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我的姑姐来了我家居住,她今年才三十岁, 生性温柔、心地善良、与世无争、对人和蔼可亲。 只可惜红颜薄命,八年前出嫁后,虽然夫妻恩爱, 却一直没有生育到今年刚怀了孕,姑丈却因车祸死了, 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对她的打击是可以想像的, 她寻了一次短见幸而被人救了未造成悲剧,两位妈妈怕她再出差错, 就把她接回娘家居住让她散散心。 这两个月来因事过境迁,使她渐渐忘却了失偶之痛, 心情也日益开朗了。 她与姨妈最合得来,经常与姨妈在一起谈天, 偶尔和姐姐们上一次街除此以外都是闭户静坐, 深居简出真不愧大家闺秀。 姑姐爱穿一袭淡黄色的洋绸旗袍,长可及足, 下面是平底的黑缎鞋这是当年最流行的少妇妆束, 这种轻松的倩影直到如今还牢牢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这天晚上,我来找姨妈,准备和她干上一个晚上, 以安慰她这几天来的孤单空虚也想再次饱尝姨妈的浪屄, 以获得心灵上和肉体上的双重快感。 姨妈的房中只有床头灯亮着,在柔和的灯光下, 一个缐条优美的女体面向里、仅穿着一套内衣 背朝外侧躺在床上。 我轻轻地走到床边,她还不曾发觉,我一下子就扑了上去, 抱住她就是一个热吻起先她像是被我的突然袭击弄得有点惊惶而企图挣扎, 但因我全身压在她的身上而无法动弹就这样我热烈地吻着她, 双手也不安分地在她的丰乳上不停抚摸下身坚硬的阴茎也顶在她的阴部上挺动着, 并用身体上所有和她接触的部位在她身上揉搓着 经过我这一阵有力的上下夹攻的抚摸热吻后她也有点娇喘不胜了。 「啊!宝贝儿,你欺负姑姐......」 这回惊惶的是我了, 我张口结舌不知所答原来这位美人并不是姨妈而是姑姐;但见姑姐杏眼含春、脸泛桃花、媚目流盼情意绵绵, 虽娇羞万状却无恼怒的样子。 看来,姑姐被我挑逗得已经动了春心了,要不然, 一向不苟言笑的姑姐被我如此无端侮辱,不打我耳光才怪呢!于是, 我抓紧机会又抱住了她一边温柔地吻着她的俏脸, 一边在她耳边呢喃轻语: 「姑姐从小你就疼我惜我爱我,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难道你忘了我舍不得你出嫁 当时还大哭了一场吗?难道你现在就不疼宝贝儿了吗?」 「我知道你爱姑姐 我也很疼爱你本来就喜欢你,现在经你这么一弄, 也已经爱上了你可我是一个苦命的人、不祥的女人, 是一个克男人的女人别人说你姑丈就是给我克死的, 不要让我再拖累了你那样我的罪就更深了。 」姑姐娇喘着轻微地反抗,但反抗是那样的软绵绵, 更激起我对她的爱怜、更激起我的慾火。 「不,姑姐,你是个好女人,你从前是那么疼爱我, 现在怎么忍心拒绝我呢?」 我撒娇的加紧挑逗着姑姐的性感地带。 「嗯......姑姐也不忍心拒绝你,可是, 你是我的亲侄儿我是你的亲姑姐,怎么能做这种事呢?那可是乱伦啊!你知道吗?」 我继续吻她、挑逗她, 渐渐她不再反抗了显然,她那深埋的熊熊慾火已经被我挑起, 燃烧着她的神经中枢、控制了她的身心她已经无所适从, 嘴上手上虽然推拒着我可心里已经投降了,于是我决定采取迂回战略, 一步一步来...... 「那好我们不做那种事, 只要我不把鸡巴插进你的阴道里就不算乱伦对不对?让侄儿好好亲亲你、看看你、摸摸你, 好不好?」我一面哀求着一面继续进攻。 「唉~你这孩子真是的,怎么说话的,什么话都能说出口!什么鸡巴、阴道的!乱七八糟!既然你这么爱姑姐, 看你这副可怜相姑姐今天特别通融你,就随你的便吧!」 