站着不出声。 黄慧说: 啊用掉了你们刚才做爱了这可是大问题, 你们竟然敢再学学学学校里做爱!这要被开除的!刘明赶紧擡头说: 我们没有……黄慧说: 没有没有这个套子哪去了刘明低头说: 真……真没有……李秋水突然说: 是不是带着呢黄慧看着李秋水说: 啊带在那里麽李秋水说: 我估计是带上了 还没来得及那个呢就被我们抓住了。 黄慧厉声说: 刘明,把裤子脱了!刘明胆怯的看看黄慧, 手捂着裤裆没动。 李秋水得意的说: 我猜对了吧黄慧过去一把把刘明的手打开, 伸手去拉刘明的裤子刘明扭身躲避着, 黄慧骂道: 现在知道害羞了刚才咋不知丑呢。 黄慧说着一把把刘明的校服裤子拉了下来, 李秋水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说: 哎呀, 你咋麽当衆脱男生的裤子呀。 李秋水一边说着,一边探头盯着看,果然,刘明的裤子被拉下来后, 露出的鸡巴上套着已经缩成一团的避孕套。 黄慧也瞪大眼睛看,没想到自己的学生的鸡巴竟然发育的很好, 跟成年男人差不多了只是阴毛还比较少,但阴茎的尺寸可不小。 黄慧弯着腰,拉着刘明的裤子,盯着眼前的鸡巴, 勐咽了几口口水。 李秋水斜着眼睛看,心里也是一阵赞叹, 心里说: 哎呀, 真是个好宝贝。 黄慧擡手就握住了刘明的阴茎,一把把上面的套子揪了下来, 摔在桌子上 狠狠的说: 这是什麽刘明低头不说话。 两个女老师并肩站着,贪婪的盯着刘明的鸡巴看。 看了一会,黄慧李秋水对视一眼,相互点点头。 李秋水说: 这东西还有没有了刘明摇摇头。 黄慧说: 不行, 我们要搜一搜!李秋水说: 是, 仔细搜一搜。 两个女老师一前一后的围住了刘明,身子死死的贴上来, 李秋水伸手就去摸刘明的阴茎手指还插进刘明的阴毛里轻轻抠挠着, 黄慧从后面把手伸进刘明的裤衩指尖探进刘明的股缝里摸索着。 刘明只能老老实实站着,李秋水另一只手从刘明校服领口伸进去, 摩挲着刘明的胸口体会着刘明光滑的屁股,黄慧干脆把刘明的上衣拉起来, 把自己的胸腹贴在刘明后背上挤压着,磨蹭着。 刘明被两个女老师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站着, 任凭两个老师摸来摸去。 李秋水还说呢: 好像真没有了。 黄慧兴奋的都快流口水了, 颤巍巍的说: 仔细搜搜李秋水干脆蹲下来, 用手撸着刘明的阴茎包皮都翻过来,红红的龟头露出来了, 李秋水贪婪的看着 黄慧说: 我可得仔细搜搜。 说着右手指尖一勾,指甲抠进了刘明的肛门, 指头一用力滑进了刘明紧闭的肛门里, 进进出出的抠弄着说: 哎呀, 好紧呀好像藏不了东西。 刘明被抠的又难受又舒服,叉腿撅屁股,任凭老师指头在后面进进出出。 李秋水把玩着刘明的阴茎, 擡起身说: 下面没有, 嘴里有没有张开嘴!刘明无奈的张开嘴 李秋水说: 哎呀, 太黑了看不见,怎麽搜呀。 黄慧说: 看不见就摸呗。 李秋水说: 人家没洗手,怎麽摸他嘴里呀。 黄慧说: 没洗手不能摸嘴里,不卫生,你别用手呀, 用舌头去搜。 李秋水说: 对对对,还是你聪明。 李秋水拉着刘明的头发,脸凑过去,嘴唇对着刘明的嘴, 把自己舌头吐了进去在刘明嘴里搅来搅去,还是不是的含着刘明的舌头, 刘明被亲得呜呜的哼哼着。 