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显示器荧光闪烁,荧屏当中有两个一高一低雪白的肉体缠绕在一体,同样 的长发,修长的四肢,平坦的胸部,同样的丹凤双眼,细长的睫毛,挺直小巧的 鼻子和红润的双唇,两个绝色美女躺在大床的中心。低个美女趴在两腿叉开的高 个美女之间,臀部在不停蠕动着,两具赤裸不挂的裸体唯一一点点缀的就是两人 穿着款式相同的黑色鱼嘴高跟鞋。高个子的鱼嘴高跟鞋中透漏着几根整体玉珠般 的脚趾紧紧的蜷缩在一起,鞋子随着小个子臀部的蠕动上下摆动,发出啪……啪 ……啪……的声音。 慢慢的镜头变焦到两人的连接部位,一根雪白的棍状物体连接在两人之间, 随着抽动不时的溅出几滴淫液,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连接的地方已经水花四溅, 床单已经有一个椭圆形的湿痕。 低个长发美女慢慢拉起躺在床上的高个长发美女,高个美女的长腿紧紧缠绕 在低个美女腰间,两条玉臂紧紧的抱紧对方头部,把对方的头紧搂在自己的怀中, 然后挺动自己的小蛮腰S型的蠕动,随着蠕动的越来越快,高个美女的颈部慢慢 擡起,露出他那瓜子般的脸庞,红唇微微张开,唿吸开始变重,喉咙间发出喝… …喝的出气声。突然,低个美女,搂紧对方的已经发红的臀部,用力把对方 送进自己的胯下,速度越来越快,高个美女的颈部也太的越来越高,头部开始无 意识的摇动,一头长发随着摇动四散飞舞,这场对攻慢慢进入了高潮。 随着高潮越来越接近,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高个美女发出高昂的喊叫: 「啊…啊…啊…快来了…到了…快到了…快…快…」只见高个美女的丹凤突然翻 起,红舌无意识的伸出,随着两人的摆动左右的晃荡,一滴滴口水顺着嘴角慢慢 流出,倾洒在低个美女的长发上。 「啊……………」随着高个美女挺胸擡头的一声呐喊,身体呈现出后仰的姿 势,两个美女紧紧搂住对方身体,双方的玉体随着双方的高潮不停的打着寒战, 然后慢慢松开双臂,躺在床上,而高个美女的胯间,有一跟白色的玉茎直挺挺的 顶向天空,玉茎紫红的头部正吐出大量白色的液体,洒满了两人的腹间。 两个人慢慢的就保持这样的姿势慢慢睡去,然后一个烫着波浪卷的40岁熟 妇,走进了镜头当着,她的脸颊通红,右手紧紧的捂着双腿之间,两腿中间有着 明显的水迹,从上到下流进亮皮黑色高跟鞋中。她颤颤巍巍的走到两人旁边,低 下头看着两人的还连接的下体,舌头不停的舔着自己拿厚厚的红唇,然后慢慢的 情不自禁的把头伸了过去,看着高个美女那根还在吐露玉液的白色肉茎,眼充 满了渴望的目光。随着红唇的接近,舌头轻轻的缠绕在白色的肉茎上,把流在白 色玉茎的玉液全部舔舐幹净,然后低下头清理两人腹间的剩馀玉液。 她轻轻的推了推高个女孩的臀部,高个女孩很配合的向上移了移娇躯,熟妇 把头部埋进两人还在连接的地方,细细的吸允,随着高个美女的娇躯慢慢上移, 低个美女的玉茎已经全部抽出,在抽出的瞬间发出波的一声,熟妇的香舌马上堵 住了高个美女的菊穴,然后红唇覆上用力的吸允,喉咙不停的向下吞咽着吸允出 的液体,经过几分锺的吞允后,熟妇擡起头部,红色舔了舔留在红唇上的白色液 体,又深埋在低个美女的胯下,把已经缩小的白色玉茎全部吞入口中,细细的品 味着,仿佛吞裹着什麽美味。 把两人流出的液体清理后,拿出被子帮两人盖好,准备退出房间时,床上的 两位美女同时的睁开了那双疲惫的丹凤眼,又同时说道:「老婆晚安」。「老妈 晚安」。熟女的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回道:「安!」 第一章 我叫刘慧婷,年龄40出头,身高1。62,是花牌时尚公司的时装设计师, 虽然乳房微微有些下垂,但是还算坚挺。 老公是孩子学校的体育老师,原来是杂技团,从小练的家传的体术,名叫李 麟龙,虽然是体育老师,名字又霸气,但是长的却一点都不粗狂,皮肤很白净, 长的挺秀气,1。69的身高,四肢很修长,让人感觉很瘦弱,文文静静的,话 不多,那个时候姐妹们还说这种男人让人沒有安全感,一点男子气概都沒有,是 个标准的小白脸,还准备拆散了我们这对鸳鸯。 直到那次和姐妹们酒吧聚会,才改变了姐妹们对麟龙的看法,五六个姐妹们 正在斗酒,声音大了些,一群小流氓骚扰就想来占便宜,麟龙挺身而出,就发生 了口交,最后直接上演了全武行,一个人拳打脚踢了9个小流氓,让我们姐妹们 大开眼界,闪瞎了她们一群人的钛合金狗眼,闺蜜林虹悄悄的拉着我对我说: 「沒想到看你的小白脸看上去那麽瘦弱却能爆发出那麽强大的力量,就那样一手 掐着小混混的脖子就提了起来哦,直接就扔出去了,简直现代李小龙啊。」 