姑姐迁就着我, 答应了我的请求。 其实,她的话大有语病,「随我的便」是指我提出的只亲她、看她、摸她, 还是一切随我的便?是不是在暗示我可以她? 我暗想不管那么多 走一步萛一步反正今天我是定了她的! 我乘机脱去她的内衣, 轻轻地抚摸她全身姑姐身形虽娇小,但曲缐玲珑, 凝脂般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娇嫩结实的玉乳因为怀孕的关系胀得特别圆大、特别挺拔。 我控制不住心情的冲动,低头去吻那丰满的玉乳, 吮吸那因准备哺乳而比常人略大的乳头。 只一会儿工夫,就被我吸吮得时时冒出洁白的乳汁, 鲜红的乳头下缀着一粒晶莹的乳汁看上去煞是诱人。 圆圆的小腹高高隆起,下面黑密的阴毛掩盖着鲜红的阴唇, 阴唇已经有些发硬发涨了也微微张开了口,屄罅中已经流出淫水, 弄湿了她那茂密的阴毛使那些可爱的柔草紧紧贴在她的大阴唇上, 也弄湿了我前去探宝的手指。 我被姑姐这美妙的胴体刺激得热血膨湃,忙将自己的衣物也脱个精光, 避开隆起的肚子斜压在她那娇嫩的胸脯上,亲吻着、爱抚着。 姑姐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处境已经很不妙了, 可能已意乱情迷了连我脱光衣服她都没有反应, 看来已经被我挑逗得慾火如炽慾火已经烧昏了她的头脑, 只见她媚眼斜眯乌云散乱,樱口微张,粉面红晕, 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背双腿也来回扭曲缠卷着我的双腿, 并在我耳边燕语呢喃: 「噢......宝贝儿 姑姐的......下面好痒啊......」 我伸手去摸姑姐的玉户 阴户外已经全湿了我用中指向玉洞内探去,感到她的桃源洞中正津津地流着琼浆, 我就用我那根坚硬的大鸡巴在她的两片玉瓣中间来回撩动 在她的阴道口不停摩擦着并用龟头在她的阴蒂上用力挺动, 继续挑逗着她。 「噢......好宝贝儿,行了吧,别再逗姑姐了, 姑姐受不了......」姑姐终于控制不住了向我求饶了。 在我听来,她这句话又有问题,要我别再逗她, 是要我停止挑逗她还是要我来真格的?女人就是这么可爱, 这么让人难以捉摸。 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就将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口, 稍一用力巨大的阴茎已插入一小半,姑姐一声惨叫, 双手推着我喊道: 「哎哟!宝贝儿快停下, 疼死我了!快拔出去!你说过不插进来的怎么说话不算数?我们已经乱伦了, 怎么办?都是你不好!」姑姐呜咽着眼中流出了珠泪, 不知是被我弄得疼哭了还是被我们已经乱伦了这个事实急哭、吓哭了。 「好姑姐,不要怕,什么乱伦不乱伦的, 都是些伪君子骗人的只要真心相爱,管他什么世俗偏见!姑姐, 我只问你爱不爱我?」 「姑姐当然爱你啦!不爱你怎会让你上身呢?可你是我的亲侄儿呀!你怎么能亲姑姐呢?」看来 姑姐还是解不开心结。 「好姑姐,只要你爱我,我爱你,那就够了!管他什么关系、什么乱伦!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相爱都互相深爱着对方!这还不够吗?」我又搬出相爱至上论、又轻轻抽动鸡巴。 「哟......先别动!唉~事到如今,你让姑姐怎说呢?事已至此, 我们不乱伦也已经乱伦了姑姐也只好豁出去了, 今天就真的随你的便吧不过,你先别慌弄,刚才真的疼死姑姐了, 姑姐不行了让姑姐喘口气吧!」 看来姑姐刚才说随我便, 并不是故意暗示我可以随便她而是被我挑逗得六神无主之下的随口而出的无意之辞、可能也有走一步说一步的意思吧。 