黄慧说: 这孩子学习很好,就是呀思想太复杂, 你说你带着个东西来学校干什麽。 老师就从来不带。 你不信,你搜搜老师。 说着,黄慧把自己裤带解开,拉着刘明的手塞进了自己的裤衩, 按着刘明的手指放到自己阴道口说: 你搜搜麽 搜搜老师。 李秋水也赶紧解开裤带,把牛仔裤的拉链完全拉开, 拉着刘明的手伸进自己裤衩里 说: 你也搜搜我, 我们给你做个榜样。 黄慧一只手捏着刘明的手摸着自己的阴道口, 一只手还使劲抠着刘明的肛门 声音甜腻腻的说: 刘明呀, 老师很喜欢你的你是个很好的学生, 你知道麽刘明说: 我知道。 黄慧阴道口已经湿乎乎的一团了,刘明的指头时不时的滑进去一些, 黄慧说: 你呀犯这个错误让老师很心疼。 你认识到错误了麽刘明点头说: 老师,我错了。 我以后改。 黄慧说: 认识错误就好,你先说,跟吴敏做过几次爱呀。 刘明说: 也就四五次。 李秋水捏着刘明两根指头, 塞进了自己的阴道说: 她第一次时不时处女呀刘明说: 是呀, 流了不少血呢。 李秋水笑道: 哎呀,便宜你小子了。 黄慧扣弄着刘明的肛门说: 好孩子,跟老师说说, 还跟哪个女人做过呀刘明说: 就吴敏 还有一个……李秋水说: 说呀, 好孩子 还有一个是谁呀刘明说: 还有一个是吴敏的妈妈。 黄慧把腿夹紧,不让刘明的手出来,然后开始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 李秋水笑道: 哎呀,厉害呀,母女通吃呀。 黄慧把刘明的手从阴道里拔出来,塞进自己上衣里, 让刘明摸着自己的乳房说: 你说老师奶子大还是吴敏妈妈奶子大呀。 李秋水笑道: 我也要比。 说着把刘明的手也塞进自己乳罩里说: 说, 我们三个谁奶子大刘明说: 黄老师的最大。 黄慧得意的笑了起来说: 喜欢摸老师的奶子麽刘明使劲点头说: 喜欢, 喜欢。 李秋水说: 你跟吴敏妈妈怎麽好起来的呀是先跟吴敏, 还是先跟吴敏妈妈呀。 刘明说: 嗯,我去给吴敏补课,吴敏有事出去了, 就剩下我跟她妈妈了。 然后她妈妈就摸我,也这样让我摸她,然后就脱光了让我看, 然后就做了第一次跟她妈妈,后来,她妈妈就让我跟吴敏也做, 让我当她女婿我跟吴敏就这麽好起来了。 李秋水说: 吴敏妈妈有亲你小弟弟麽刘明说: 有亲, 她可爱亲呢亲得我好舒服。 李秋水说: 老师也亲亲, 可一麽刘明说: 老师你随便亲。 李秋水莞尔一笑说: 这才是好孩子,好学生。 说着李秋水蹲在刘明面前,捋捋头发,张嘴含住了刘明的鸡巴。 黄敏抠着刘明的屁眼说: 吴敏妈妈有舔过你屁眼麽刘明想了想说: 那倒没有, 她妈亲我鸡巴时候让吴敏舔我屁眼,痒痒的也很舒服。 黄敏说: 那老师要跟吴敏比比,看谁让你更舒服。 说着黄敏扒开刘明的屁股,伸舌头舔着刘明的屁眼。 三个人正做汉堡包状叠在一起呢,传来敲门声, 三个人受惊一样瞬间分开。 过去开了门。 进来的是王海, 王海喘着粗气激动的说: 我找到证据了!李秋水说: 哎呀, 搜到避孕套了麽王海说: 没搜到呀。 黄敏说: 那你找到啥证据了王海说: 那个女学生身上啥都没有, 不过我把指头抠进她阴道里她也不疼,说明她不是处女了, 肯定跟这小子做过了。 