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儿是模特儿,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兼职,毕业后被选中担任运动饮料的夏季宣传女郎, 后来成了这家公司的形象代言人。 工作很忙,不过专门穿泳装做宣传。 她不愧被选中,女儿有着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 丰满的娇躯纤细的柳腰,一头又直又长的秀发, 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鼓鼓的美臀迷人的性感小嘴, 再加上那银玲般的声音。 特别是她那一流身材,至今爲止除了我女儿我就没见过这麽好的身材苗条却又不失丰满, 腿很长腰又细,特别是她穿一条紧身的白色长裤时更显的亭亭玉立。 最醒目的就是她的双乳,的确比较大,没想到这麽苗条的人也有如此丰满的乳房。 让人看了两手就想摸,下面就想操她。 有这样的美丽的女儿,看起来是一件很幸福但实际上有很多麻烦的事。 正确的说是有过多麻烦的事。 比如说这麽漂亮性感的女儿被导演操了怎麽办, 长这麽的我连她的奶子都没摸过你们觉得我能就此罢手吗也许天助我也, 这个夏天我终于有机会可以操她了。 大家可以想象到,有这样的女儿以后,手淫的对象只有女儿。 偶尔看到女儿的乳房和屁股的曲缐,靠近她时分不出香水还是体嗅的芳香, 我手淫时心里幻想的场面完全都是女儿的一举一动。 因此看到她都会産生愧疚感,如视缐相遇,我的脸会通红, 心会蹦蹦跳。 可是在这个夏天……我第一次感受到,出名这件事没有一般人想象的轻松愉悦。 赚钱虽然是好差事,但付出的代价相当大,模特儿俱乐部的管理相当严格。 因是新出道的,必需避开任何的丑闻。 在此之前女儿还有几个男朋友,也适当的享受性交的乐趣, 可是慢慢走红或爲所属俱乐部的招聘时立刻强迫她结束一切的男女关系, 新的关系更不可经纪人紧跟在身边,从工作场所回到家爲止, 彻底受到监视。 可怜的女儿陷入相当严重的欲望不满的情况, 不过对我而言是幸运的开端。 因爲我竟然看到女儿的手淫,在这以前我想她从来没有手淫, 如果早就习惯也不会做出这种被看到的事情来。 我这个男人虽然不太了解,但是觉得她的手淫好象相当生疏。 那是七月中旬的事,那天下班后和好友去喝酒, 十二点后才回家虽然还只有高中二年级,但在这种情形下还不会被取缔。 又不像其它的同学去找女人,说起来我还算是好的一方, 因爲经常看到女儿同年代的女生都显的好丑, 没办法産生兴趣。 想睡前淋浴推开浴室的门时,我听见里面传来淋浴的声音。 不知道谁在里面,我悄悄的推开门……浴室里灯光明亮透过毛玻璃看到女儿的身影, 我紧张的吞下口水拼命的大瞪眼睛。 模煳的影子逐渐形成轮廓,头发的黑色和身体的肤色像水墨画一样朦胧, 可是那个姿势有一点奇怪女儿是面对浴缸擡起一条腿, 淋浴的喷头被腿挡住。 女人是用这种姿势洗那个地方吗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轻微的哼声。 「啊……」哼声与水声混在一起。 我把全部的精神集中在耳朵及眼睛上。 只是洗身体,用的时间也太长了,而且头部的动作也很奇怪。 黑色的头发像波浪一样的前后摆动,胸部隆起的影子也随着摇摆。 难到是女儿在……可是,绝对错不了。 头发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急促。 我悄悄的走进脱衣室,也轻轻的关上门,我的心情开始七上八下, 女儿好象没有察觉到我进来的动静。 我深做唿吸,也许不擅长喝酒的我有一点醉的关系当时在我的心里出现一个大的计画。 我急忙脱去身上的衣服,身体赤裸后我就突然推开浴室的门走进去。 「啊……啊……」在淋浴当中,而且不是普通的淋浴, 是沈迷在淫猥的行爲中虽然说我是父亲,但挺着阴茎的赤裸男人冲进来, 女儿的惊讶当然是非同小可把手里的喷头向我丢过来。 好向要大叫的样子。 「宝贝不要叫,这种情形被你妈发现,就糟了, 因爲我一直看到你做什麽事。 」本来女儿的脸色是红润的,现在立刻变苍白, 燃后这才发现自己赤裸显出狼狈的样子把身体转过去用身体保护胸部。 「你这是做什麽,我在淋浴你还偷看,太没有礼貌了。 