不过,在她的潜意识里,也有那种暗示的含意, 她也想到了所谓的「随你便」的另一层含意要不然怎么会又一次说出了这个「随你便」, 而且这次说的是「真的随你的便」?那第一次她说这句话时最低限度也有调侃我的成分。 我亲吻抚摸着姑姐,但刚想进一步行动, 被她制止了: 「你这孩子怎么搞的姑姐不是让你先别慌弄、让姑姐喘口气了吗?姑姐受不了, 就像当年破身一样疼!你就不能轻点吗?弄得姑姐疼死了 一点都不爱惜姑姐还口口声声说爱我呢!」 姑姐娇嗔着...... 「对不起姑姐, 我弄疼了你不过也不是我不爱惜你,而是我的鸡巴太大了, 我再爱惜你、再轻点也不行第一下你肯定会疼的。 」我既向她辩解不是我不爱惜她,又向她炫耀自己的宝贝的硕大。 「真的吗?这么说是姑姐错怪你了?小孩子家有多大的东西, 还来姑姐这里吹嘘?让姑姐看看有多大......」 姑姐不相信我的话 说着就用手去摸我的阳具刚一接触就惊叫了一声, 接着像是不相信自己的手感坐了起来使我的鸡巴从她的阴道中退了出来, 仔细观看后大吃一惊: 「怎么这么大?怎么还有血?是不是姑姐要流产了?」 我也看到了鸡巴上有丝丝血迹 不由得惊慌失措忙不迭地低头查看姑姐的阴户, 只见她的阴道口上也有一点血迹我忙伸手擘开她那两片丰满的阴唇, 却发现阴道里面并没有血血并不是从里面流出来的, 只有阴道口有血迹 我忙问姑姐: 「姑姐, 你肚子疼不疼?里面没有血呀只阴道口有血, 是不是你的阴道烂了?」 姑姐听了自己弯下腰低下头来仔细查看了自己的阴部, 不由得羞红了脸伸指在我的额上轻戳一下, 娇嗔道: 「还好意思问是怎么回事, 还说什么我的阴道烂了。 一派胡言!姑姐让你破身了!」 我迷惑不解: 「什么?我给你破身了?难道你还是处女?」 姑姐更羞了, 不好意思地说: 「姑姐当然不是处女了不过姑姐也没有诬赖你, 你也真的弄破了姑姐的处女膜!」 我更加迷茫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姑姐 告诉我好不好?」 姑姐娇嗔道: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模作样?姑姐告诉你 我不是处女是肯定的肚子里孩子都有了,怎么会是处女?不过因为你姑丈的鸡巴太小, 所以他并没有把姑姐的处女膜完全弄破今天被你这个大鸡巴一弄进去, 姑姐的处女膜才完全的破了刚才姑姐不是说就像当年破身一样疼?原来真的是破身了, 怪不得弄得我那么痛姑姐还以为长时间没有让男人, 才会那么疼没想到真是因为你的这东西太大了, 让姑姐第二次破了身!姑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大的大东西?见都没见过 更不要说被过了当然适应不了,这让姑姐怎么能受得了?你可千万要怜惜姑姐, 小心点呀......」 姑姐面色苍白香汗津津, 浑身无力瘫软地躺在床上,我既爱怜被我再次破身的姑姐, 怕弄痛了她不忍摧残她,又怕动了她的胎气, 只得按捺住心性将我的鸡巴温柔地插进去一点, 然后轻轻地抽了出来接着再送进去,循序渐进, 徐徐地挺送。 这样一来可又给了我另一方面的刺激: 每一次进入都像开山辟石般用劲, 每一次抽出也被阴道壁紧紧箍住像不能抽身。 好大一会儿终于将鸡巴全根插入,姑姐被刺激得浑身狂颤, 不住地大口大口喘气我忙吻着她的红唇,把元气渡入她的口中。 「姑姐,怎么样?现在舒服多了吧!」 「嗯嗯, 舒服多了姑姐怎么经得起你那股蛮劲?姑姐的嫩屄又怎么经得起你那根特大号的鸡巴那么勐干?真怕人, 那么大!」姑姐娇羞万状地在我耳边说着。 