李秋水说: 哎呀,这些我都问出来了。 王海说: 啊, 招了麽李秋水说: 招了, 我们正仔细检查呢。 王海低头一看,李秋水敞开的裤门, 笑道: 哎呀, 检查的好仔细呀。 黄敏说: 你把吴敏带过来,我们一起检查吧。 王海哈哈乐着跑出去,把吴敏也带了进来。 吴敏早就不哭了,脸蛋红扑扑的。 李秋水说: 黄老师,我们继续检查。 王主任,你也在仔细检查检查吴敏。 必要时,也让她检查检查你麽,你也要以身作则麽。 王海点点头说: 对,对。 我们身上啥都没有,让学生好好看看。 说着王海当着吴敏的面把裤子脱了下来, 露出硕大的鸡巴说: 你看, 主任干干净净的啥都没藏。 说着王海把硬起来的鸡巴包皮都撸起来说: 好好看看, 是不是没有。 吴敏说: 是,主任身上啥都没藏。 王海说: 眼见爲虚,手摸爲实,你好好摸摸, 自己搜搜。 吴敏握着王海的鸡巴,仔仔细细的摸索着。 黄慧又把刘明的裤子脱了, 手指捅进刘明沾满她口水的肛门说: 王主任呀, 这女学生的阴道你查过来肛门也可能藏东西, 你查过没有呀王海说: 哎呀还没查过。 吴敏,你裤子脱了,主任要检查你肛门。 吴敏伸手把裤子往下拉拉,然后又握着王海的鸡巴不撒手。 王海个子高,手臂长,一哈腰,手就从后面摸进吴敏的裤子, 手指头探索几下就伸进吴敏的股缝里指头抠抠, 找到吴敏的肛门一下抠了进去,吴敏疼的直皱眉, 手还是不停的把玩王海的鸡巴。 李秋水伸手把裤子彻底脱到膝盖那里。 对刘明说: 你也检查检查老师。 刘明伸手就抠进李秋水的阴道, 说: 老师啥也没有藏。 李秋水笑道: 哎呀,你指头那麽短,检查不仔细, 用长的。 说着李秋水转身背对着刘明, 黄慧捏着刘明的鸡巴就往李秋水阴道里塞说: 这个长, 好好进去检查检查。 刘明身子往前一靠,鸡巴一下就滑进生过三个孩子的李秋水的宽松的阴道, 李秋水舒服的哎呀叫了一声。 黄慧笑道: 叫唤啥呀, 还能比你男人的大李秋水说: 那道不至于, 不过好烫呀热唿唿的。 比我那个老骚货的热乎多了,比你男人的肉棍都热。 黄慧说: 呀,年轻就是好,血足,有劲。 李秋水说: 我玩会就让给你,今天我可不敢多吃, 晚上还有宵夜呢。 黄慧抠着刘明的屁眼说: 好孩子,使劲, 操死她就她刚才骂你骂的最凶,使劲操,老师帮你使劲。 刘明说: 李老师也是爲我好,我哪能报复她呀, 我报答她才对。 李秋水扭头说: 好孩子,使劲,使劲就是报答老师。 刘明拼命耸动屁股, 李秋水说: 好孩子, 舒服不刘明说: 舒服太舒服了。 黄慧说: 刘明,老师怎麽教育你们的,实话实说, 不许拍马屁。 到底舒服不舒服刘明说: 真舒服,不是拍马屁呀。 黄慧笑道: 都那麽松得阴道了, 你怎麽能舒服刘明说: 老师, 李老师阴道松是送但插起来很爽利,一插就能插到鸡巴根上, 跟吴敏她妈一样。 咋说呢, 这就是有容乃大吧黄慧笑着说: 你的屁眼就紧, 老师喜欢紧得你抠抠李老师的屁眼,也很松。 刘明伸手探进去李秋水的肛门,一根指头很容易就进去了, 接着两根一起抠也很容易。 刘明笑道: 哎呀,这可比吴敏妈的松太多了。 王海说: 吴敏的屁眼也很近,你们这些学生娃身体就是嫩。 吴敏说: 王主任,你是第一个进入我屁眼的男人。 刘明说: 是呀,都是你搞我屁眼,我还没搞过你的呢。 