从此以后姐妹们从此另眼相看,都夸我笑称:不错不错,看来是个扮猪吃老 虎的家伙,挂羊头卖狗肉,长的一张小白脸却有那麽强的爆发了,找对人了哦! 那个时候自己还很自豪,但是在发现了那件事之后,才发现老公挂羊头卖狗 肉的真正含义了。 家还有一个上高二的孩子,叫李斐,斐斐很懂事,因爲老公是体育老师从 小也爱体育,也不知道是返祖现象,还是从小的饮食搭配营养跟的上,现在已经 1。91的身高了,现在在学校的篮球队打大前锋,不管从长相还是性格这孩子 都像极了他父亲,两个人站一起要不是身高差距简直就是双胞胎! 因爲工作问题,每个月都的参加公司的时装发布会,一去就的一个多星期, 回来后也是加班加点,老公常取笑我说你是家顶梁柱,我是家小主厨。那是 啊,他是高中老师,每年还有寒暑假,大把的休息时间,孩子小的时候都是老公 代的,孩子从小就和父亲亲近,有一次孩子小的时候出差回来,只认父亲不认妈 妈,气的我直掉眼泪,老公安慰我说:「孩子他妈,沒事的,孩子还小,从你身 上掉下的一块肉怎麽会不认你呢我让他学会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叫妈妈好不好 我破涕而笑。」 每当我想起原来的种种都会感觉很幸福,傻傻的想到有一个这样的家真好, 夫妻恩爱,儿子懂事… 一个星期前我出差参加一个巴黎时装秀,因爲天气预报提醒要有暴风雨,怕 飞机延误,所以提前和同事打了招唿提前一天回国,回到zz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了,天上下着小雨,疲惫的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发呆,想着终于可以回家了, 心中充满了激动,想着懂事的儿子和一脸温柔的老公,呆呆的傻笑起来。 回到小区门口,提着行李往回走着,路上已经沒有人了,静悄悄的,快到秋 天了,晚上温度也跟着降了下来,心中还想着明天要斐斐多穿点衣服別感冒了。 路过小区花园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两个身影,依偎在花园中心路灯旁的石凳上, 走进一看是两个女孩,一高一低,高的一个扎着斜的马尾辫,穿着一件黑沙连衣 裙,黑色镂空玫瑰的丝袜,脚踏一双亮皮高跟鞋,衬托的一双美腿格外的修长。 另一个女女孩的看好和高个女孩相反,披散着头发,穿着白沙连衣裙,脚上 登着一双白色的亮皮高跟,腿上的丝袜是镂空的郁金香。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看 起来好像一对情侣。 听到我过来的高跟鞋的踏踏声,对着我的低个女孩远远的擡头看了我一眼, 突然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低个女孩突然抱过高个女孩的头拉向自己亲吻了起 来,让高个女孩的背挡着了我的视缐,高个的女孩好像突然沒有反应过来,撒娇 似的捶了两下低个女孩子,然后穿过对方的腋下两个人紧紧的搂在一起。我愣了 愣,捂嘴掩笑,想到:现在真是社会风气败坏啊,玩拉拉也不能在这麽明显的地 方玩哦!我不反对拉拉,在时尚圈见的多了已经习以爲常了。在中国一般拉拉都 是一个中性打扮一个正常打扮的,像这样的打扮的一副勾引男人欲望的拉拉还是 很少见的。撇了一眼已经融爲一体的两人,我顺着圆型花坛分开的路走向回家的 路,黑暗中还能听到两人口水交换的啧啧声和喘气声。听到这种声音我脸颊微微 有些红,嘀咕到两个小鬼真不嫌害臊… 怀着好奇的心情偷偷扭头又看了一眼,又让我吃惊的一目发生了,只见正在 抚摸黑衣女孩丝袜大腿的白衣女孩,突然抓过黑衣女孩的左腿,一下搬到自己的 双腿上,然后双手突然抓着黑衣女孩的臀部往自己怀一送,黑衣女孩轻哼了一 声就双腿就熟练的缠绕在白衣女孩的细腰上,就以这样的姿势,白衣女孩拖着黑 衣女孩的臀部站了起来,扭着胯部哒哒哒的旁若无人的背对着我走向一旁,因爲 黑衣女孩的遮挡我看不到对方的脸,远远的望去就像一只白色的猴子抱着一只黑 色的大猩猩,大猩猩四肢紧紧的搂着白色的猴子,双腿紧紧的缠绕在猴子的腰上, 臀部往上一顶一顶,发出哈…哈…的声音… 我看着这惊人的一目,呆呆的看着两个人走向花园另一头的一辆黑色SUV, 车停在低矮的树丛后边,看到车锁灯亮了一下,这怪异的一目消失在我的视缐中, 两个身影钻进了车中,然后听到车辆啓动的声音,这辆SUV缓缓的离开。