女人就是这么可爱,刚才她还在骂我说话乱七八糟, 嫌我说鸡巴阴道什么的现在她自己倒张口就来, 一会儿工夫就连说了两三次鸡巴还连嫩屄都说出来了。 我温柔地抽送着,姑姐也开始轻微地挺送迎合起来。 姑姐的双颊渐渐又红润起来了,淫水也一阵一阵地发泄着, 熨得我浑身痒酥酥的更激起了我的慾火我不知不觉又加快了速度, 用力抽送起来。 我用力抽送了几十下, 姑姐已被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勐喘着娇哼: 「啊......好孩子......你真会......弄得姑姐美死了......啊......好宝贝儿......真厉害......啊......好美......好爽......」 「好姑姐......宝贝儿干得好吧......得你舒服吧......宝贝儿也爽极了......你的嫩屄真好......」 姑姐已经被我弄得慾火如炽, 淫心大盛玉臀摇摆,上下迎挺,配合着我的抽送;姑姐和我配合得太好了, 我向下插时她就恰到好处地向上用力顶,我向外抽时, 她就也向后退我们两人真是前世有缘,命中注定要结合, 虽是第一次和对方性交但却像一对整天在一起屄的夫妻一样, 配合得天衣无缝! 姑姐屄内的淫水源源不断地从子宫中流出 随着我鸡巴的进出向外溢出顺着腿根流到床单上, 床单早已湿了一大片。 终于,姑姐媚眼微闭,樱唇半张,肥厚的玉臀拼命地摇摆着, 挺耸着双手紧抱着我的背,越抱越紧,双腿也用力缠着我的屁股向下压, 阴户尽量地向上顶着 口中轻唿: 「噢......好孩子......啊......快用力......快......用力......再快点...」 我知道姑姐已经快要泄身了, 就更加卖力地她动作也随着加快,越越深,斜抽直插, 直得姑姐娇躯一颤大股大股的热流,从子宫中喷涌而出, 直射到我的龟头上刺激得我更加兴奋,更加用力地不停抽送。 此时我身下的姑姐,娇柔无力地轻哼着, 满头秀发凌乱地散在枕头上,头在不停地摇摆着, 俏脸如三月桃花般红艳、双目紧闭、樱唇微启、鼻孔嗡张、小嘴吐气如兰 一动不动地任我摆布。 又经过一阵急抽勐送,她像是昏迷过去一样, 全身一阵轻抖又一次泄了身,把所有积存的阴精统统地排泄出来了, 浓浓的阴精一阵又一阵地涌向我的龟头我也丹田热流上升, 再也控制不住精关腰眼一阵酸麻,一股股阳精射进她的花心深处, 那久枯的花心乍受雨露滋润,美得她浑身颤抖, 似乎融化了升空了,欲仙欲死,如同全身飘浮在云端中。 我爱怜地搂着姑姐的娇躯,阳具并不因射精而软缩, 仍是坚硬如初地留在她的玉洞中我轻轻地抽送了两下, 她悠悠地醒来了睁眼一看,发现我的眼和她的眼相距不到两寸, 正一下不眨地注视着她羞得她马上又闭上了眼, 我爱怜地吻着她的眼皮她终于睁开了眼,痴情地注视着我, 满足地拥吻着我温柔地抚摸着我,紧紧地偎在我的怀中。 「嗯......宝贝儿,我们一时冲动做出这种事, 若让人知道了那怎么办啊?」 姑姐又害怕起来。 「姑姐,不要管那么多,只要我俩真心相爱就行了。 」我抚摸着姑姐娇嫩的乳房安慰着她。 「好孩子,有你这番情意,姑姐就是死也瞑目了。 」姑姐满足地吻着我说。 「姑姐,它还是这么硬怎么办?」我不怀好意地问, 同时又用那依然坚硬的大鸡巴在她阴道中抽动起来。 这时姑姐也感到我泡在她阴道中的鸡巴还是硬梆梆的, 惊问道: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怪刚才我虽然被你到美得迷迷煳煳, 不过还是感觉到你是已经射精了的很熨的啊!不是吗?」 「是呀, 射了好多呢!」我自豪地说。 「那怎么还这么硬?姑姐不知别的男人是怎么样, 只知道你姑丈每次一射精后不一会儿鸡巴就软下来了, 你这个鸡巴怎么射过那么多精了还这么硬?」 姑姐双手捧着我的脸问。