吴敏说: 哼,每次都是你跟我妈舒服,我在旁边看的多, 吃的少。 黄慧说: 呀,小两口还吃醋了。 王主任,人家学生妹子还没吃饱呢,你用用你的大鸡吧呀, 别总用手抠呀。 王海看着吴敏说: 来,好孩子,让主任喂饱你。 吴敏甜甜的说: 谢谢主任,我在沙发上趴着, 你干我好不好王海连声说: 好好。 黄慧抠抠刘明的屁眼说: 咋样,你未来的媳妇被王主任搞, 有啥想法麽刘明说: 搞呗长个逼就是让男人操的。 吴敏说: 就他那小白鸡巴,哼,不一定嫁给你呢, 王主任这大粗鸡巴才够劲。 黄慧说: 李老师,我们说这麽热闹,你咋不出声呀。 李秋水扭头说: 哎呀,说不出来拉,太热了, 阴道里都烫化了。 黄慧说: 吃够没,该我了。 李秋水说: 我的小干爹,赶紧出来吧,换你班主任试一试。 刘明慢慢拔出鸡巴来,黄慧赶紧脱掉裤子,刘明挺身插进去, 黄慧是坐在办公桌上正面迎战刘明搂着刘明的脸是又亲又舔, 刘明一边嘿嘿笑一边拼命耸动着屁股。 那边吴敏已经被王海压在身下了,一开始还咬着牙不呻吟, 可王海的鸡巴是比刘明成熟多了的几下就干的吴敏淫水大冒, 阴道口都冒了泡泛起了白沫,涂满了王海的大鸡吧。 李秋水凑过去看到说: 呀,王主任的黑鸡巴变成白鸡巴了。 王海笑道: 这妹子又紧又滑,太舒服了。 老子每天看一操场的女学生,天天做梦都想干一个, 今天真是美梦成真了。 可惜老子干的这个不是个处女学生。 吴敏说: 王主任,人家屁眼还是处得呢, 你想开发一会您干我屁眼。 王海笑道: 那敢情好,那敢情好。 李秋水扭头说: 黄老师, 咋你不出声了刘明鸡巴烫不黄慧眯着眼睛说: 太鸡巴烫了, 越插越烫人家都快受不了了。 李秋水说: 看你那贱货的样子,刚才还嘲笑我。 几个人呵呵笑了起来。 刘明毕竟年轻,没坚持多久,噗嗤就在黄慧阴道里射了进去。 黄慧呜了一声,身子勐然挺了起来, 说: 哎呀, 精液也好烫呀。 李秋水笑道: 好好,射死你这个骚老师, 让她给你生个小师弟。 刘明笑道: 那我师弟该叫我师哥还是叫我爸爸呀。 黄慧挺了一会,勐的抱住刘明,舒服的瘫软在刘明身上。 吴敏说: 哼,每次都这样,才十分锺就射了。 我跟我妈都不尽兴。 看王主任,不急不忙的,这才是能力呢。 王海说: 你不懂,以后刘明干的多了,就耐久了, 明白麽吴敏说: 那要练到啥时候呀。 王海说: 没关系,你多跟你妈一起干他, 早晚练出来得。 吴敏说: 哼,谁知道要多久。 王海说: 来,主任操操你屁眼。 吴敏说: 主任,你坐下,我从上面来。 王海高兴的坐在沙发上。 吴敏叉开腿,扶着王海的鸡巴兑到自己肛门那里, 慢慢的往下坐疼的吴敏满脸都是汗水,努力了半天才把鸡巴坐进屁眼里, 黄慧看着吴敏坐在王海身上说: 看你小媳妇屁眼被王主任开处了。 刘明笑道: 王主任干松了,我一会就可以随时操她屁眼了。 李秋水说: 你小媳妇逼还空着呢,快去操你媳妇的逼给我们看。 刘明答应一声,跑过来,吴敏坐在王海身上岔开腿, 迎接刘明的鸡巴三个人又称了三明治的样子。 黄慧跟李秋水看的性高才列,大家正舒服呢, 突然有人敲门说: 请问黄老师在麽我是吴敏的妈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