」可是女儿说话没有力量,很清楚感觉到她在害怕, 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我就更想折磨她了。 「是淋浴吗女儿用莲蓬头在做什麽呢好象只有下面湿了……」女儿背对着我, 但看的出她好象吓了一跳夹紧大腿扭动腰肢。 我一手拿喷头,突然抱住女儿的后背,把阴茎贴在女儿的屁股磨擦。 一手抓住乳房,用喷头喷向前面女儿用双手掩护的大腿跟上。 「不要,你这是做什麽」女儿扭动身体想抗拒, 不过她的双手不能离开那个位置。 我的阴茎压在女儿的火热柔软的屁股上,立刻开使反应。 「女儿,我是了解的。 因爲我每天也在手淫。 不要用淋浴,让我来给你爽吧。 」我把喷头放在地下,用手插入女儿双手掩护的大腿跟中。 「不要这样……不要……」女儿拼命的扭动身体想逃避, 我用全力不让她逃避。 「女儿,仅用手可以吧没有人会知道,就是女儿的经纪人也没有办法监视家里的事。 」「不要……啊……」女儿支撑不住我的体重快要倒下去。 急忙用双手扶住墙保持平衡。 我的手立刻摸到女儿双手解放出来的阴户上, 淋淋的阴毛的触感是那麽的美好。 「女儿……」我继续用体重压迫,一只手抚摸乳房, 摸到阴毛的手继续寻找肉缝。 女儿的双手扶在墙上已用尽全力,对我的淫邪举动没有办法抗拒, 夹在屁股沟里的阴茎已经膨胀到极限。 「啊……不要呀……」寻找肉缝的手指滑进女儿的阴道里。 我也非常急躁中指进入肉洞中,就不顾一切的食指也进入深处。 「啊……啊……」女儿的身体也湿淋淋的,但那是和淋浴的水完全不同, 粘粘的热热的,那里面的肉好象快要融化样子。 我把二根手指插入肉洞里搅动,用拇指揉搓硬硬的阴核。 女儿的唿吸越来越急促。 因爲有人突然闯入,要而未能出来的肉体,好象终于恢复应有的节奏我也完全沈迷在阴茎的摩擦感里, 闭上眼睛一手摸乳房一手玩弄阴户享受阴茎压在丰满屁股上的感触。 女儿也开始陶醉在我手指的戏弄里。 她不用双手也能站稳,但仍旧保持原来的姿势, 没有想推开我的手就是最好的证据。 不仅如此,唿吸愈来愈急促后,仰起头还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在幸福的高峰上,简直就像在做梦。 有几万,几十万的男人看着女儿穿泳装海报手淫。 我在抚摸那些男人瞳憬的肉体,阴茎在她的身上摩擦。 能作到这件是只有我一个人,是父亲的特权, 只是这样对我已经很足够了当时我做梦也没想到要和女儿性交。 「啊……啊……」就在女儿发出较大的哼声, 然后全身抽搐。 「爸,不要……我……是……你的……女儿了……」但这时的我淫兴大发, 自己已无法把持自己了我的鸡巴再不插入女儿的嫩穴就会爆了。 我一手抱着女儿,另一只手分开女儿的美腿, 挺枪就刺。 「爸,不……要啊,我……害怕……」「宝贝……怕什麽……我会……令你……欲……死欲……仙的……」「啊……爸……要……做……也……要到……床上……去……」我看到欲火告升的女儿, 抱着女儿飞快地奔向卧室我双手一抱将她仍到了床上去, 同时说道: 「宝贝我从未看过你的玉体, 让我仔细欣赏一下好吗」「不……爸……羞……死人了, 玩都被你玩了操都被你操过了,还有什麽好不好。 」她说着将身体横躺,我仔细一看,她那丰满的身段, 曲缐毕露;整个身体隐约的分出两种顔色。 自胸上到腿间,皮肤极爲柔嫩,呈现白晰晰的, 被颈子和双腿的黄色衬托的更是白嫩。 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唿吸,而不断起浮着。 乳上俩粒黑中透红的乳头,更是艳丽,使我更是陶醉、迷惑。 细细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点疤痕都没有, 腰身以下便逐渐宽肥。 两胯之间,隐约的现出一片赤黑的阴毛,更加迷人。 毛丛间的阴户高高突起,一道鲜红的小缝,从中而分, 更是另人着迷。 我看到此,整个神经又收紧起来,马上伏身下去, 此时的我像条饥饿已久的野牛。 我的手、口,没有一分锺休息,我狂吻着,狂允着。 我的双手也毫不客气的,在她的双峰上、小腹上、大腿上, 还有那最令人销魂的地方展开搜索,摸抚。 在我双手的抚摸之下,她那略显红黑的大阴唇, 如今已是油光发亮了我用手去拨开她那两片阴唇 只见里面出现了那若隐若现的小洞天洞口流出了那动人的淫水, 我一见毫不考虑的低下身去吻着那阴核,同时将舌间伸进那小洞里去舔。 