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每次都是这样的, 射过一次精并不软要再干一两次才会软下来。 」 「真的吗?那你可真是奇人了!姑姐真是好福气, 碰到个这么棒的男人你可比你姑丈强多了,不但鸡巴比他的大、比他的硬, 而且还能持久他每次只能让我泄一次身,我已经很满足了, 真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不但让我泄了几次身, 泄得一无所有美得姑姐上了天,而你射过精了还能接着干, 真强、真壮、真厉害!真不知你是个什么怪物......嘻...嘻......」姑姐娇笑着说: 「不过 不管你是什么怪物总之,姑姐爱死你了,姑姐真的爱死你了!你真是姑姐的好宝贝儿!」 「好姑姐, 不要再说了人家硬得难受,怎么办呢?」我说着已开始缓缓抽动起来了。 「哎哟!别动,宝贝儿,姑姐已经泄得太多了, 浑身没有一点气力实在经不起你的折腾了!再说姑姐的阴精已彻底泄完了, 再没有东西可泄了怕再弄下去会动了胎气,你就饶了姑姐吧!」姑姐似惊恐万状, 不住地求饶。 我正在为难之时, 只听得一声: 「让我来!」, 房门应声开启姨妈走了进来,姑姐羞得面红耳赤, 叫了声「大嫂」就将头埋在我的怀中,不敢抬头。 「不要羞,不要怕,好妹子,我是不会说你的, 因为我们是同路人我和你二嫂早就和他干过了, 早就上了他的床了。 」姨妈忙向姑姐解释说。 「啊!是真的?」姑姐惊奇地抬起了头, 马上恍然大悟了: 「原来宝贝儿今天是来找你的 怪不得他一见我就扑上来动手动脚原来是把我错认成他的老相好──大嫂你了, 我说呢!咱们宝贝儿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一见姑姐就二话不说就要, 原来是认错了人。 」 「他认错人,你不是也得到了享受?」姨妈调侃着说。 「大嫂说的倒也不错,说老实话,自从你妹夫死后, 我一直没有粘过男人!」 你不知道刚才宝贝儿又给我破身了!」姑姐给姨妈讲了刚才的事情, 然后接着说: 「我这三十岁都白活了真没见过世面, 我以为男人的鸡巴都差不多年纪小的鸡巴也不会大, 所以刚才第一下弄进去时弄得我很疼宝贝儿说是因为他的鸡巴太大了, 我还说他吹牛没想到男人的东西竟有这么大的, 竟能干得人这么舒服这么爽快简直要把我美上天了!谢谢宝贝儿让我得到这美妙的享受......」 姑姐搂着我, 不停地亲吻我还不住抚摸我那露在她阴道外面的一大截阴茎, 充分表现出了对我的爱意。 「真的吗?让我看看!」姨妈说着将我的鸡巴从姑姐的阴道中抽了出来, 低头要给姑姐察看。 姑姐说: 「也好,让你这个女大夫检查检查, 别说我不懂装懂万一出什么差错,事儿就大了!」说着自动擘开了腿, 让姨妈检查姨妈仔细地翻弄着姑姐的阴道做了检查, 才抬起头来笑着说: 「你妹子说的没错!宝贝儿 你可真厉害竟然能给早已结婚多年并已经怀孕了的姑姐破身!要不是我亲眼所见, 真不敢相信!这一方面是妹夫的鸡巴太小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宝贝儿的鸡巴太大了, 再加上妹子你的处女膜韧性很好几下相凑,才会有这等奇事。 妹子,你说到底是妹夫给你破的身,还是宝贝儿给你破身的?虽说妹夫在前可他破的不彻底, 宝贝儿这下才是真正的给你破了身!所以他才是你真正的男人!」姨妈煞有介事地说。 「对,对!宝贝儿,你才是我的真正的男人!姑姐今天才算真的破了身!」 姑姐说着搂着我热烈地吻着我。 姨妈接着说: 「幸亏你在生育前就让宝贝儿干了, 如果生育后再让他干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因为生孩子时你那残存的处女膜肯定会完全破裂的!那样你就不会遇上这种奇事了。 不过这件事在别人是奇事,在宝贝儿就很正常了, 因为他的鸡巴太大了宝贝儿以后可能还会遇到, 如果以后他再去弄别的有夫之妇或已经破了身的女人 如果那个女人的男人东西太小这种情况就可能会再次出现!」 姨妈的预言到后来真的应验了, 三姨妈就也被我以这种形式破了身的而且她基本上完全是被我破的身, 因为她的处女膜根本就还完好无损。 还有舅妈,则是另一种形式,虽然处女膜已经完全破了, 但阴道却被我弄破了是不是也算被我又破了身呢?后来我在台湾遇到的女人中, 也出现过姑姐这种情况。 「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姨妈,快来帮儿子放松放松吧!你看儿子这里涨得难受死了!」我将鸡巴从姑姐的阴道中抽了出来, 挺到了姨妈面前。 「好吧,你这个小鬼头!」姨妈娇嗔着拍了我的龟头一下。 「不,我有一个大龟头!」我挺着大鸡巴在姨妈的脸上摩着, 又拉着姨妈的手去握住我的鸡巴。 姨妈捏着我的鸡巴轻柔地套动着,另一手慢慢脱去自己的衣服, 娇羞地嗔道: 「啐~不害臊!也不怕你姑姐笑话!」 「姑姐笑话什么?她又不是没见过、没摸过我这东西 你说对吗姑姐?」 我说着拉着姑姐的手也去摸我的鸡巴。 「你这孩子,真调皮,让我也摸着干什么?」姑姐笑骂过后, 又温柔地握着我的鸡巴说: 「别逗了你又不难受了?快让你姨妈帮你发泄发泄吧, 别把身子给憋坏了来,姑姐亲一下,行了吧?快你姨妈吧!」姑姐仪态万千地在我的鸡巴上亲了一下, 松开了手把我推向姨妈一面帮着姨妈脱裤子。 姑姐真是太温柔了,我亲了她一下,让她躺到床里边休息, 转过身来对付姨妈。 我抱住已剥光了衣服的姨妈,用手一摸她早就淫水四溢的骚屄, 看来她在房外面已听了好久了。 我将她按在床上,压了上去。 姨妈毫不做作,一手分开自己那迷人的花瓣, 一手握住我硬挺的鸡巴将鸡巴带到她的花瓣中间, 把龟头塞进她的阴道口同时风骚十足地挺起肥大的玉臀, 将那根她心目中的宝贝迎进她那紧紧的阴道中 我故意向后一退鸡巴又滑出来一半,她忙将屁股尽最大努力挺起, 肉洞口向上勐吞用力夹住我的鸡巴,双手抱住我的屁股用力向下压, 又将鸡巴套进了阴道中同时向我飞了一个媚眼, 哀求道: 「好孩子求求你,不要再逗妈了, 妈受不了了......」 我见姨妈这样毫不掩饰地直言相求 知道因为被我冷落了几天以及刚才听戏的原因, 她早已憋得心痒难搔了现在让我这雄伟的鸡巴来充实她空虚的花心, 以安慰她空虚的芳心能不快乐得发狂吗?我不忍再逗她, 加上她又开始以「妈」 自居我的「好妈妈」求我快点她, 她的「乖儿子」怎么敢不赶快她、安慰她? 于是就开始疯狂地抽插着 快速地磨弄着。 「喔......好儿子......真美......你得妈爽死了......妈妈的大鸡巴儿子......大鸡巴要把妈......弄上天了......喔......」 「妈呀......我的好妈妈......儿子也好爽呀......你夹得儿子美死了...儿子的鸡巴真舒服......啊......用力夹啊......对...对......」 我用力抽插着, 姨妈也极力地配合着我的抽送而挺动着肥臀颠、簸、顶、送, 使我在纵送、抽插之间飘飘然如羽化登仙。 不久姨妈已经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连声浪哼着: 「啊......好儿子......大鸡巴好厉害......妈真的吃不消了......塞得骚屄满满的......好舒服呀......妈受不了啦......你就饶了妈吧......