我舔的勐烈,她身体颤熄V厉害, 最后她哀求的呻吟着: 「爸!我……的好爸……爸, 我……我受不了快……快……插进去,我……难受死了。 」于是我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气,双膝翻入她的双腿内, 把她的双腿分的更开用双手支撑着身子,挺着火热的大鸡巴, 对准了桃源洞口轻轻磨了一下,她知道我的阳具一触到阴户, 忙伸出她的右手握着我的鸡巴,指引着我,我屁股一沈, 整个龟头就塞进阴户。 这时的宝贝,那红红的香脸上出现了无限笑意, 水汪汪的眼中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一见如此,更是喜不自胜,屁股勐然用力一沈, 把七寸多长的大鸡巴一直送到花心由于刚才是在水中做爱, 由于水的关系没有很尽兴,现在的我,如旱地勐虎, 勐力直插。 我感到大鸡巴在阴户里被挟的好舒服,龟头被淫水浸的好痛快。 抽了没多久,我将宝贝的双腿高架在肩上,提起大鸡巴, 对准小穴「滋」一声又一次全根尽没了「卜」一声又拔将出来, 就这样「卜滋、卜滋」大鸡巴一进一出。 果然,这姿势诚如黄色书刊上所说,女的阴户大开阴道提高, 大鸡巴可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时男的站立,低头下视两人性器抽插情形。 我看着大鸡巴抽出时,将宝贝的小穴带着穴肉外翻, 分外好看又插入时,又将这片的穴肉纳入穴内。 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爲有趣,看的我欲火更旺, 抽插速度也越快由于刚泄了一次,所以这次我抽插的更是耐久。 抽插一快,那穴内的淫水被大鸡巴的碰击,却发出美妙的合击声。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这时的宝贝也感神魂颠倒, 大声浪叫着: 「好爸爸……亲哥哥……好老公……啊……插的我……痛快极了。 」「爸爸!你真是我最好的亲丈夫,亲哥哥……我好舒服, 啊!太美了!」「哎呀……我要上天了……」「爸……快用力顶……啊……唔……我……要……出……来了……喔……」果然 我的龟头被火烫的淫水浇的好不舒服这是多麽美, 长了这麽大操过这麽多女人,我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 也领略了性交的乐趣。 她淫精一出,我将她的双腿放下,伏下了身, 吻着她的香唇同时右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探索。 「嗯!好软、好细、好丰满!」我抚摸她的双乳, 感到无限享乐不禁叫道。 我的大鸡巴将她的小穴塞的满满。 我的嘴,将她的香唇封的紧紧的。 她吐出了香舌,迎接我的热吻。 她扭动着身体,适应着我双手的抚摸。 她收缩着阴道,配合着我大鸡巴的抽送。 由于我们都泄了一次,这一次重燃战火,更是凶勐, 火势烧的更剧烈我是越抽越快越插越勇,她是又哼又叫, 又美又舒服。 忽然她大声浪叫着: 「啊!美……太美了……人生最美的境界我达到了……快活死了……爸爸……你太伟大了……你给我……太美了……插吧……把小穴插穿了也没关系……我太快活了……真的……太美了……」她像一只发狠的母老虎, 魂入九霄得到了高潮。 我像一只饿狼,饿不择食,用尽了全身力量。 这时后的她,全身一颤,一股火热的阴精又喷射而出, 真是太美了我的龟头被淫精一洒,全身起了一阵颤抖, 小腹一紧丹田内一股热唿唿的精子,像喷泉似的, 全射到她的子宫内。 「啊……美死了……爸爸……我……」我俩静静的拥抱着, 享受这射精后的片刻美感。 慢慢的我们恢复了理智。 不行我们是父女,这是乱伦。 「爸,我妈快回来了,你必须下来,我们俩不能这样, 否则等下她回来那一切都完了,不得已,只好穿起衣服, 依依不舍……我和女儿都默默无语好象做错了什麽, 但觉得又没错女儿更是一句话没说,默默地穿好衣服, 再次去洗澡。 这时的我想和女儿说点什麽,但欲言又至,就这样谁也没说话各自睡觉去了。 这一天晚上,我整晚都睡不着,眼前浮现出来的是, 女儿那娇艳的脸丰满的身子那迷人的海底城, 尤其自己和她在交欢的情形兴奋了我整个晚上, 到了四、五点才闭上了眼小睡了一会。 