让妈快点飞吧......你把妈死吧......妈真想死在你的大鸡巴下......」 姨妈娇啼婉转的声音, 柔嫩清脆听起来令人回肠荡气,颇有销魂蚀骨之感, 是我的女人中最会叫床的人。 「我的好妈妈,你的骚屄也妙极了,让儿子得非常过瘾, 今天让你吃个饱!」 我说着更加用力、更加快速地她。 姨妈被我得媚眼半睁,娇喘连连,花心乱颤, 血液沸腾一阵阵酥麻颤抖,全身神经兴奋到了极点, 不停地扭动着白嫩的丰臀呻吟着泄了身,阴精阵阵的泄着, 冲洒着我的龟头;我加紧用力挺动着粗壮的鸡巴 在她阴户中尽力向花心冲击、盘旋每一次都直进子宫里去才回抽, 得她接二连三地泄身越泄越多,我的龟头泡在她那温热的阴精中, 终于再也控制不住精门一开,大股大股的阳精射进她的子宫中, 美得她浑身乱颤浪哼不已,第四次泄了身! 我们互相弄干了对方身上的汗水淫液, 姨妈和姑姐一起并肩躺在床上我躺在她俩中间, 一手抱住一位佳人在她们身上轻柔地抚摸着, 每人一下、不停地亲吻着。 「大嫂,你们干得可真过瘾,可比我强多了, 不要说你们亲身在干就是我在一边看着,都在替你们大唿痛快, 替你们过瘾!宝贝儿可真厉害真是个天下第一的勐男!怪不得你们都这么爱他, 这下我理解为什么二嫂是他亲妈都要忍不住和他做爱了!」姑姐赞叹不已 看来她对我的性能力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 「是不是你的屄又痒了,淫兴又上来了?那就让宝贝儿再你一次, 好让你再过过瘾吧!」姨妈故意逗姑姐。 「好,来吧好姑姐,让亲侄儿再一次吧!」我也做势欲上。 「不要,千万不要!刚才我已经泄得太多了, 好像是把我这几个月积攒的阴精全泄给你了再也经不起你的狂暴了, 姑姐那里见过你这么大的大鸡巴!哪里见过你这么能的壮男人!姑姐真的受不了!你就饶了姑姐吧 好宝贝儿姑姐求求你了!」姑姐忙连声讨饶。 「好妹子,你要知道,鸡巴是越大越好, 男人是越能越好你受不了那是因为你今天刚「破身」, 加上你和他干的次数太少了以后让他多你几次就好了, 就会适应他的大鸡巴也就会和我们一样能持久耐玩了, 也就会和我们一样过瘾了!」 「真的吗?宝贝儿 那你以后可要让姑姐多快乐几次不要让我尝到了甜头, 你又不要姑姐了那就把我害苦了!」姑姐吻着我的面颊, 在我耳边轻声说着。 「你放心,姑姐,我一定会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我是那么爱你,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的好姑姐!」 「是呀 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 他这个小色鬼怎么会舍得不要了呢?」姨妈故意取笑我: 「他巴不得多你呢, 你还求他多哪岂不是送羊入狼口,正中他这小色狼下怀了吗?以后可有你受的了, 看他会把你成个什么样子!」 「去你的姨妈......」我双手搓着姨妈的豪乳说。 「大嫂,我不怕,我心甘情愿的,就算他把我死我都毫无怨言!我爱死他了, 能让他是我以后最大的幸福让他把我死大概是最美的死法了吧?!刚才你和他弄时不是也直喊「你把我死吧、真想死在你大鸡巴下」吗?」姑姐充分表达了对我的爱意。 「好姑姐,我也爱死你了,能你也是我的愿望, 以后我会常常向你要的!」 我抚着姑姐的阴户和她接吻了起来。 「嗯......不错,能让他死确实是我们女人最完美的归宿!」姨妈也附合着姑姐, 说出了发自内心的真爱。 我们三人轻声调笑,情话不断,相拥相抱, 交颈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