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见妻子以上班去了,我清理完毕就跑进女儿的房里等着, 只见她一人姗姗走进一跨入屋里,我忙从背后一抱, 笑了一声。 「爸,是你,吓了我一跳。 」女儿娇笑着。 经过昨晚风雨的女儿,这时见了我已不再那麽尴尬了。 「宝贝!你可知到我等的好难过喔!」我说着。 「是不是肚子饿,刚好,我刚才爲生财准备的东西都还温温的, 要不要吃一些。 」这时的女儿让人又怜又爱,活脱脱的一个家庭小主妇。 「宝贝,我现在不想吃东西,只想……吃……」我说着, 一面将她拉在床沿坐下。 「哼!吃我,我偏不给你吃,看你怎麽办」「好乖乖, 不要这样吗我实在是很爱你你就大发慈悲,同情, 同情我吧。 」「哈哈哈……」「好哇!」原来是逗着我, 我高兴的一把搂紧她勐地吻过去。 女儿也已是情场高手了,对吻更是不陌生,她反而双手搂着我, 香舌轻送逗的我春心大动。 这时的女儿,开始大献殷勤,不但不拒绝我的爱抚, 反而更是投怀送抱以获我的心,真是一个性感的尤物, 如不这样我怎麽能得到她呢。 如此这样,我们两人狂吻了片刻,我已是心脉加快跳动, 唿吸也急促 忙说道: 「宝贝!现在已是我俩的天下, 还顾忌什麽我……可要……」「不行,爸我们不能这样。 」「不,好女儿,我还没吃饭呢,我要吃奶。 」说着我便毫不客气的将她的内外衣脱下,自己也仅剩一条内裤。 我继续将她拥在怀,尽情的爱抚,宝贝呢她那柔若无骨的玉手, 也在抚摸着我的鸡巴在套送着。 「唔!好舒服……」「呀!太美了……真的……」「宝贝!我也是……」「嘻!哈哈……」女儿面颊开始泛红, 唿吸开始急促慢慢地开始呻吟。 「啊……啊……好……好我……受不了了,爸快快……放……进去, 快我…的好……哥哥……亲老公!放进去好吗」怎个不好, 天天放在里面不拔出来最好我忙将她剩下唯一的三角裤, 奶罩脱掉自己也将内裤脱去。 由于昨天,天气、人爲因素,没有仔细看,草草做爱了事, 今天在毫无顾忌下加上大白天,光缐充足,只见床上的宝贝。 仰面躺在床上,面泛春潮,红霞遍布,口角含笑。 又白又嫩的皮肤,细细的小腰,又圆又大的臀部。 那红红的蛋脸,又艳又媚又娇。 那高挺的面包,就像在成功岭上受训所吃的面包似的。 那小小的乳头,又红又嫩,就像多汁的水蜜桃。 那平滑的小腹,如同还未破开的豆花一样。 那修长的大腿,让人摸了真想再摸它一把。 尤其大腿根处,那动口一张一合,浪晶晶,诱人极了, 足以使任何男人见了都想先上马爲快。 我拨开了她的玉腿,啊!那深不见底的神秘之渊, 是那麽可爱那麽令人神往,那麽令人心跳加快……我用手拨开那两片动口的小丘, 啊!红红的小小的,圆圆的,就像是一粒肉丁似的在那洞口上端, 我吻了上去用舌头去舔。 啊!热热的,咸咸的。 我吻!一时吻的兴起,把她的小洞再拨大点, 嘴儿迎了上去一口含着这肉丁儿。 「啊……痒死了……酸死了……」刚开始,宝贝还挺着住气, 直到吻上了她那小洞,她有点沈不住气心有点急了。 她没想到我拨开她的双腿,又拨开她的洞口, 用嘴吻上去用舌头伸进去。 突然,我吻上了她最敏感的阴核,她一震,混身一颤。 她更没料到我会一口咬住了她的阴核,一阵如触电般又酸又麻, 又痒又骚的感觉立刻通往全身。 她不住的颤动: 「啊……不能……不能再咬了……唔……酸……啊……痒死人了……」这时女儿已被我咬的淫兴大发, 骚意已至浪兴大起, 不住的淫笑着: 「唔……哈……痒死了……」「唔!爸!你怎会这样, 太棒了……」「唿!那……还不是……从黄色书刊里看到的 舒服吗」「原来你也看那个东西真的,爸,你这样用……舌头舔, 实在……太美……太棒了……」「我也是人假如不这样, 怎能让你舒服呢」她一面扭腰摆臀同时一手握紧我的鸡巴, 轻轻的套送着尤其不时用指甲钉着我的龟头, 使我的鸡巴更形充血、更形膨胀。 这时的女儿,媚眼成丝, 娇气喘喘道: 「爸!你的大鸡巴已经大发雄威了……你该吻够了吧, 快让你的大鸡巴过过瘾吧!」我的确是吻够了 而且性冲动的很马上挺身而上,伏在她的身上, 鸡巴经由她小手的指引已到了桃源洞口,我屁股一沈, 毫不费力「滋」地一声一插到底。 由于女儿也是老手,她双腿高翘,环勾着我的腰, 阴户像是按着什麽东西似的子宫内一允一放, 阴道一收一缩把我的鸡巴吸的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